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現代言情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第四十三口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是溫鎏啊 3041 2023-09-09 00:38:57

  “你現在在哪?我現在過去?!卑拙笌Z盡力讓自己保持冷靜,

  如果他也慌了,那陳汝安肯定會更加無助,

  保安亭外的三個人趴在窗邊往里面望,眼里赤裸裸的惡意讓陳汝安心里發憷,

  說不害怕是假的,她顫抖著手報了警,保安也叫了后勤那邊的人過來,

  “我已經叫人了啊,你們最好趕緊走?!北0泊笫寰嫱饷鎭砘鼗问幍娜齻€人,

  那三個人抽完一根煙,知道今晚沒戲了,朝著保安亭里的陳汝安淫笑,

  在警車到來之前離開了,

  白靖嶼隨后也到了,沖到保安亭去看陳汝安,

  “怎么樣?他們人呢?”

  “走了?!标惾臧部匆姲拙笌Z后,眼眶瞬間紅了,眼淚豆大般落了下來,

  原本陳汝安并不覺得這件事有多嚴重,可看到白靖嶼后,心里又覺得委屈,終究是控制不住,哭了出來,

  “沒事,我來了,沒事?!卑拙笌Z將陳汝安擁入懷里,

  過來的警察都不好意思打擾他們,只好去詢問保安大叔當時的情況,

  保安大叔一五一十的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所有事處理完,白靖嶼帶著陳汝安回了家,

  到了家,陳汝安也停止了哭泣,可能是哭累了,縮在白靖嶼的懷里沉默不說話,

  她沒想到自己也會被牽扯到,她很少這樣直面陌生男人這樣的惡意,

  被精心呵護的花被狂風吹一下都會蔫吧好幾天,

  “睡會兒吧?”白靖嶼語氣輕柔,生怕驚到她,

  陳汝安搖頭,她睡不著,只覺得這件事對她來說造成了困擾,她是一個很容易焦慮的人,尤其是這樣糾纏不清的事情,

  “沒事,后面的事我來處理,我在呢,不怕了,聽話,睡會,不然明天變成小熊貓了?!?p>  在白靖嶼的安慰下,陳汝安慢慢不去想那畫面,睡意也慢慢襲來,不知道什么時候睡著了,

  第二天一大早,白靖嶼做了早餐,回到臥室摸了摸陳汝安的臉,將她喚醒,

  “小懶豬起床了,上午十點還有課呢?!?p>  聽到上課,陳汝安倏地睜開眼,看了一眼時間,已經九點多了,她匆匆忙忙起床洗漱換衣服,

  昨晚那件事好像做了一個夢,天亮之后,煙消云散,

  但這件事沒有完,已經觸碰到白靖嶼的底線了,再胡作非為,也不能打陳汝安的主意,

  把陳汝安送去學校之后,白靖嶼接到了劉子汌的電話,

  “嶼哥,對不起啊,昨晚小曼過生日,我喝多了?!?p>  白靖嶼沒把劉子汌當外人,但畢竟是讓人家幫忙,他實在也不好發作,

  只忍了怒氣說沒事,

  掛了電話,撥通了葉琳的電話,

  “喂?!卑拙笌Z找她為了什么,葉琳心知肚明,

  “你把莫寒叫出來,我有事和他談?!卑拙笌Z語氣冷漠,不帶一絲溫度,

  “你叫他干什么,有什么事直接和我說?!比~琳下意識想要護一下莫寒,

  “和你說有什么用?你能去把那幾個砍了還是怎么著?!卑拙笌Z開始不耐煩,說話很沖,

  葉琳無言以對,心里怒罵他有本事用這個語氣和陳汝安說話試試,

  一個小時之后,莫寒出現在飯店辦公室,白靖嶼早早地就在那等著他了,

  劉子汌也在,他知道白靖嶼現在已經怒不可遏,只差一根導火索了,

  就連平時大大咧咧的葉琳,也沉默著不說話,

  “白總,陳小姐的事我很抱歉,我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蹦彩莻€混江湖的,

  遇到這樣的場面多少還能穩得住,

  白靖嶼自顧自地給自己倒了杯茶,不明意味地笑了笑,“你們之間愛恨情仇的事我向來不摻和,但胡鬧多少得有個度?!?p>  很多話,白靖嶼不會明著說,在座的三個人也都不是傻子,都能聽得明白,

  他繼續說:“昨天晚上,安安被那三個男人堵在學校門口的保安亭,這幸虧學校還有個保安亭,如果是在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地方,你有想過會發生什么事嗎?”

  說到這,白靖嶼的火氣瞬間上來了,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動靜大得嚇得葉琳一激靈,

  旁人很少見白靖嶼發火,陳汝安這件事沒惹得他動手算是不錯了,

  他這邊巴不得把寶貝似的陳汝安娶回家好好養著,那邊幾個人打打鬧鬧居然把她牽扯進去,被那幾個猥瑣男惦記上,

  這怎么能不讓他生氣?

  “白總,你消消氣,警方那邊已經聯系了,這事我負責?!蹦仓肋@事不小,開口應承下來,

  反倒是葉琳不愿意了,“這事因我而起……”

  她話還沒說完,看到白靖嶼冷著臉抬眼凝視她,后面的話硬是被堵著說不出來,

  “我不管你動用白道還是黑道的關系,我不希望再看到那幾個人,如果再出現任何意外,那我只能用我的方式來處理這件事了?!?p>  這話白靖嶼是對著莫寒說的,他終究還是顧及了葉琳的面子,

  如果真的讓白靖嶼親自動手,那么所有人都不會好過。

  白天陳汝安像平時一樣上課下課做研究報告,只要天一黑下來,就變得沒有安全感,

  好在白靖嶼每每太陽下山的時候,就會出現在教學樓下,他把車隨意停在樓下,

  每次來的時候,他都會給保安大叔遞一包煙,是他平時抽的眼,一盒就得一百塊錢,

  給保安大叔煙,一方便是請大叔通融讓他進去,二是感謝那晚他能保護陳汝安,沒讓那三個男人靠近她,

  白靖嶼是個知恩圖報的人,

  那個時候正是下課時間,路過的學生紛紛側目,很多人都知道他是研二金融專業陳汝安的男朋友,

  白靖嶼大大方方地接受著他們的目光洗禮,一支煙還沒抽完,陳汝安抱著書下了樓,

  “這么快下來了?!卑拙笌Z連忙扔了半根煙,用腳踩滅,

  陳汝安現在也不怎么管控他抽煙,男人壓力大的時候,總得需要點東西來紓解,

  “我好餓?!标惾臧层@進車里,等著白靖嶼帶她去吃飯,

  “今晚咱們回家吃,我做飯給你吃?!卑拙笌Z幫她系好安全帶,啟動車子,

  陳汝安驚喜追問:“真的???今天啥日子?”

  “什么日子你都忘了?”白靖嶼假裝生氣皺眉,

  陳汝安有點迷茫,她最近忙得暈頭轉向,哪里還記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以前閑著沒事的時候總會有點儀式感地過個紀念日或者節日啥的,

  現在全然沒了那所謂的儀式感,

  白靖嶼哈哈笑了兩聲,說道:“是我們相愛又多了一天的日子?!?p>  “白靖嶼,你現在說話都這么油了嗎?”

  “油嗎?我覺得你應該感動才對?!?p>  “我感動得快要掉眼淚了?!?p>  “哈哈?!?p>  兩個人吵吵鬧鬧回了家,家里的食材早就準備好了,就等著白靖嶼回家動手,

  陳汝安也跟著洗手幫忙,白靖嶼交給她一些簡單的任務,在旁邊跟著弄著玩就好了,

  差不多忙碌了快要一個小時,一桌色香味俱全的家常菜擺滿餐桌,

  劉子汌家的飯菜陳汝安都快吃吐了,難得嘗一嘗白靖嶼的手藝,這比過節都讓人開心,

  “我給你做飯,你就這么開心???你咋這么容易被收買?”白靖嶼笑著給她盛了米飯,

  “主要是你做的啊,除了我媽做的飯菜,也就你做的飯菜最合我胃口?!?p>  “那是我的榮幸?!?p>  兩個人面對面坐下,白靖嶼扒了一只蝦遞到她碗里,

  陳汝安喝了一口湯,突然想起什么事,說道:“你明天有時間嗎?”

  “你找我,我必有時間?!卑拙笌Z扒拉一口米飯,等著陳汝安接著說,

  “那明天讓我爸媽和你爸媽見面吧?”陳汝安也覺得是時候讓他們見一見了,

  “好,明天我來安排?!?p>  白靖嶼終于心里痛快了一些,他的小安安終于松口了。

  一大早,兩個人分頭行動,各回各家找家長,白靖嶼一開始打算就在劉子汌的飯店見面吃個飯,

  但白母覺得太過隨意,不夠鄭重,選來選取定了距離遠一些的五星級飯店,

  這個事惹得劉子汌一陣非議,他的飯店怎么了,哪里不上檔次了?

  白靖嶼懶得搭理他,上車一踩油門,去陳家接人去了,

  四十分鐘的車程,白靖嶼開了三十分鐘就到了,

  “來啦?!标惸赶残︻侀_,歡迎女婿的到來,

  “阿姨,好久不見,身體還好?”白靖嶼禮貌寒暄,

  陳母點頭說好,

  “今天我來得有些晚了,咱也不耽誤了,爸媽,咱們這就出發吧,飯店有點遠,你們受累?!卑拙笌Z怕誤了時間也沒多坐,

  倒是他的一句爸媽,讓陳家父母臉上的笑意多了不少,

  陳汝安聽了都覺得驚訝,這個人改口這么快的嗎?

  改了口,自然要給紅包,陳母包了一個大紅包塞進白靖嶼手里,

  “媽,這我不能要?!?p>  “孩子,你拿著,以后都是自家人了,不用和我見外?!标惸感呛堑卮叽偎掌饋?,

  陳父在旁邊假裝清嗓子,笑著說:“收下吧,這是我和你……你媽的心意?!?p>  兩個男人尷尷尬尬,白靖嶼沒有辦法,看了一眼只知道傻笑的陳汝安,沒辦法只好暫時收下,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