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現代言情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第三十六口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是溫鎏啊 3160 2023-08-05 19:25:27

  聽到陸一鳴的聲音,葉琳下意識的抬頭,她眼尖,一眼就看出他和旁邊的女人是什么關系,

  葉琳沒有吱聲,這讓陸一鳴更尷尬,

  “吃完了嗎?不早了,該走了?!卑拙笌Z打破這僵局,

  葉琳其實還沒吃飽,但這場面她也實在吃不下去,拎著包起身往門外走,

  剛出了門沒走幾步,陸一鳴追著出來了,

  “琳姐,你聽我解釋?!?p>  葉琳往她身后看了一眼,笑里帶著一些嘲諷,“怎么能扔下你的女朋友來追我???快回去吧,被讓你女朋友誤會?!?p>  兩個人的拉扯,陳汝安和白靖嶼不適合看,躲進車里等葉琳和渣男聊完,

  “看吧,渣男?!标惾臧惨蕾嗽诎拙笌Z懷里,淡淡的木質香讓陳汝安有些犯困,

  白靖嶼親了親她的頭頂,不以為意地說:“正常,男人永遠不會拒絕任何對自己有好感的女人?!?p>  聽到白靖嶼這么說,陳汝安抬起頭,瞪著他說:“那你呢,來者不拒?”

  “來者皆拒?!卑拙笌Z身正不怕影子斜,外面亂七八糟的女人他連看都不看一眼,

  陳汝安哼了一聲,“你最好是?!?p>  “我媳婦兒這么好,我怎么可能再去看別的女人?!卑拙笌Z死皮賴臉要去親陳汝安,

  陳汝安有礙司機在,直接用手捂住了他的嘴,

  葉琳很快就過來了,陳汝安也不怕她受傷,直接問:“你打算怎么處理?”

  “就這樣吧,你那天晚上怎么不把他喝死的?”

  “你早說啊?!标惾臧岔樦脑挷缯f,

  白靖嶼聽得頭皮發麻,“有病吧你倆?!?p>  隨后的幾天,陸一鳴一直賴在烤肉店幫忙,晚上再去酒吧兼職,

  硬是要在葉琳面前把這場苦情戲碼演到底,白靖嶼去接陳汝安的時候,發現陸一鳴蹲在店門口吸煙,

  他拿著手機好像是在發消息,白靖嶼不用猜都知道是在其他女人發消息,

  這樣心思的男人他見得太多了,男人現實起來比女人還現實,

  “安安,跟你說個事情?!卑拙笌Z進了店,趁著陳汝安空閑的工夫找她搭話,

  陳汝安喝了口水,隨口問了一句:“啥事?!?p>  “明天叫上你父母,和我父母一起吃個飯,可以不?”

  兩個人復合的事很快傳到白靖嶼父母耳朵里,他們也終于等到了這一天,

  更讓他們驚訝的是白靖嶼催著他們抓緊時間把兩個人的婚事推進,

  就算不管公司也要先把陳汝安娶回家,

  陳汝安被嚇得嗆到,白靖嶼咧嘴笑著幫她拍背,“能見吧?”

  白靖嶼一點也不給陳汝安選擇的機會,明天并不見后天見,后天不見大后天也得見,

  “今晚我問問我爸媽,看他們的時間?!标惾臧灿行╈?,

  他們兩個人的事,陳汝安還沒來得及告訴她父母,現在直接讓他們家長雙方見面,

  真的怕他們被嚇到,

  “要不這樣,今晚我陪你回家,陪叔叔阿姨吃個晚飯,順便聊聊我們兩個人的事?”白靖嶼手臂圈住陳汝安,

  陳汝安歪頭瞧著他,有些疑惑,“白靖嶼,你怎么突然這么著急?你有些奇怪?!?p>  “我怎么能不著急,把你娶回家,安安穩穩地放在家里我才能放心?!卑拙笌Z坦誠地說,

  一晃兩三年過去,也到了成家的年紀,兩年的分開狀態讓白靖嶼煎熬得如同行尸走肉,

  他再也不想擁有那樣的經歷,那滋味真的不好受,

  “行吧,我給我媽發個消息,也該正式把你介紹給我爸媽了?!标惾臧睬榫w特別穩定,

  不過也是,該緊張的應該是白靖嶼,越害怕失去的人手握得越緊,

  “喲,白總這么著急要名分???生怕你女朋友跑了還是咋地?”葉琳在一旁笑話白靖嶼,

  白靖嶼樂得其中,戀愛腦其實蠻好的,明確感受自己愛著的那個人也深愛著自己,

  那感覺特別安穩,

  登門拜訪的禮物早就被準備好了,陳汝安看著滿滿當當一后備箱的煙酒禮品,不知道的還以為搬家的,

  “怎么感覺一切都在你的計劃中?”陳汝安感嘆白靖嶼做事真的滴水不漏,

  表面上是在和她商量,實際上是他一步一步的引導著陳汝安往前走,

  幸虧白靖嶼對她是真心實意的,不然她得被白靖嶼騙得褲衩子都不剩,

  “這叫有備無患,我必須得使出渾身解數才能讓老丈人和丈母娘放心地將自己的寶貝女兒交給我?!?p>  兩個人開著車往老家走,車里的音樂不知道什么時候都換成了甜蜜情歌,

  就連白靖嶼的手機鈴聲都變成歡快的音樂,

  陳汝安一路上的心情出奇的好,

  車穩穩地停在樓下,剛收到陳汝安消息的陳母就開始準備飯菜,

  等他們到了,飯菜都準備的差不多了,

  陳汝安在樓下打了個電話,讓她的弟弟陳奕棋下樓搬東西,

  陳奕棋邊打游戲邊下樓,瞧見白靖嶼下了車,兩個人男人微微對視,頷首算是打了招呼,

  小舅子和姐夫之間,往往會存在微妙的磁場,說不出好也說不出不好來,

  更何況,這個姐夫之前辦的事不太像人辦的事,

  白靖嶼心里明白,一段感情里,再怎么和諧,吃虧的一方終究是女生,

  感情精力的付出沒辦法計量,這兩年的時光陳汝安過的不好,是白靖嶼的錯,

  “沒事,我來搬?!卑拙笌Z沒打算讓小舅子動手,寧可多爬幾趟樓,

  陳奕棋正忙著推水晶,沒想到自己家的水晶被人偷了,輸掉游戲的陳奕棋不耐煩地嘖了一聲,

  陳汝安也開始不耐煩了,“陳奕棋,我勸你開心點,小心我扇你?!?p>  無論在什么年紀,血脈壓制永遠存在,陳奕棋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陳汝安,

  別人說話對陳奕棋來說從來不好使,只有陳汝安的話,如同圣旨,

  “我哪不高興了,我那幾個傻逼隊友今天沒挨我罵完全是因為我今天心情好?!标愞绕褰妻q道,

  白靖嶼只是笑,對陳汝安開玩笑,說道:“你脾氣這么大,以后會不會家暴我???”

  “看心情,你可得小心謹慎地過活?!标惾臧蚕掳鸵谎?,故作兇狠地樣子,

  白靖嶼看著她只覺得可愛,笑得滿眼寵溺,

  陳奕棋在旁邊悄悄觀察,嘴角不自覺地微彎,發現白靖嶼往自己這邊看過來,

  又立馬冷下臉,哼哧哼哧地開始搬東西,

  白靖嶼發現姐弟倆還挺像的,都是面冷心熱的人,

  剛進門,發現陳母已經等在門口了,白靖嶼先開口喊了聲阿姨,

  “來啦,快進來吧,來吃飯怎么還買那么多東西,不年不節的,花那么多錢干什么?!?p>  陳母看著一堆堆被搬進來的東西,多多少少猜出來過年的時候,是誰送的年禮,

  “應該的?!卑拙笌Z客氣地說道

  兩箱茅臺還有二十多條煙,還有其他營養品和護膚品,看得出來白靖嶼花了很大的心思,

  就連陳奕棋他都照顧到了,

  一雙限量版的球鞋就已經能夠收買陳奕棋的心了,白靖嶼也不可能只給他買了一雙鞋,其他名牌衣服還有一臺游戲機,

  把這位小舅子收買得服服帖帖的,

  陳父正在廚房忙得熱火朝天,陳汝安去廚房找他,

  “喲,來了???”陳父撤下圍裙,去見人,

  讓白靖嶼驚訝的是,陳汝安的父母都很歡迎白靖嶼的到來,

  “伯父?!?p>  “快坐吧,還有個湯做好就可以開飯了?!标惛感呛堑?,是位隨和的長輩,

  白靖嶼也不可能就這么干坐著,跟著陳父往廚房里走,被陳父連忙攔住,

  “今天就讓我露一手吧,讓你嘗嘗我的手藝,下次有機會,再嘗嘗我未來女婿的手藝?!?p>  聽到陳父這么說,白靖嶼一顆忐忑的心終于放下來,

  “先吃點水果吧,安安突然發消息過來說要回家吃飯,也沒來得及準備,家常便飯,不值當你這么破費的?!标惸刚泻舭拙笌Z坐下,笑開了花,

  白靖嶼坐到旁邊的沙發上,陳汝安和陳奕棋盤腿坐在地毯上研究游戲機怎么玩,

  “是我唐突了,突然要來家里吃飯,本來應該早就來拜訪的,但工作上有些忙,也就一直耽擱著?!卑拙笌Z坐的端正,肉眼可見的緊張,

  說話間,陳父的湯端上了餐桌,“好了,都過來吃飯吧?!?p>  一場略帶尷尬的晚飯終于開始,白靖嶼覺得從來沒有如此緊張過,比任何應酬談判都要緊張,

  “陪我喝兩杯?”陳父拿出兩只酒杯,一杯放到白靖嶼面前,

  “爸,他不能喝酒?!标惾臧膊幌胱尠拙笌Z喝酒,

  白靖嶼雙手端起酒杯,看著陳父倒酒,笑著說道:“沒事,我酒量還行?!?p>  酒過三巡,陳父明顯是喝高興了,很少有人能陪他喝喝酒嘮嘮嗑了,

  “小白啊,今天很歡迎你來我們家做客,我這姑娘啊,管我管的比較嚴,平日里既不讓我抽煙又不讓我喝酒,平日里那點愛好全都被禁止了?!?p>  “以后我陪您喝?!卑拙笌Z白酒下肚臉色不變,

  陳父擺擺手,臉上有了些醉意,“你來我是歡迎的,但我作為東道主,我請你喝酒是我應該你,今天你搬的這些煙啊酒啊,我不能收?!?p>  白靖嶼聽罷微微一愣,連忙給酒杯續上酒,“伯父,這些煙酒是我孝敬您的,作為晚輩,是我應該做的?!?p>  “我知道你的心意,我也心領你的好意,但你的錢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沒必要給我這個戒煙戒酒的人送那么多,拿回去用來應酬也比放在我這的好?!?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