<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現代言情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第五十二口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是溫鎏啊 3358 2023-09-17 07:15:00

  后面的幾天,白靖嶼出差了,和李總一起,

  陳汝安不想一個人在家,跑到葉琳家住了好幾天,

  葉琳生病的事終究沒有瞞住,被她爸媽知道了,她媽媽去她家照顧了她好幾天,

  順帶著,陳汝安跟著蹭了好幾天的飯,

  那晚,白靖嶼風塵仆仆地回來了,車停在葉琳家樓下接陳汝安,

  陳汝安小跑著下樓去見他,第一眼看過去,白靖嶼瘦了一圈,整個人憔悴得不成人樣,

  “老公~”陳汝安心疼得厲害,哭唧唧地撲進白靖嶼懷里,

  白靖嶼笑著接住她,強撐著說:“走吧,我們回家?!?p>  “這些天你們都干啥了,怎么瘦成這樣?”兩個人洗漱完畢坐在床上聊天,

  白靖嶼擠出護手霜給陳汝安抹手,只簡單地解釋說:“和幾位領導處理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都處理好了,接下來,我也該好好的放個假,安安心心的陪你了?!?p>  “真的?”陳汝安不懂他們生意上的事,但她心里一直在擔心莊晟那邊會不會再出什么幺蛾子,

  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一名姓莊的高官被雙開,陳汝安才明白白靖嶼口中都處理好了是什么意思,

  后來怎么樣,陳汝安也沒有再多過問,事情已經這樣了,多問也沒了意義,

  白靖嶼給公司上下開了會,這段時間公司員工確實辛苦了,給他們放了一段時間的假,

  隨后白靖嶼選了幾處度假村讓陳汝安選,

  “夏天熱,山里應該涼快些?!标惾臧矝]有細看,只說想去山里避暑,

  白靖嶼依照陳汝安的意思包了杭州一家在半山腰的獨棟別墅民宿,

  去度假的不止他們兩個人,還有劉子汌和葉琳,

  葉琳術后休養,適合找個山清水秀的地方再合適不過,

  正好八九月份,李鐘夏也放暑假了,白靖嶼也就順便叫上他們一家,

  因為葉琳這么一個傷員,不能坐飛機,也不能坐公共交通工具,他們索性讓司機開著自家的保姆車開了一把長途,

  到達杭州的時候已經天黑,民宿那邊有人來接,來接的是一位看上去挺年輕的姐姐,

  后來問了那姐姐的年紀,所有人都微微驚訝,他們真的沒有看出來她已經快四十歲了,

  “這就是未婚未育的好處嗎?”葉琳感慨歲月沒有在人家臉上留下痕跡,

  這話白靖嶼聽了可不愿意了,“你少胡說八道,你不結婚不生孩子無所謂,我家安安聽了那還愿不愿意結婚生孩子了?”

  陳汝安和李鐘夏走在前面,完全沒有聽見他們的談話內容,

  葉琳哈哈笑了兩聲,說道:“我這身子恐怕想生也生不了了?!?p>  她說完悵然若失,

  旁邊的劉子汌聽了很快接住了葉琳的話,“生不了就生不了唄,以后你跟了我,讓小陳和嶼哥多生幾個,讓他們認我倆為干爹干媽,等我們老了養著我們?!?p>  “你想得美,養你們,那等你們死了,把遺產都讓我家娃繼承?!卑拙笌Z笑著開玩笑,

  “行啊,錢這種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p>  幾個人在山間的蜿蜒小路慢慢往前走,遠遠的就看見民宿亮著暖黃色的燈光,

  加上深山籠罩著一層薄霧,放眼望去,萬層翠綠閃耀出來金光,

  長時間的跋涉,幾個人都累了,選好房間也就都關了各自的房門準備休息,

  白靖嶼好幾天都沒有休息好,在民宿修整了兩天才緩過來,

  “會不會覺得無聊,無聊的話和他們出去玩一玩?!卑拙笌Z摟著陳汝安看窗外郁郁蔥蔥的景色,

  陳汝安搖搖頭,“只想和你在一起?!?p>  其實最無聊的應該是劉子汌,葉琳身體太虛,沒體力陪他玩,白靖嶼和陳汝安又整天窩在房間里廝混,

  和李總話又說不到一塊去,總不能去和李太太玩,

  最后實在憋不住,給白靖嶼打了電話,

  “喂,哥,咱好歹節制一下,少貪戀那溫柔鄉?!眲⒆託龀圆坏狡咸颜f葡萄酸,

  白靖嶼屬實冤枉,這兩天和陳汝安只單單純純的抱著睡覺,一次都沒有發生過,

  “滾犢子?!卑拙笌Z罵了劉子汌一聲掛了電話,

  很快劉子汌又發來消息:我實在太無聊了,咱們去山下看看吧,我聽說好像有什么節。

  躺了兩天,白靖嶼確實也躺夠了,出了房間去給陳汝安找吃的,

  到了廚房發現李鐘夏在那哭,白靖嶼微微一愣,上前詢問發生了什么,

  李鐘夏瞧見白靖嶼,開始哇哇大哭,“我爸媽兩個人去約會了,不要我了?!?p>  “哈哈哈?!崩铉娤臍饧睌牡臉幼影寻拙笌Z逗笑了,“不要你啦?”

  “你還笑,臭叔叔?!崩铉娤臍獾靡欢迥_往民宿外面跑,

  白靖嶼擔心他亂跑,連忙叫住他,“你站住,待會我們下山,你去不去?”

  “去!”李鐘夏破涕為笑,乖乖地坐在沙發上等著他們收拾,

  半山腰的光線還算充足,天晴的時候,整個民宿干凈通亮,白靖嶼煎了兩個荷包蛋,下了差不多夠兩個人吃的青椒肉絲面,

  等做完了,轉頭瞧見小狗一樣的李鐘夏,這才想起來問一句:你吃飯沒有?

  “沒有?!?p>  “……”白靖嶼轉身又進了廚房,“早說能死?”

  “你又沒問我?!崩铉娤母杏X自己不是來度假的,是來渡劫的,

  陳汝安洗漱完下了樓,揉了揉眼茫然問道:“我怎么聽見有小孩哭?”

  “沙發上的那個小孩,他爸媽嫌棄他當電燈泡,扔下他約會去了?!卑拙笌Z覺得李鐘夏真的蠻好笑的,

  “我不是電燈泡!”李鐘夏脾氣上來了,

  陳汝安哈哈笑了兩聲,坐到沙發上安慰他,“你不是電燈泡,待會吃完飯我帶你出去玩?!?p>  時間其實已經不早了,吃完單再下山也差不多快要中午了,

  白靖嶼看冰箱里還有昨天剩下的米飯,就順手給李鐘夏做了份蛋炒飯,

  民宿的老板娘姓付,他們都喊她付姐,她今天穿的很休閑,寬大的白色短袖,黑色打底白色碎花雪紡長褲,腳上一雙拖鞋,

  那狀態顯然是宿醉還沒醒酒,

  她自己給自己倒了杯濃茶,打眼瞧著李鐘夏,也笑著逗他玩,“人家都是成雙成對來的,你怎么就自個兒???小伙子沒談女朋友???”

  現在小孩子接觸的東西很多,思想上都比較早熟,一年級的小孩都能聽懂付姐的話,

  李鐘夏吃完最后一口蛋炒飯,哼了一聲說:“我現在沒有,以后我要找小嬸嬸那樣的女孩子?!?p>  “哎喲喲,那我不得慶幸你還是個黃毛小子?不然我不是特別有危機感?”白靖嶼笑著開口附和,

  被給予很大認可的陳汝安笑得花枝亂顫,還真別說,以后李鐘夏絕對是一位稱職的男朋友,

  這話自然不能讓白靖嶼聽到,不然他能連小孩的醋都能吃,

  外面的劉子汌已經等得不耐煩了,開始按喇叭催促,

  白靖嶼沒搭理外面催命一般的動靜,慢條斯理地給陳汝安涂好防曬霜,又象征性地給李鐘夏抹了兩下,

  “行了,咱們出發吧?!?p>  劉子汌可能是聽錯了,今天并不是什么傳統的節日,而是當地一年一度的相親大會,

  精心打扮的女孩男孩分兩邊站著,極具地方名族特色的服飾讓外來游客們眼前一亮,

  周邊商鋪也有服裝出租的,白靖嶼覺得陳汝安穿上應該也很好看,隨即湊到她的耳邊問:“寶貝,要不要也去穿一穿她們的衣服?”

  “好啊?!标惾臧策x了一家服裝比較合眼緣的店,

  店里不止提供服裝,還會給客戶化妝,

  陳汝安選了一件偏藏族風格服裝,臉上的妝也不是很濃,頭上只搭配了一件簡單的頭飾,

  從化妝間出來的時候,白靖嶼被小小的驚艷了一下,

  “好看嗎?”陳汝安笑得有些俏皮,往日暗淡的神色消失不見,整個人好像重新找回了靈氣,

  “好看?!卑拙笌Z牽住她的手,生怕她被旁人看中去拉去相親大會,

  剛才在外面等陳汝安出來的時候,已經有女孩子過來要白靖嶼的微信了,白靖嶼禮貌并且滿是距離感地亮了亮自己手上的戒指,說自己有主了,

  這事還是李鐘夏偷偷告訴陳汝安的,陳汝安歪頭去瞧白靖嶼,白靖嶼也歪頭去瞧陳汝安,還沖她拋了個媚眼,

  相比之下,劉子汌覺得自己真的來對地方了,今天怎么樣也能艷遇一場了,

  劉子汌長得不賴,一米八以上的身高加上渾身松弛感的清貴氣質,惹得小姑娘們頻頻回頭,

  很快,劉子汌就被拉進了相親的隊伍中,他們相親的方式是展示才藝,

  少數民族能歌善舞,現場的氣氛很快帶動周圍的游客,也真的有一見鐘情,開啟兩個人緣分的,

  當然也有接著相親的目的約P的,劉子汌確實有看中的姑娘,但最后也只是加了微信,

  后面兩個人并沒有發生什么故事,

  晚上是篝火晚會,所有人圍成圈繞著篝火轉圈圈,白靖嶼拉著陳汝安走進人群,

  白靖嶼借著火光看向陳汝安,陳汝安笑得暢快,白靖嶼也終于跟著她笑了,

  有時候也不怪李總夫妻二人不帶李鐘夏出去玩,白靖嶼也覺得李鐘夏這個小電燈泡很累贅,

  兩個人玩得開心的同時還得擔心那個小家伙是不是丟了,

  這不,白靖嶼正忙著烤羊肉串,轉頭發現李鐘夏不見了人影,

  嚇得他立馬扔了羊肉串去找,他手機里有李鐘夏手表的定位,

  跟著定位他拐進小胡同,發現他正蹲在一家清吧門口逗小貓玩,

  白靖嶼打了陳汝安的電話讓她放心,小孩沒丟,

  “李鐘夏,我說了不要亂跑,不長記性嗎?”白靖嶼板著臉開始訓小孩,

  李鐘夏反倒一臉興奮地抱起小貓說:“小叔叔,我能帶它會酒店養著嗎?”

  “不能?!卑拙笌Z直截了當地掐斷了他的想法,

  說話間,清吧走出來一個人,“小朋友,這只小貓是老板養的,可不能帶走哦?!?p>  聲音有點熟悉,白靖嶼抬眼看去,發現是莫寒,他笑了笑,不禁感嘆這世界可真小。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