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現代言情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第三十四口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是溫鎏啊 3340 2023-08-02 22:51:45

  “睡不著?”白靖嶼開了床頭燈,“既然睡不著,那我們就聊聊吧?!?p>  聊聊今天的事,

  陳汝安也知道沉默耍情緒是戀愛大忌,她也挺想聽聽白靖嶼說什么,

  “今天和我吃飯的事大領導,我不能拒絕,下午突然來了我辦公室,我也措手不及?!?p>  白靖嶼實話實說,

  道理都懂,但情緒難自控,

  陳汝安沒有吱聲,想聽他繼續說,

  “我知道你心里不開心,但你不開心,可以等我應酬回家之后,打我也好,罵我也好,怎么能跑去酒吧喝醉酒?你不是成心讓我生氣嗎?”

  這會陳汝安不愿意了,本來是白靖嶼放了她的鴿子,他反倒開始數落起她的錯了,

  “我去哪是我的自由,你管得著嗎?”陳汝安又開始生氣了,翻了個身,背對著白靖嶼,

  白靖嶼嘻嘻笑了兩聲,往她那挪,又靠緊陳汝安,

  “你看你現在這樣子多好,生氣了就表現出來,自己憋著為難自己就好了嗎?”

  陳汝安不樂意白靖嶼挨著自己,坐起身垂眸盯著他,小嘴一撇,開始發泄了,

  “我是憋著不愿意說,我怎么說?我讓你不管那個大領導,放了大領導的鴿子來陪我,你會陪我嗎?”

  “你想讓我陪嗎?”白靖嶼也坐起身,直視她的眼睛,

  “什么?”

  白靖嶼只是笑,牽住陳汝安的手說:“安安,以前我能親身感受到你真的喜歡我,但自從我們復合之后,我總覺得我們之間不再像以前那樣親密?!?p>  不知道是陳汝安變了還是他們這段感情變了,只有付出真心的人才會對感情里的變化敏感,

  白靖嶼心里害怕,害怕再次失去陳汝安,可是越是想要握住的東西,越是容易失去,

  好幾次夢見他找不到陳汝安,每每都是被嚇醒,

  “你有點反客為主了?!标惾臧膊恢腊拙笌Z為什么會這樣想,他從來不是會在感情里患得患失的人,

  “沒有,我工作上的事我會調整好,現在我們來談談我們之間的感情?!卑拙笌Z眼神里帶著嚴肅,又有些渴望,

  復雜的情緒讓陳汝安誤以為白靖嶼被人奪舍了,

  “你覺得我不接受你的話,你會出現在我的家里,還睡在我的床上嗎?”陳汝安有些無奈,動情的男人也會胡思亂想嗎?

  “那你和我吵一架,不然我心里不踏實?!卑拙笌Z往陳汝安面前湊了湊,

  陳汝安實在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無奈,“實在不行我打你一頓吧,這樣你更踏實?!?p>  “也行?!?p>  “……”

  深夜寂靜,兩個人只望著對方的臉,心里的情緒不知道怎么表達,

  捫心自問,陳汝安對白靖嶼的愛,要比白靖嶼對陳汝安的愛要更多一些,

  她怎么舍得去罵他,更不舍得去打他,

  陳汝安輕嘆一口氣,說道:“我一直深愛著你,就算你不辭而別,往后的日子也一直愛著你?!?p>  她頓了頓,有些哽咽,繼續說道:“我其實打算的是如果這輩子沒有你,那我以后的日子獨自生活也無所謂?!?p>  白靖嶼聽了她的話,心里微微顫動,連忙摟住她,“我是混蛋,對不起,安安,是我讓你受委屈了?!?p>  愛不愛的,陳汝安也只有借著酒勁才能說出口,

  雙商在線的白靖嶼在陳汝安面前無計可施,只含情脈脈的盯著她不知道該說什么

  臥室光線昏暗,陳汝安只覺得身體發熱,滿是醉意的嘿嘿笑了兩聲,

  “阿嶼,我想要你?!闭f著就開始撩睡衣,

  “又脫衣服,又脫衣服!”白靖嶼真的拿陳汝安一點辦法都沒有,

  這次他沒有如陳汝安的愿,只想好好的聽一聽她心里的想法,

  被拒絕了的陳汝安也沒太大的反應,下巴搭在白靖嶼的肩膀上迷迷糊糊睡著了,

  白靖嶼無奈嘆氣,扶她躺下蓋好被子,側身看著她的睡顏,想在看珍寶一般,生怕吵醒她,

  李總出完差回來去接李鐘夏,李鐘夏從飯店出來,瞧見陳汝安和白靖嶼從不遠處走來,

  “小嬸嬸,我要回家啦?!?p>  “小李同學,沒事來我家玩???”陳汝安突然有些舍不得李鐘夏,

  李鐘夏撇撇嘴,說道:“你家太小了,讓我爸爸送你一套房子,以后我們倆人住?!?p>  “你在那胡說八道什么的?”白靖嶼聽不下去了,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

  李總在旁邊哈哈直笑,說道:“房子是小事,陳小姐如果有喜歡的小區可以和我說,就當是你幫我照顧李鐘夏的謝禮?!?p>  “李總你別嚇我了,我沒幫什么忙,是李鐘夏不嬌氣,在我那多少讓他受委屈了?!标惾臧舱娴幕炭?,

  什么家庭,隨手一個謝禮就要送人家房子,

  “李總,你說這話可是打我的臉啊?!卑拙笌Z笑著開玩笑,

  幾個人說說笑笑告別,白靖嶼帶著陳汝安去公司,

  一大早上白靖嶼就和陳汝安說好了,以后他就帶著陳汝安去公司,這樣既能忙工作,又能陪著陳汝安,

  陳汝安本來不樂意,但禁不住白靖嶼的軟磨硬泡,

  兩個人牽著手進了公司的大門,前臺小姐瞧見老板帶著一位精致漂亮的女生走進來,

  失落的同時難免八卦起來,

  趁著上樓送資料的空隙,前臺小姐和財務的大姐聊了起來,

  “姐,我們老板什么時候談的戀愛???”

  財務大姐本來挺忙的,但怎么也得抽空和前臺小姐八卦八卦自家老板的愛情史,

  “你來得晚,不清楚情況,我們白總心里一直裝著他的那位女朋友,這段時間才復合,也算坎坎坷坷的一對了?!?p>  “那之前為什么分手???”前臺小姐好奇心來了,

  “這事你就不要多問了,反正不存在誰背叛誰就是了?!?p>  “哦?!?p>  前臺小姐淡淡回了一個字,混跡職場多年的財務大姐閱人無數,面前這個小姑娘的心思一看便知,

  “小妹妹,這么跟你說吧,能讓白總惦記這么多年的女人絕對不是簡單的人物,我們這種普普通通的打工族是不可能觸碰到白總一點衣袖的?!?p>  陳汝安的形象似乎在他們心里被神魔化了,她自認自己并不是什么厲害人物,

  白靖嶼身上的濾鏡太強了,任誰知道他的身份,多多少少都會沾點討好與奉承,

  但在陳汝安眼里,他只是一個正常男人,

  大多的關系無非就是真心換真心罷了,

  身子骨特別懶的陳汝安看見白靖嶼那么忙,她都覺著累,趁著他打電話的功夫,躲進他的休息室躺下了,

  看了會手機,困意涌上來,一不小心睡著了,

  沒過多會兒,被白靖嶼吵醒,休息室沒有開燈,光線從門外傳來,又很快被門擋住,

  白靖嶼摸索著爬上床,將陳汝安摟進懷里,深深呼出一口氣,

  “現在看到我平時有多忙了吧,太累了?!?p>  陳汝安沒有吭聲,抬臉將唇貼緊他的唇,沒有用力,只輕輕地廝磨著,

  兩個人還沒溫存多久,白靖嶼的手機又響了,

  白靖嶼被嚇了一跳,坐起身來接了電話,陳汝安昨晚的酒還沒醒徹底,埋進被子里又睡了過去,

  就這樣,陳汝安陪白靖嶼上了幾天班,覺得實在是太無聊了,

  她坐到白靖嶼對面,說道:“實在不行你給我找點事做吧,我實在太無聊了,給你們打印文件都行?!?p>  “那不行,你就這么陪著我就好?!?p>  “……”

  白靖嶼趁熱打鐵,繼續說道:“那要不這樣,你可以不來陪我上班,但條件是你得搬來我家住?!?p>  “我不要?!弊约盒「C住得好好的,搬家那么麻煩的事,陳汝安才不干,

  “真不怪李鐘夏不愿意住你家,我住著都覺著憋得慌,你要是不愿意來我家,那我就給你重新買套房子,我最近看好一套大平層,等裝修好了,我們可以住在那?!?p>  “你有病???你不愿意住我那,那你就回你自己家住,我逼你住我那的嗎?”

  “你得跟著我回我家住,你看你那小區的安保保潔,還有那個社區群里,什么幺蛾子的都有,有人家做飯太香了都有人在群里投訴的,住的能是正常人嗎?”

  白靖嶼忍得已經很久了,每天去陳汝安家,車都進不去,

  “那我住你那,我就可以不用來上班了?”陳汝安試探地問道,

  “嗯?!卑拙笌Z回答得干干脆脆,

  “行吧,這兩天我收拾收拾?!?p>  “不用收拾,我那什么都有,找幾件換洗衣服過去就行?!?p>  白靖嶼計謀得逞,當天晚上就把人帶進了自己家,

  住回自己的家,白靖嶼終于能痛快地喘口氣了,晚上叫了劉子汌還有其他的幾個朋友來家里吃飯,

  也叫了葉琳,

  說起葉琳,陳汝安有些沉默,白靖嶼心里了然,那晚陳汝安在酒吧把陸一鳴灌得不像個人,

  葉琳因此生了陳汝安的氣,

  “寶貝,這事我不得不說你,人家小伙子也沒招你惹你,干嘛那樣灌人家?!卑拙笌Z語氣盡量溫和,

  生怕語氣重了,又把人氣走了,

  “你不懂,那小子動機不純?!标惾臧灿袝r候單純得很,說話還帶著些孩子氣,

  白靖嶼寵溺地笑著說道:“我知道你是為了葉琳好,怕她被人騙了,但葉琳不是傻子,她可比你精?!?p>  陳汝安不解地看向他,白靖嶼耐心地向她解釋:“那小子確實圖錢沒錯,但葉琳難道就不圖他什么嗎?”

  陳汝安摟住白靖嶼的腰,額頭抵著他的下顎,想了想,回答道:“圖他年輕有活力還是活好?”

  白靖嶼被她逗笑,捏了捏她的鼻子說:“葉琳年紀也大了,年紀輕的弟弟不像我這年紀大的,人家主打的就是一個輸出情緒價值?!?p>  “你年紀又不大?!标惾臧膊粯芬饴牥拙笌Z這么說,

  “嗯,我這種不會甜言蜜語的人也就只能給你我所有的一切,說句實在的,感情里面,不存在誰吃虧或者誰不吃虧,都是相互的?!?p>  “我只要你?!标惾臧驳谋蹚澗o了緊,

  白靖嶼摸了摸她的頭發,彎著嘴角嗯了一聲,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