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現代言情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第四十九口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是溫鎏啊 3176 2023-09-14 11:37:58

  “我們聊聊吧,莊晟學長?!标惾臧驳恼Z氣不容置疑,臉上的表情冷得嚇人,

  莊晟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彎著嘴角笑,“別著急,先喝點東西?!?p>  他給陳汝安點了一杯奇異果汁,不含任何酒精,

  “女孩子喝酒對身體不好,上次我就想和你說的,但那天你太高冷了,根本不樂意接我的話?!?p>  不止那天,就連今天陳汝安也不想接他的話,

  她視線停留在綠色的奇異果汁上,連碰一下杯子的欲望都沒有,

  “多謝學長關心,那天是我不知禮數,學長不要往心里去?!标惾臧驳脑捠擒浀?,但臉上的表情比那鋼鐵還硬,

  這場面把莊晟徹底逗笑了,原本懶散倚著藤椅的他坐起來,胳膊肘搭在膝蓋上,

  用一貫的審視的目光瞧著陳汝安,“小陳啊,白靖嶼那樣八面玲瓏的人,怎么一點都沒教你為人處世的道理?”

  說到底,是白靖嶼太慣著陳汝安了,他希望陳汝安自由生長,高興或者不高興都率性而為,不希望她被世俗拘束,

  以至于現在,明明是來求人的,結果在旁人看來像是來索命的,

  可就算陳汝安有千面,遇到心上人被人算計這種齷齪事,她死都笑不出來,

  “我從小被溺愛著長大,性子不太好,學長你見諒,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我向你賠罪,白靖嶼和你沒什么沖突,你也高抬貴手,行個方便?!?p>  莊晟聽了陳汝安說的這些話,忍不住嗤笑,“學妹你說什么呢?這話屬實嚴重了吧?”

  陳汝安真的實在煩大男人拐彎抹角的說話,她又不是傻子,對方那么明顯的意圖,她怎么可能看不出來,

  她一大早就去李總家拜訪,旁敲側擊加上死皮賴臉地問出來白靖嶼公司到底出了什么問題,

  這其中牽扯好幾個人,但最巧合的事,這幾個人都和莊家關系密切,

  資金鏈問題無非就是款項不能及時到位,公司上下一天開支就是好幾位數,白靖嶼所有的錢都壓在項目上,

  任他再大的本事也禁不起惡意拖欠,

  原本只是請幾頓酒的事,可偏偏有人從中作梗,硬要看看白靖嶼狼狽挫敗的樣子,

  至于是什么人,陳汝安用腳指頭想都能想出來,

  白靖嶼年少有為,很多資源全都任憑他先挑,正是因為這樣,他成了很多人的眼中刺肉中釘,不少躲在暗處的卑鄙之人想將白靖嶼拉下水,

  這些無形中的壓力讓白靖嶼喘不過來氣,

  “學長,你大人有大量,高抬貴手,每個人都不容易?!?p>  “學妹,我在你心目中就是這么個陰暗狹隘的人嗎?”莊晟直接打斷陳汝安,臉上滿是玩味,

  陳汝安咬緊后牙槽,不再吭聲,

  “好了,不嚇唬你了,你太高看我了,我沒有那只手遮天的本事,你男朋友的事是因為多方面的原因導致的?!?p>  確實是多方面原因,但是呢,主要原因在莊晟,

  陳汝安依舊沒有說話,莊晟卻好似打開了話匣子,

  “現在你還有回頭的機會,我可以幫你,就算離了白靖嶼,我可以保證你的生活依舊像現在一樣無憂無慮?!?p>  聽到莊晟這樣說,陳汝安不屑地笑出聲,“學長,你把我當成什么人了?”

  這會輪到莊晟不吭聲了,他臉上的笑漸漸冷下來,“怎么?到現在還舍不得放手?你敢賭這么大嗎?”

  在高位者眼里,女性向來是攀附男性而生,背后沒了支撐便失去了自身的價值,

  莊晟看透了人性,但沒看透陳汝安,

  她確實在賭,但她的賭注并不是那作為的資產,是白靖嶼那個人,

  整日高喊真心太過虛浮,只有一個人本心才是最真實的,

  “是啊,不舍得?!标惾臧残睦锾谷?,她怎么舍得扔下白靖嶼一個人面對那一切,

  莊晟徹底笑了,可能是覺得可笑,什么年代了,還玩堅貞不移這一套,

  “好啊,既然舍不得,那我就瞧瞧你能為了他付出到何種程度?!?p>  陳汝安一時間沒聽明白莊晟的意思,直到他從口袋里掏出一張房卡,

  他的眼神好似能吃人,直勾勾地盯著陳汝安說道:“只要一晚,你那位心愛之人眼下所有的困難全都會瞬間消失,是生是死,在你一句話?!?p>  一時間,陳汝安的臉徹底僵住了,她無奈感嘆,到底要玩弄人性到何種地步才能滿足心里的惡趣味,

  “莊晟,你真的很惡心?!标惾臧矎氐讐阂植蛔⌒睦锏呐?,拿起面前的果汁,潑到了莊晟的臉上,

  潑完轉身就走,全然不管徹底被自己惹毛的莊晟,

  明明是夏天了,可陳汝安依舊覺得冷,她讓司機把空調關了,可身體還是控制不住地發抖,

  她突然覺得很累,為什么人性能丑陋到這種地步,

  在回住處的中途,陳汝安讓司機調轉車頭,去了葉琳的家,

  葉琳開門看見臉色蒼白的陳汝安,被嚇了一跳,

  “怎么回事?撞鬼了?”

  “何止撞鬼,比鬼還要嚇人?!?p>  葉琳聽了頭皮發麻,讓陳汝安趕緊進來,

  緩了好一會兒,陳汝安才停止顫抖,喝了半杯熱茶之后,才向葉琳講了這段時間來發生的事,

  “真的是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比~琳真的生氣了,

  陳汝安只覺得頭疼,她知道這事因為她而起,如果她不去讀那個研究生,就不會被莊晟盯上,

  那他自然就不會去找白靖嶼的麻煩,

  “你知道你現在狀態像誰嗎?”葉琳知道她這些想法,赫然笑了,

  “像誰?”陳汝安茫然,

  葉琳咧著嘴笑著說:“武林外傳里的佟湘玉,一受挫就開始念叨當初不該怎么樣怎么樣的?!?p>  “你也是會打比喻,佟湘玉可是寡婦,你是在咒我還是在咒白靖嶼?”陳汝安無奈,歪躺在沙發上不知道該怎么和白靖嶼說談這件事,

  “我說你啊,放一萬個心吧,白靖嶼沒那么不堪一擊,關心則亂,你穩一點,相信他?!比~琳在大事上向來穩重,

  陳汝安沉默著,點開手機戳了幾下屏幕,沒過幾分鐘,白靖嶼的電話就打來了,

  “怎么回事,平白無故給我轉錢干什么?”白靖嶼聲音略沉,聽著情緒并不是太好,

  “我卡的額度只有二百萬,多了就限額了,這錢你先用著,后面我再想辦法?!标惾臧补首鬏p松,

  “傻子,你在哪?我去找你?!卑拙笌Z的聲音有些發顫,心里某個地方被狠狠地觸動了一下,

  “你忙吧,我在葉琳這,不用擔心我?!标惾臧舱f完這話,下意識的嘆了一口氣,

  白靖嶼精準地捕捉到了她的情緒,這姑娘嘴上說著不用,其實心里是希望他來見她的,

  兩個人離開葉琳家的時候已經快要半夜十二點,他們沒有回家,

  白靖嶼帶她來了公司,公司的財務還沒下班,幾個最八卦的婦女瞧見老板和老板娘沉著臉進了辦公室,那架勢就像是在雙方談判,

  公司的情況,里面的員工最為清楚不過,因為這次財務危機,員工們的工資都沒能及時發,

  加班的那幾個員工都在揣測這位未來老板娘的想法,

  都不禁替自家老板捏了把汗,

  “你先坐一會兒?!卑拙笌Z讓陳汝安先坐,他去拿了水壺裝水燒水,

  兩個人一路上都沒怎么說話,都不知道該從何說起,索性找個地方,兩個人開誠布公地認真談一談,

  “這是我公司的財務報表,你先看看?!钡人疅_的功夫,白靖嶼拿了一沓材料遞到陳汝安面前,

  陳汝安微微一怔,心里五味雜陳,她沒有去翻看那沓財務報表,只端坐著看向白靖嶼,

  “怎么說呢,你現在的狀況,我也不能說我全然沒有責任?!标惾臧仓雷约宏J禍了,方才潑了莊晟那一杯果汁,他們之間的恩怨也就徹底結下了,

  莊晟不像街上的小混混,找人嚇唬嚇唬就完事了,想要擺脫掉他,不半死也得扒層皮,

  “我公司的問題和你有什么關系?”白靖嶼看向陳汝安的眼神有些小心翼翼,不明白她為什么會這么說,

  陳汝安嘆了口氣,把今天發生的事全都和白靖嶼說了一遍,

  他聽完,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忍不住笑出聲來,

  “都已經這樣了,你居然還笑得出來?”陳汝安臉垮得像天要塌下來一樣,

  白靖嶼彎著嘴角給陳汝安倒了一杯茶,遞到她面前,“我知道這背后有人給我使絆子,也知道莊晟對你有意思,但你不要把責任全都攬到你身上?!?p>  牽一發而動全身,莊晟不會因為對陳汝安的這點私情來對付白靖嶼,

  他想讓白靖嶼挫敗是真的,最主要的原因還是白靖嶼占的那塊蛋糕太大了,

  只分得殘羹剩飯的人眼紅了,

  莊晟瞧著陳汝安單純,就順勢借著機會嚇唬陳汝安,打算來一個趁虛而入,

  他沒想到的是,這小姑娘非但沒有就范,反而對他翻了臉,

  所有的事都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連白靖嶼也沒能掌控事情發展的動向,

  那晚的彷徨和欲言又止好像是他一個人的獨角戲,他惡意揣度著陳汝安,覺得她是不是也和那些趨炎附勢的女人一樣,

  但是他錯了,他只覺得心里愧疚,

  “對不起,安安?!卑拙笌Z認真盯著陳汝安的眼睛,發自內心地向她道歉,

  陳汝安眼眸如水,有些茫然地看向白靖嶼,不明白他為什么突然道歉,

  “沒關系,實在不行,我把那套房子賣了,放在那也沒用?!标惾臧残睦锉P算著怎么幫白靖嶼度過難關,

  全然不知道白靖嶼心里翻涌的各種情緒,

  白靖嶼笑著沒有說話,突然覺得自己對不起她的地方太多了,他深吸一口氣,將自己公司的所有情況全都跟她一一說明,

  眼看著小姑娘眉間的愁絲越來越嚴重,白靖嶼故作輕松地說道:“都是小事,你放寬心,不要小瞧了你老公的本事?!?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