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現代言情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第五十一口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是溫鎏啊 3256 2023-09-16 11:15:28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四個人在葉琳的家再次相聚,

  情況已經比任何狀況都要糟糕了,白靖嶼感覺自己都可能隨時都能拿刀去砍人,

  但這個時候他不能失控,沒了他的支撐,陳汝安隨時都有可能崩潰,

  此時的陳汝安比方才平靜了很多,但內心憋著一口氣,上不去下不來,

  人怎么能壞到這種地步?

  視頻已經被傳播出去了,朋友圈,學校,以及社會輿論,這是要不給陳汝安留活路的意思,

  白靖嶼先收了陳汝安的手機,他的手機也掉了靜音,但嗡嗡地震動惹得他心煩意亂,

  脾氣一上來,他直接摔了自己的手機,

  這一摔,把旁邊人嚇了一跳,

  “報警吧?!比~琳半躺在床上,傷口處的痛意讓她直皺眉,

  白靖嶼坐在沙發上,胳膊肘抵著膝蓋,手握著陳汝安的手,啞著聲音說:“安安,你怎么想?!?p>  “嗯,報警,我希望有人為這件事付出代價?!标惾臧舱麄€人壓抑不住地顫抖,

  旁邊的劉子汌一個勁地給葉琳使眼色,葉琳瞥了他一眼,沒有搭理他,

  最后白靖嶼帶著陳汝安去了警察局,劉子汌留下來照看葉琳,

  終于有了和葉琳單獨相處的時間,劉子汌到底是沒憋住心里的話,“你說這個視頻到底是真的假的?”

  葉琳聽到劉子汌的質疑,一直無處發泄的火氣終于找到了出口,“幸虧你在我面前這樣問,如果被白靖嶼聽到,他不揍你算他修養好?!?p>  這話不用葉琳說,在公司辦公室的時候,劉子汌已經挨個一次罵了,

  “我這不和你這樣說嘛?可真的有這么巧合的事嗎?有這樣一模一樣的臉嗎?除非她還有一個雙胞胎姐姐或者妹妹,她到底給嶼哥灌了什么迷魂湯?”

  實際上,想要復制別人的臉時間很簡單的事,現在科技發達,Ai技術已經相當成熟,

  只要根據陳汝安的臉部特征進行視頻合成就行,藏在暗處使壞的那個人知道自己的小伎倆很快就會被發現,

  他的目的是要讓白靖嶼和陳汝安之間崩壞,利用人性深處的猜忌來破壞兩個人之間的關系,

  但葉琳窩在床上,沖著劉子汌翻了個白眼,白靖嶼沒有中招,反倒讓那頭腦簡單的劉子汌浮現連篇,

  當白靖嶼將視頻提交給警方的時候,警察第一眼便分辨出來這視頻是合成的,

  但就算是合成的,現在視頻已經傳播了出去,這對陳汝安來說打擊相當大,

  “能查到傳播源頭嗎?”白靖嶼臉上沒有任何表情,那狀態旁人看過去都能察覺出來,此時的他,一點就著,

  警方接到案子很快便開始進行追蹤,給他的回復是明天就能抓到人,

  兩個人按照警方的流程走了一遍,離開警局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現在誰都聯系不上白靖嶼,他的手機被自己摔了,陳汝安的被關機扔在了葉琳家,

  白靖嶼開著車,車上的車載香薰味道很淡,陳汝安很喜歡那個味道,

  清冽又不刺鼻,初聞有淡淡的柑橘香氣,后面慢慢適應了柑橘味道,再聞又是淡淡的木質香調,

  “想吃什么寶貝?回家做飯給你吃?!卑拙笌Z努力照顧陳汝安的情緒,就連語氣都溫柔的像哄小孩子,

  陳汝安感覺自己很累,只有在白靖嶼身邊的時候,她才慢慢松緩下來,

  “不想吃?!彼矓D出三個字,權當是讓白靖嶼不要擔心自己,

  隨后白靖嶼也沒有再多說什么,華燈初上的大街,陳汝安歪著頭看向車窗外,

  她突然有些避世,害怕與人打交道,光是和旁人交談她都覺得累,

  白靖嶼車開得很快,他將車停進車庫,下車打開副駕駛的車門,牽著陳汝安的手扶她下車,

  回到家,陳汝安躺倒在床上,整個人埋進被子里,一言不發,

  白靖嶼坐在床邊,靜靜地陪著她,房間沒有開燈,白靖嶼清楚地聽見了陳汝安抽泣的聲音,

  這好像是在用刀剜白靖嶼的肉,那天晚上,白靖嶼等到陳汝安昏昏沉沉睡去,

  拿了車鑰匙出了門,

  陳汝安再醒來,發現白靖嶼不在,她突然心里發慌,安全感蕩然無存,

  她強撐著下床,可腿一軟,跌倒在地上,豆大的眼淚流下來砸到腿上,

  各種情緒匯集里心里,陳汝安感覺自己快要喘不過來氣,渾身的細汗浸濕睡衣,手忍不住地發抖,

  不知道哭了多久,陳汝安聽到門外按密碼的聲音,她悵然無措地往門口望去,

  白靖嶼一臉疲憊地拎著半瓶水進了臥室,抬眼看見床邊一臉淚水的陳汝安,

  心好像被狠狠地捶了一下,

  “安安,怎么了?我回來了?!卑拙笌Z快步走到陳汝安面前,緊緊將她擁入懷里,

  陳汝安見到白靖嶼,內心徹底崩潰了,摟著白靖嶼的脖子嚎啕大哭,

  那兩年再怎么難過,陳汝安都硬撐過來了,可現在她已經沒有力氣了,

  “別怕,沒事,我在?!卑拙笌Z強忍著所有的情緒,心里后悔為什么不早點回家,

  陳汝安哭累了,縮在白靖嶼懷里也不說話,因為情緒波動太大,時不時會抽噎一下,

  白靖嶼眼里的心疼快要溢出來了,

  昨天晚上他并沒有去公司處理公務,直接去了李總家,李總一家都關燈睡覺了,硬是被白靖嶼給叫醒了,

  李總也聽說了陳汝安的事,知道這個事背后必定有人使壞,

  他依照白靖嶼請求,聯系了網絡技術專員,將網上傳播的那段視頻全都刪掉了,還順便找了傳播源頭,

  找到傳播源頭很容易,但要找到是誰授意的,這需要警方的調查,

  白靖嶼帶著陳汝安再次進了警察局,當看到盛楠伊未施粉黛的臉強撐鎮定地看過來的時候,

  陳汝安恨不得沖上去扇她臉耳光,

  所有的事都差不多已經真相大白,白靖嶼沒有去看盛楠伊,和警察局那邊過來的領導簡單地聊了幾句,

  “該怎樣處理就怎樣處理,我家小姑娘受到了驚嚇,情緒狀態都不好,后面的事就勞煩警方了?!?p>  那位領導是這局里的一把手,知道這件事的嚴重性,就算白靖嶼不特意過來知會,他也會嚴格處理,

  自始至終,白靖嶼都沒看盛楠伊一眼,該交待的都交待了,白靖嶼攬著陳汝安往門外走,

  “白總?!笔㈤两K于忍不住開口,“這事是我做得不對,原本沒想到鬧得這么大,你好好考慮一下,如果我真的進去了,你公司狀況或許會比現在還要糟糕?!?p>  事到臨頭,盛楠伊還狂妄自大地威脅白靖嶼,她想要白靖嶼跟她和解,

  這樣雙方之間的恩怨或許能泯沒,

  陳汝安頓住腳步,先看了一眼白靖嶼,又轉頭看向盛楠伊,“盛楠伊,你真的卑鄙無恥?!?p>  回應陳汝安的是盛楠伊肆無忌憚的笑,白靖嶼擔心陳汝安再次情緒波動,他牽著她的手,

  “盛楠伊,你太高看你自己了?!卑拙笌Z冷笑一聲,繼續說道:“你現在和一枚棄子沒什么區別?!?p>  他說完,帶著陳汝安離開了,他沒有去看臉上表情慢慢粉碎的盛楠伊,

  這只是剛剛開始而已,白靖嶼并沒有把盛楠伊這點小伎倆放在眼里,

  回到車里,陳汝安頭疼得快要裂開了,她蜷縮在座椅上,閉上眼,眼眶也跟著疼,

  “我的手機呢?”陳汝安疲憊地問了一句,

  白靖嶼替她系好安全帶,啟動車子,往家回,“你好好休息幾天,手機過段時間我再給你?!?p>  他需要把這件事善后,這件事足夠惡心,他不想讓陳汝安再次因為手機里那轟炸沒完沒了的消息擾亂心神,

  她和白靖嶼的家是她最后的避風港,陳汝安窩在客廳沙發昏昏沉沉的睡過去,

  白靖嶼給她披上毛毯,輕嘆一口氣,起身去了廚房,

  沒有做什么大魚大肉,白靖嶼燉了湯,做了幾道陳汝安愛吃的菜,

  “寶貝,起來吃點東西好不好?”白靖嶼輕拍陳汝安的肩膀,

  陳汝安睡覺很輕,聽到白靖嶼的聲音,翻了個身,掙扎著爬起來,

  可能是真的餓了,陳汝安吃完了整整一晚米飯,

  看到陳汝安有食欲了,白靖嶼這才放心下來,

  之后的幾天,白靖嶼一點都沒有過問公司里的事,全都在家陪陳汝安,

  兩個人窩在床上看電影,研究黑暗料理,討論婚禮怎么舉辦,慢慢地,陳汝安的臉上漸漸有了笑意,

  “你為什么一眼就斷定視頻里的那個人不是我?”這是陳汝安第一次主動提視頻事件,

  白靖嶼摟著陳汝安坦誠說道:“其實第一眼確實嚇了一跳,但很快反應過來,不可能是你?!?p>  陳汝安抬眼看著他,等著他繼續說,

  “因為我見過你情動的樣子?!?p>  這句話惹得陳汝安紅了臉,她臉貼緊白靖嶼的胸膛,不知道該如何回應他,

  白靖嶼偷笑,手不老實地往陳汝安的睡衣里伸,這幾天白靖嶼沒有任由自己的性子要陳汝安陪自己做那種事,

  現在多少有些要證實自己說的話是對的,故意挑逗陳汝安,想要瞧瞧陳汝安那隱忍羞赧的樣子,

  陳汝安也沒有拒絕他,

  陳汝安咬著嘴唇,眼眶微紅,心里免不了吐槽他,這就是他自己的方式?

  “下雨了?!标惾臧猜牭接甑卧业酱吧系穆曇?,

  “嗯?”白靖嶼壞笑問陳汝安,

  陳汝安,白靖嶼將她抱起來,走到窗邊,燈光投射到雨滴又折射到房內兩個人的身上,斑駁閃爍,

  窗戶是單面玻璃,從外面看不到房內是怎樣的一副春光,大雨沖刷著一切,明天也該晴天了。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