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現代言情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第四十八口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是溫鎏啊 3058 2023-09-13 21:31:47

  兩口子該嘮的磕絕對不會少,陳汝安得意洋洋地說白靖嶼輸了,

  之前他們打賭說葉琳最后會和莫寒在一起,但現在劉子汌和葉琳多少有了些戀愛的跡象,

  白靖嶼只是笑著用食指刮了刮她的鼻梁,說道:“我整個人都是你的了,輸了那只好陪你一晚嘍?!?p>  陳汝安聽完紅了臉,也不知道白靖嶼哪來的那么大的精力,白天忙工作,晚上還要折騰她,第二天還能精神滿滿地去公司上班,

  這一點,陳汝安自愧不如,早八的課她差點遲到,

  這段時間好不容易忙完論文的事,又很快到了期末考的時間,

  記憶還停留在剛剛入學的時候,這一轉眼又馬上要暑假了,

  葉琳的手術安排在陳汝安考完試結束后,就是為了讓陳汝安安心考試,

  雖然是早期,但身體終究是承受不住病痛的折磨,葉琳肉眼可見的消瘦下來,

  烤肉店的生意全靠劉子汌來回照應,有時候劉子汌累急了,就找白靖嶼吐槽,

  “她倆的烤肉店是給我開的吧?!?p>  “你找她們嘰歪去,別再這煩我?!卑拙笌Z忙得焦頭爛額,沒空搭理他,

  各種變故使得劉子汌這個閑人徹底體會了一把忙碌的感覺,忙也就算了,還沒工資,

  他自然不敢去找那兩位大小姐嘰歪,幾個人中,也就屬白靖嶼脾氣算好的了,

  這個時候去找葉琳,葉琳非得把劉子汌的骨頭拆了不行,

  陳汝安更是沒空搭理他,每天除了上課就是去圖書館,直到閉館人才回家,

  周五的下午沒課,陳汝安抱著書剛坐下,收到嚴教授一條消息:小陳,來我辦公室一趟。

  也沒說讓她去干什么,陳汝安也沒有多想,讓同學幫忙看一下位置,拿著手機就去了,

  到了教授辦公室門口,陳汝安敲門發現里面沒人回應,也不好直接推門進去,索性就站在門口等一等,

  這個時候氣溫已經很高了,陳汝安站在門外惹得鼻翼微微出汗,

  她正低頭看自己的鞋尖時,聽到腳步聲,抬頭看過去發現來人不是嚴教授,

  “莊學長?”陳汝安微微驚訝,沒想到這個時候能在學校見到他,

  “你怎么在這?”莊晟好像也很驚訝,

  陳汝安回道:“嚴教授讓我來一趟,但他好像現在不在辦公室?!?p>  莊晟這才明白過來,“他去開會了,剛走沒一會兒,可能比較著急的會,所以忘了跟你說了?!?p>  “哦?!标惾臧矊賹崯o奈,本來時間就不夠用,還被這么耽誤,

  “進來坐會吧,過一會應該就回來了?!鼻f晟開了教授辦公室的門,邀請陳汝安進去,

  陳汝安沒打算進去,搖頭說:“不用了,我先去圖書館,等嚴教授回來,我再過來?!?p>  “我聽說找你好像是挺著急的事,這里離圖書館那么遠,你這一來一回的,恐怕會耽誤了事?!鼻f晟的手沒離開門把手,繼續保持開門的姿勢,

  陳汝安不明白能有多著急,想走又拿不準注意,加上外面太陽特大,她來回一趟,至少得黑兩個度,

  “別害怕,我不會吃人?!鼻f晟笑得儒雅,沒有任何攻擊性,

  陳汝安猶豫了一下索性也懶得跑了,就進了辦公室打算等一會兒,

  莊晟給她倒了杯水,也沒和她多說話,坐在離她有些距離的座椅上看電腦里的資料,

  兩個人沒什么話題,莊晟一連打了好幾個電話確認金額,陳汝安百無聊賴,時不時看一眼手機上的時間,

  莊晟打完最后一個電話,合上電腦,好像已經忙完了,他雙腿交疊喝了一口水,

  視線終于落到陳汝安身上,

  “安安,我們也見過好幾面了,總感覺依舊很陌生?!鼻f晟的姿態就像他是這間辦公室的主人,

  “莊學長挺好的,哈哈?!标惾臧查_始打馬虎眼,

  莊晟翹著二郎腿審視一般盯著陳汝安看了一會兒,看得陳汝安渾身不自在,

  “小陳,你和白靖嶼還沒結婚吧?”

  “什么?”

  “沒什么?!鼻f晟嘴角彎起冷笑,起身走到陳汝安面前,接著說道:“你知道白靖嶼公司現在是什么狀況嗎?什么都不清楚就敢和他結婚?”

  這話聽得陳汝安一頭霧水,她已經沒有耐心再等下去了,她直覺這是一個圈套,故意引她過來的,

  “他公司什么情況并不會影響我和他結婚?!标惾臧脖M量保持著好脾氣,“學長,我還有事來不及了,就先走了,教授回來要是再找我的話,我再過來?!?p>  這次莊晟并沒有過多挽留,只雙手揣進西褲口袋,冷笑著說道:“有些事,你還是沒看明白,明晚七點,我在之前我們相遇的酒吧見,關于他的事,我會詳細地和你說,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不去?!?p>  陳汝安只當莊晟放了個屁,頭也不回地走了,

  回到圖書館發現自己的位置已經被人占了,環顧一周都沒有空位,她只好抱著書出了圖書館,

  其實她完全可以不用去圖書館和別人搶位子,她只是圖那里面的氛圍,自己在家,根本就學不進去,

  她給白靖嶼打了個電話,沒人接,她索性打車直接去了白靖嶼的公司,

  到了公司發現總裁辦公室沒有人,她輸了密碼進去,發現他辦公桌上的煙灰缸塞滿了煙頭,

  問了白靖嶼的助理,助理說白靖嶼正在飯店陪領導吃飯,

  陳汝安隨后也沒有再多問什么,心不在焉地看了幾頁書,方才莊晟說的那些話在陳汝安的腦子里循環播放,

  或許莊晟說的話是真的,白靖嶼公司此時正面臨著危機,如果陳汝安和白靖嶼結了婚,

  一旦白靖嶼破產,她將和白靖嶼共同承擔所有債務,

  這是她能想到的最嚴重的事情,

  正愣神間,白靖嶼的電話打了過來,

  “喂,老婆,你放學了?我去接你?!?p>  白靖嶼醉得話都快說不利索了,陳汝安一邊接電話一邊收拾書,“我在你辦公室,你來公司吧?”

  “好?!?p>  白靖嶼搖搖晃晃地上樓,瞧見自家老婆安安靜靜地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

  “你怎么來的?”

  “打車?!?p>  “哦?!卑拙笌Z滿身酒氣,心情卻好像還不錯,端著自己的水杯去接水,“以后不可以自己打車,不安全,外出就聯系司機,或者我給你配個專職司機,專門接送你上下學?!?p>  “不用?!标惾臧睬浦拙笌Z喝完水,上前摟住他的腰,語氣有些黏膩的說道:“我想回家?!?p>  “嗯,回家?!?p>  喝醉酒的白靖嶼話有些多,一路上抓著陳汝安的手碎碎念,講他小時候,講他創業時候的事,

  陳汝安耐心聽著,其中的酸甜苦辣,她體會不到,卻又多感慨,

  扶著他回到家,他歪倒在沙發上半醉半醒,“媳婦兒,過來讓我親親?!?p>  “你一身酒氣,我不要?!标惾臧材昧藷崦斫o他擦臉,白靖嶼順勢將她摟進懷里,

  陳汝安也不掙扎,縮在他的懷里聽著他的心跳,

  “嶼哥?!?p>  “嗯?”白靖嶼回答地很快,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瞞著我?”陳汝安抬頭望著白靖嶼的臉,

  白靖嶼有些茫然,努力睜開眼回憶自己做過的事,“沒有啊,哪個癟犢子又和你瞎說什么了?”

  “沒事,咱們回床上睡?!标惾臧步K止話題,

  但白靖嶼不答應,強撐著身體坐起來,握住陳汝安的手迫使自己清醒,

  “媳婦兒,我每天除了在公司處理事務就是陪領導應酬,真的沒有接觸過別的女人?!?p>  “我知道,我就隨口一問?!标惾臧踩滩蛔⌒ζ饋?,牽著他回臥室,

  白靖嶼只覺得陳汝安今天有些奇怪,但她又沒有要開口說清楚的意思,

  “寶貝,咱們有話不憋著心里,有什么事你直接問我,我都會和你說?!?p>  有話直說是白靖嶼的一貫作風,像陳汝安這樣一直憋著不說的做法,能讓白靖嶼整晚睡不著,

  陳汝安沒辦法,只好開口,“你最近是不是有些困難?”

  “什么?”白靖嶼微微一愣,

  陳汝安并沒有說話,只盯著白靖嶼的眼睛看,白靖嶼的酒醒了一大半,

  “沒什么事,公司資金鏈出現點問題,別害怕,沒事的,我能處理好?!?p>  這話說完,白靖嶼心里突然沒了安全感,他不知道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感受,

  尤其是看到陳汝安沉默著沒有說話,心更是涼了半截,

  “媳婦兒,你別太擔心,我會處理好的?!?p>  “嗯,我知道這個事就行,我相信你?!?p>  老人常言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看到陳汝安淡然的表情,白靖嶼突然拿不定主意,

  他借著床頭燈微弱的光瞧著陳汝安的臉,心里莫名復雜,想要觸碰她,卻又在即將觸碰的那一刻收回了手,

  沒關系,不管她怎么選擇,他都會坦然接受。

  那天白靖嶼醒來發現身邊已經沒人了,手機也沒一條消息,他的心突然沉了下來,

  宿醉使得頭痛的厲害,可怎么也比不過心底那撕扯般的痛,他苦笑著強撐著精神起床,

  那天晚上,陳汝安如約而至,依舊坐在靠近小花圃的座位,莊晟伸手示意她坐,仿佛已經預料到她會來。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