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現代言情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第四十五口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是溫鎏啊 3225 2023-09-11 07:15:00

  兩個人吃完飯,在學校轉了轉,下午沒課,但課題還沒結束,陳汝安著急回圖書館加班,

  “盛楠伊挺漂亮的?!标惾臧矝]頭沒腦地說了那么一句,

  白靖嶼不敢茍同,“金融行業的漂亮女性是個香餑餑?!?p>  “那我以后也會是個香餑餑嗎?”陳汝安沒聽出來白靖嶼話里的意思,

  白靖嶼噗嗤笑出聲,彎曲食指刮了一下她的鼻梁,“你不會?!?p>  “哦,你的意思是我不漂亮唄?!标惾臧补室庹也?,

  “你腦回路怎么這么清奇?”白靖嶼無奈苦笑,

  “你說話怎么拐彎抹角的,麻煩你說人話?!?p>  因為中午盛楠伊的那句話,陳汝安心里是介意的,她也不遮掩自己的介意,

  女人一旦動了心,便沒了安全感,

  “你漂亮,你比她漂亮,以后你也不會像她一樣,因為有我在?!卑拙笌Z說完頓了頓,隨即補充了一句,“就算沒有我在,你也不會像她一樣?!?p>  陳汝安聽得云里霧里的,后來她才漸漸明白在波云詭譎的金融界,背后沒有強大的資本支撐,無依無靠的小花只能攀附高枝,

  漂亮是優勢,但也致命,

  但陳汝安不一樣,她背后有白靖嶼以及他背后強大的關系網,他能為她保駕護航,

  并且白靖嶼知道,就算沒有他的支持,在陳汝安面對抉擇的那一刻,她會選擇守住底線,退出那場虛假的金錢游戲,

  不知道莫寒用了什么辦法,讓那幾個混混徹底消失在A市,

  清凈日子過了沒多久,葉琳突然失聯,

  氣溫開始上升,夏天好像很快就要來了,最先發現葉琳聯系不上的是劉子汌,

  劉子汌后來找到陳汝安,問她有沒有和葉琳聯系,陳汝安忙著寫論文報告,好幾天沒有聯系她,

  陳汝安掛了劉子汌電話,播了葉琳的電話,無人接聽,

  她擔心出什么意外,去了烤肉店并沒有看見人,店里的店員也說好久沒有見到葉琳來了,

  最后去了葉琳家,終于找到了她,

  “你怎么來了?”葉琳下樓扔垃圾,發現陳汝安突然出現在自己家門口,被嚇了一跳,

  陳汝安看她完好無損,終于松了口氣,“你這幾天什么情況,都聯系不上你?!?p>  太陽照在裸露的皮膚上,有點微微發燙,葉琳情緒并不好,雙眼通紅,看上去好像哭過,

  “進來說吧?!?p>  家里被窗簾遮住,陰暗不透光,這不是葉琳的生活狀態,無數個猜想浮現在陳汝安的腦海里,

  那邊劉子汌又打來電話,陳汝安看了一眼葉琳,葉琳給陳汝安倒了杯水,

  看到來電顯示,示意她接電話,

  陳汝安開了擴音,

  劉子汌:“陳總,葉琳聯系上沒?”

  陳汝安:“聯系上了,在她家?!?p>  劉子汌:“她什么情況?失戀了???”

  葉琳:“你腦子里除了那點情情愛愛,還有什么?”

  劉子汌:“喲,還活著,聽這聲音中氣十足,那說明沒事?!?p>  劉子汌人在白靖嶼辦公室,白靖嶼聽了全程,他也好奇葉琳到底怎么了,這么開朗的一個人居然會一個人躲在家里誰的電話都不接,

  “既然都在,我就跟你們說吧,我可能得癌癥了?!比~琳盡量平穩情緒向他們宣告這件事,

  其余三個人聽了全都沉默了,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消化這個消息,

  劉子汌不相信這是真的,“今天可不是愚人節,你別拿我們逗趣,能不能正經點,怎么還有人拿自己開玩笑的?!?p>  “是真的,下周一出結果?!闭f到這,葉琳徹底繃不住了,眼淚嘩嘩往下流,

  陳汝安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安慰她,掛了電話過去抱住葉琳,

  “沒事,也可能是查錯了,明天我再陪你去仔細檢查檢查?!?p>  此時的葉琳已經泣不成聲,這件事她沒有和任何人說,就連家人都沒有說,

  自己在自己的家消化了好久,原本以為自己已經接受了這樣的突發狀況,

  但在說出口的那一刻,所有的情緒瞬間如洪水一般決堤,

  白靖嶼和劉子汌很快感到葉琳的家,四個人相對無言,

  白靖嶼撥通了BJ腫瘤醫院的專家教授,那邊建議去BJ做一個全面的檢查在下定論,

  “我陪你去,反正我閑人一個?!眲⒆託霭鼣埶械氖?,

  陳汝安也打算跟著過去,葉琳擺手強撐笑意說:“不用,你學校事情那么多,還要忙訂婚的事,我和老二過去就好了?!?p>  萬事身體放在第一位,去做檢查也不需要那么多的人陪同,陳汝安去了還需要有人照顧她,

  陳汝安索性不去添那個麻煩,“那你去了那里之后隨時聯系?!?p>  一刻都不停留,劉子汌買了機票,當天晚上就登機去了BJ,

  陳汝安站在機場眼眶微紅,悵然若失,白靖嶼攬著她的肩膀,深深地嘆了口氣,

  “回家吧,會有好消息的?!?p>  人生短短三萬天,誰都不知道能不能活夠這三萬天,所以隨心吧,怎么樣都是一場體驗,

  訂婚的日子選在了周日,那時候所有人都有空,白家并沒有打算請太多人,

  只請了比較親近的親朋好友,這一天,陳汝安怎么都高興不起來,

  這個時候,葉琳和劉子汌他們兩個人還在BJ,最親近的兩位朋友都沒能出席他們的重要時刻,

  正化妝的時候,葉琳打來視頻通話,

  “哎呀,這是誰啊,這么漂亮?!比~琳笑著燦爛,旁邊劉子汌也跟著露臉,

  視頻里的葉琳很明顯瘦了,陳汝安眼淚溢滿眼眶,強撐著笑著說:“你什么時候回來?我還等你來給我當伴娘呢?!?p>  “快了,兩天后就出結果了,不管怎么樣,你的婚禮我一定會趕上?!?p>  這話徹底惹哭了陳汝安,剛化好的妝花掉了,白靖嶼拿著花進來看到這一幕,沒由來的心疼,

  “你怎么把我老婆惹哭了?不回來就算了,還故意開視頻氣她?!卑拙笌Z故意這么說,讓他們轉移點注意力,

  那邊的葉琳也在流淚,她打起精神,擦掉眼淚,笑著說道:“安安,訂婚快樂,你要一直永遠的幸福?!?p>  “好?!?p>  最后還是劉子汌掛掉了視頻通話,再這么聊下去,婚都沒法訂,

  “好啦,沒事的,葉琳在這邊檢查的結果顯示的是早期,保險起見才留在BJ再檢查一遍的,放心吧,一切都會好的?!?p>  陳汝安擦干眼淚,振作精神,重新化了妝,紅著眼眶跟著白靖嶼出去招待客人,

  白老太太看見陳汝安眼睛紅紅的,拿起拐杖就要打白靖嶼,

  “奶奶,你干嘛?”白靖嶼躲閃不及,被白老太太結結實實地打了一棍,

  “大喜的日子你把安安惹哭了?你讓親家怎么放心把女兒嫁給我們?”

  白靖嶼實在冤枉,陳汝安連忙上前解釋,“奶奶,嶼哥沒有欺負我,是我覺得太感動了,高興得流淚?!?p>  聽到陳汝安這么說,周圍所有人都安心下來,笑著開始了今天的訂婚宴,

  白靖嶼穿了一身合身的黑色西裝,和主持人交談了幾句便上場了,

  一貫的主持演講詞,越是臨到自己上臺,陳汝安越發的緊張,緊張到手心全都是細汗,

  “接下來,有請新人上臺?!?p>  白靖嶼在陳汝安耳邊輕聲說道:“別緊張,我在呢?!?p>  他察覺到了陳汝安的緊張,牽著她的手上了臺,

  主持人例行公事地問了幾個問題,盡量緩和著陳汝安的緊張,接下來說新人講話時間,

  白靖嶼接過主持人的話筒,深吸一口氣,表示自己也挺緊張的,

  “安安,很榮幸能夠和你站在一起,接受親朋好友的祝福,能娶到你是我這一輩子最光榮的事?!?p>  他說完從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大得刺眼,

  “這枚戒指我買了好久了,應該是四年前買的,那個時候沒機會為你戴上,今天請允許我為你戴上這枚戒指?!?p>  四年前,也是他們相戀的第二年,那年陳汝安在大雪紛飛的窗前問白靖嶼:你會娶我嗎?

  白靖嶼說會,

  這句諾言一直到現在才真正實現,

  來參加宴席的賓客鼓掌祝賀,李鐘夏捧著花送給陳汝安,開心問道:“小嬸嬸,你結婚的時候我可以給你做花童嗎?”

  “可以啊?!标惾臧残χ罅四罄铉娤牡男∪饽?,

  酒席上,白靖嶼給葉琳和劉子汌留了位置,敬酒的時候,陳汝安視線掠過那兩個空座,偷偷多喝了兩杯酒,

  一場酒席下來,陳汝安只覺得累,窩在沙發上不知不覺睡了過去,白靖嶼脫了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她整個人消瘦柔弱,白靖嶼的西裝外套蓋在她的身上都顯得寬大,

  白靖嶼扯開領帶,坐在另一邊沙發上處理一個臨時的文件,

  外面有人喝醉了,白靖嶼起身去察看什么情況,是李總喝多了,到處找白靖嶼,

  聲音有些大,把陳汝安吵醒了,

  “啊,抱歉,不知道弟妹睡著了?!崩羁傆行擂蔚膿狭藫项^,

  陳汝安支撐著身體坐起來,瞇著眼笑著搖頭說沒事,

  正好工作上的事要和李總商量,白靖嶼把休息室的門關上,同李總聊了幾句,

  兩個人意見達成一致之后,白靖嶼才給公司那邊回了郵件,

  “我一直要問你的,小葉和老二干嘛去了,你倆定親他們居然都不出現?!?p>  葉琳的時候,李總不知道,只奇怪他倆今天為什么沒出現,

  “他倆有事去了BJ,過兩天才能回來?!卑拙笌Z收了電腦,給陳汝安倒了杯水,

  陳汝安睡了一會后精神狀態好多了,突然聽到盛楠伊的名字,

  男人之間討論女性是不可能有女性在場的,但李總突然在陳汝安面前提盛楠伊,也有他的道理,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