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現代言情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第三十七口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是溫鎏啊 3131 2023-08-06 02:32:23

  白靖嶼倒吸一口涼氣,起身端端正正地敬了陳父一杯酒,臉上的表情略微有些嚴肅,

  “伯父,以前我有點地方做的確實混蛋,但我對安安是真心實意的……”

  “嶼哥,你沒有做得不對的地方,你胡說什么?”陳汝安心里明白,一向好說話的爸爸今晚拒絕白靖嶼的好意,是在為自家女兒鳴不平,

  這兩年渾渾噩噩不像人的生活,父母多多少少都看在眼里,而造成這一切的正是白靖嶼,

  “你是不是戀愛腦晚期了?這時候居然向著白靖嶼?”陳奕棋在微信上給陳汝安發了這條消息,

  陳汝安沒有搭理他,嘆了口氣,拽著白靖嶼的手腕讓他坐下,

  “行了,都別喝了,吃飯吧?!?p>  方才還其樂融融的氛圍突然冷了下來,白靖嶼這會子也吃不下去了,

  陳父還維持著笑呵呵的樣子,然而已經明確給了白靖嶼自己的態度,

  歡迎你來家里吃飯,但禮你要拿走,兩個人的事,他不同意,

  最后還是陳母開口打了圓場,“小白,我看你挺瘦的,多吃點,以后要常來,我給你做好吃的補補?!?p>  聽陳母這樣說,白靖嶼臉上的表情多少有些緩和,

  陳汝安吃了點菜就飽了,一個勁地給白靖嶼夾菜,白靖嶼笑著說:“你也多吃點,別光顧著給我夾菜?!?p>  “我不餓,在店里吃了好多東西了?!标惾臧灿猛扰隽伺霭拙笌Z的腿,讓他放寬心,

  一頓飯既溫馨又生疏地吃完了,白靖嶼在客廳陪著陳父喝茶,

  陳父也沒有再多說什么,白靖嶼是個明白人,點到為止的話,白靖嶼都能秒懂,

  白靖嶼自然是懂,他也做過這樣的心理準備,甚至他都預想過陳爸陳媽不歡迎他來,

  現在這樣的相處氛圍已經是遠超他的預想了,

  本來他們回來的就晚,吃完飯都快十一點多了,白靖嶼也不好過多打擾,

  “伯父,時候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改天再來拜訪?!?p>  “嗯,好,你把那些煙啊酒啊的帶回去,其他的我就留下了,謝謝你的心意?!标惛刚f著要去幫他搬酒,

  白靖嶼低頭笑了笑,說道:“伯父,您就別為難我了,我今晚要是把這些東西再帶回去,我媽恐怕得罵我辦事不利了?!?p>  “小伙子聽話,這些東西給我純粹就是浪費?!?p>  “不了,伯父,哪天有時間還得請你和伯母賞臉和我父母吃個飯?!?p>  “啊哈哈,這事咱們再從長計議?!?p>  陳父的態度很堅決,白靖嶼的態度也很堅決,

  立在一旁的陳汝安實屬無奈,“好啦,爸爸,哪有人送禮還有拿回去這一說的???你這不是打人家臉嘛?!?p>  “哎喲,老爸,你寶貝女兒都松口了,你還跟人家客氣呢?”陳奕棋也有些看不下去了,

  他知道自家的姐姐真的很喜歡這位白總,他也不想看著她在老爸和愛人之間為難,

  也就只好勉為其難地替自己的姐姐救救場,

  陳母沒有多說什么,怎么樣也不能讓人家空著手回去,轉身進了冰箱翻了好一會兒,拎了一大袋子東西出來,

  “小白,這是我今天包的餃子,原本是想給安安送去的,今天正好你來,你帶回家去吃,平時上班忙,沒時間吃飯就下點餃子吃,忙也要吃飯,工作的本質是為了生活,切莫本末倒置?!?p>  “好的,謝謝伯母?!卑拙笌Z咧嘴笑著,接過餃子就往門外跑,

  陳汝安笑得無奈,轉頭跟自家爸媽說:“爸媽,嶼哥他今晚喝酒了,不能開車,我開車送他回去?!?p>  說完轉身走了,陳母叮囑她開車慢點,

  白靖嶼其實根本沒有醉意,那幾杯酒對他來說不算什么,他把那一袋冷凍餃子放好,坐進副駕駛,

  陳汝安系好安全帶啟動車子,

  “安安,你爸爸要是不同意你嫁給我怎么辦?”白靖嶼側身坐著看著陳汝安,

  “那我就和你私奔?!标惾臧材恳暻胺?,說得一本正經,

  “不可以?!卑拙笌Z嘆了口氣,坐正身體接著說道:“我要得到老丈人的認可,我要你耳邊都是祝福的聲音,而不是讓你為了我頂著壓力拋棄一切?!?p>  一句話玩笑話居然被白靖嶼當真了,

  陳汝安彎起嘴角笑,說道:“嗯,我知道,以前的事你確實做得不對,有什么事是你我兩個人不能共同面對的?”

  “那時候我做不到,我不希望你跟著我吃苦,那時候萬一我真的垮了,你還能找個好人家嫁了安穩生活,一個人吃苦好過兩個人一起吃苦?!?p>  聽到白靖嶼這樣說,陳汝安眼眶微熱,

  “你錯了,我非你不嫁?!?p>  白靖嶼心臟狂跳,望著陳汝安的側臉,內心感動至極,

  “我愛你,寶貝?!?p>  “肉麻死了你?!标惾臧参宋亲?,沒讓自己掉眼淚,

  “就是愛你?!?p>  這個時候酒精好像才上頭,白靖嶼有些微醺,

  第二天一大早,陳汝安被白靖嶼親醒,陳汝安茫然睜眼伸了個懶腰,

  “干嘛啊,這才幾點?!?p>  “快起來寶貝,今天有要事要做?!?p>  “我不去陪你上班,昨晚睡得太晚了,我好困?!?p>  “不是陪我上班,前段時間我讓助理幫我物色幾套房子,我帶你去看看,你去看看喜歡哪套?!?p>  “我不去,我們不是有房子住嗎?干嘛還要買,買了浪費?!标惾臧材樎襁M枕頭里,沒有要起床的意思,

  白靖嶼抱住陳汝安溫聲說道:“我是你男朋友,送你套房子不是理所應當的?你聽話,還有你開的那輛車也該換了,等買了房子就去4S店看看,看有沒有你喜歡的?!?p>  “嶼哥,你知道我想要你的是什么嗎?”陳汝安翻身仰躺摟住白靖嶼的脖子,

  白靖嶼一臉憨憨的樣子,“我的身體?”

  他神奇的腦回路把陳汝安逗笑了,“我就這么好色嗎?”

  “那不然是什么?圖我的錢可不是這個樣子的?!?p>  “是你的時間?!标惾臧策@會也清醒了,坐起來又懶洋洋地依偎進白靖嶼的懷里,

  “以后時間都給你,但你現在要聽話?!卑拙笌Z撫摸她消瘦的后背,“你也應該給我一點機會讓我為你做點什么,我對你好真不是只靠嘴上,我表達一千一萬遍愛意都不如讓我為你做點事情?!?p>  再華麗的辭藻都太過蒼白,真心永遠藏在行動里,這是白靖嶼最深層次的認知,

  “行吧,我要把白總的錢包榨干?!标惾臧埠螛范粸?,起身準備去洗漱,

  “請盡你最大努力?!卑拙笌Z笑著看她進洗手間,

  選定的那幾套房都在富人區,其中有別墅,有大平層,陳汝安傾向于清靜的住處,

  看了幾套位于市中心的房子,陳汝安更加堅定地選擇了富人別墅區的三層別墅,

  那邊依山傍水,綠植濃密,人流量少,治安也好,像是居住型的度假區,

  就是車程比較遠,

  “這邊不少富商住在這里,所以前期投入的資金比較大,各個方面都是按照高標準來建設的,開發商是馳瑞集團的方總?!?p>  助理跟著白靖嶼和陳汝安下車,邊走邊向他們介紹房子以及小區,

  白靖嶼之前和那位方總在同一個飯局吃過幾次飯,有過兩次合作,

  看著陳汝安中意這邊的別墅,白靖嶼也就順著她的意,定了這邊的別墅,

  沒想到購房顧問認識白靖嶼,轉頭很快告訴了方總,那邊剛報告完,方總電話便打過來了,

  “白總,大駕光臨啊,我聽我們家員工說你來我這里選房子,怎么也不提前和我打招呼?”

  “方總折煞我了,我陪我女朋友過來看看,小姑娘圖個清靜地方,看來看去,也就方總的小區位置環境各方面符合,所以就準備訂一套?!?p>  白靖嶼邊打電話邊看合同,陳汝安沒什么耐心看合同,全盤交給了白靖嶼,

  方總也是個爽快人,哈哈笑了兩聲說道:“你先別簽合同,等我半個小時,我當面跟你聊?!?p>  購房顧問也收到自家老板的通知,先收了合同讓他們稍等,白靖嶼點頭也沒多說什么,

  嘗了口他們端過來的咖啡,轉頭和陳汝安說話,

  “等會這個別墅區的開發商要過來,姓方,叫方總就好,他人性格不錯,不用害怕?!?p>  “長得帥嗎?”陳汝安隨口一問,

  白靖嶼不樂意,瞪了她一眼,“挺帥的,待會你自己看吧?!?p>  陳汝安齜牙直笑,

  方總很快就到了,陳汝安抬眼看過去,看到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走來,

  剛才白靖嶼說挺帥的,陳汝安下意識以為過來的是方總的司機還是什么的,并沒有認為那人是方總,

  直到白靖嶼起身和他打招呼,才知道白靖嶼又忽悠她呢,

  “哎呀,白總,你真的是沒把我當朋友不是,到了我的地盤都不通知我一聲,我要提前安排招待啊?!?p>  性格不錯這一點,白靖嶼倒是沒有說錯,

  “沒有,我也就到了不到一個小時,聽說方哥最近忙著新區那邊的項目,我也就沒好意思打擾你?!卑拙笌Z同他握手,笑著說著客套話,

  “不忙,你找我隨時有時間?!狈娇傉f著視線落到白靖嶼身后陳汝安的臉上,“這位想必就是弟妹吧?”

  “對,我女朋友,陳汝安?!卑拙笌Z介紹他們認識,“安安,叫方哥?!?p>  “你好,方哥?!标惾臧补郧珊傲艘宦?,

  方總爽快地應了一聲招呼他們坐,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