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現代言情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第三十口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是溫鎏啊 3137 2023-07-14 22:17:22

  陳汝安到底還是小瞧了一年級小學生的威力,他的司機如約把小孩送達陳汝安家樓下,

  小屁孩叫李鐘夏,背著小書包仰臉瞧著陳汝安,

  “你就是我的小嬸嬸?”李鐘夏聲音還帶著稚氣,

  “什么?”陳汝安微微一愣,不明白李總怎么向他介紹自己的,“你可以叫我安安姐姐?!?p>  “不能吧,等我長到你這么大的時候,你應該都老了吧?應該叫阿姨才對?!?p>  “……”

  李鐘夏一臉的天真無邪,但說的話字字戳心,

  也罷,不用等他長大,現在的陳汝安也是一把年紀的人了,

  “隨便你怎么稱呼我吧,先上樓吧?!标惾臧泊┲?,披了件外套,伸手揉了揉李鐘夏的腦袋請他上樓,

  陳汝安的家三室一廳,總共一百二十多平,去掉公攤面積也就八九十平,

  她一個人住完全足夠,

  但住慣了大平層的李鐘夏一進來就開始嫌棄,

  “小嬸嬸,你家怎么這么小???”他環顧一圈,坐在沙發上有種不想繼續待下去的表情,

  陳汝安從冰箱里拿出一堆零食放到茶幾上,坐到他對面說:“小嬸嬸的經濟條件只能買得起這么大的,你別嫌棄,要是住不習慣我就陪你回你家住,好不好?”

  從小嬌生慣養的小少爺乍一換了環境,難免有些不習慣,陳汝安也能理解,

  出乎她的意料的是,李鐘夏沒有開口說要走,他撕開一包薯片說:“我家還不如你家呢?!?p>  李鐘夏的家在A市最貴的小區里,三百多平的大平層光是裝修就花了好幾百萬,

  陳汝安沒聽出來李鐘夏這話是什么意思,盤腿坐在地毯上看著李鐘夏在那暗自傷神,

  這時候電話響起來,是白靖嶼打來的,

  “小屁孩怎么樣?老不老實?”白靖嶼熟悉李鐘夏,是個十足的混世小魔王,

  “挺乖的?!标惾臧踩鐚嵒卮?,

  “真的?”白靖嶼不太相信,

  “真的,等會帶他去烤肉店吃飯,你有空去嗎?”陳汝安看了一眼時間,馬上要吃中午飯的時間了,

  白靖嶼那邊思慮了一會兒,說:“嗯,有空,我把事情處理完就去?!?p>  “好?!?p>  兩個人掛了電話,李鐘夏眼睛亮亮的望著陳汝安,

  “小嬸嬸,我們要去烤肉店吃飯嗎?”

  “嗯,你想去嗎?不想去我可以在家做飯給你吃?!?p>  陳汝安突然反應過來,越是有錢的人越注重飲食,外面那些亂七八糟的飯店他們從來不會踏足,

  那位白靖嶼就是例子,要不是因為陳汝安開的烤肉店,他絕對不會去吃什么烤肉,

  “我想去?!崩铉娤氖掷锏氖砥膊怀粤?,跳下沙發,從書包里翻出一個小密碼盒,

  輸了密碼拿出一沓現金,一臉欣喜地說:“小嬸嬸你要是沒錢,我可以請你吃?!?p>  得,這小家伙下意識認為陳汝安是個窮光蛋了,

  陳汝安噗嗤笑出聲,讓他把錢收好,“小嬸嬸請你吃烤肉的錢還是有的,你放心?!?p>  到了烤肉店,李鐘夏肉眼可見地開心了,他長著一張圓乎乎可可愛愛的臉,實打實的小正太,

  “哎喲,這誰家的小孩?”店里收銀瞧見陳汝安領著一個小孩,難免有些好奇,

  “朋友家的孩子,我幫忙照看幾天?!标惾臧舱伊艘粡埧坷锏牟妥?,讓李鐘夏坐在里面,

  葉琳從后廚出來發現陳汝安已經來了,她脫了圍裙坐到陳汝安對面,

  敲了一眼李鐘夏,咧嘴逗他,“小孩,還記得我嗎?”

  “葉琳阿姨?!崩铉娤男宰影亮诵?,但從來不會沒教養,

  葉琳也太樂意,嫌棄他把自己喊老了,陳汝安笑著打趣她:“他要是叫你姐姐,那你叫李總什么?”

  這不就亂了輩分了么,

  兩個人正說笑間,白靖嶼進了烤肉店,

  “小子,你和葉琳坐一邊?!卑拙笌Z一邊說著一邊把他從座位里面拎出來,

  “我不,我要和小嬸嬸坐在一起?!崩铉娤膾暝辉敢馄饋?,

  白靖嶼突然笑出聲,問道:“你問她叫什么?”

  “小嬸嬸啊?!崩铉娤目s在里面的座位上,并不覺得自己的稱呼有錯,

  他喊白靖嶼叔叔,喊陳汝安自然是嬸嬸,這是李總走之前在家這么教他的,

  “行了,讓他坐這吧,坐哪不都一樣?!标惾臧泊驁A場,一個大人和小孩計較什么,

  沒辦法,白靖嶼別別扭扭地和葉琳坐在一起,兩個人中間隔了有一米多遠,

  如果餐桌還能長些,兩個人坐得還能更遠,

  點的菜很快上齊,陳汝安注意力全在李鐘夏身上,受人囑托,生怕怠慢了小孩子,

  白靖嶼用生菜包了肉還有配料,遞到陳汝安嘴邊,陳汝安拿在手里沒有吃,

  看到李鐘夏手里的肉吃完了,便將自己手里的肉給了他,

  瞧見這一幕的白靖嶼嘖了一聲,喝了口水,

  “安安,我跟你換個位置,我照顧李少爺吃飯?!?p>  “沒事,我來就好?!?p>  “不行,我來?!?p>  拗不過白靖嶼,陳汝安只好起身和白靖嶼換了位置,

  “你最好乖乖聽話,不然我告訴你媽在外面吃飯?!卑拙笌Z嚇唬李鐘夏,

  李夫人愛子如命,從小錦衣玉食,從來不讓他吃外面的食物,去飯店都是自己帶食材過去讓廚師現做,

  李鐘夏被保護得太好,越是這樣,他對外面的世界越是好奇,

  今天這頓烤肉是他短短幾年人生里的第一次烤肉,吃得完全是個新鮮勁,

  “你不會的,你不會讓我的小嬸嬸為難的?!崩铉娤哪X瓜子好使得很,

  原本李夫人就不愿意李鐘夏在外面吃飯,陳汝安這會帶著他吃烤肉,

  被李夫人知道了,難免會惹得她不高興,

  白靖嶼自然不會去向李夫人告狀說自家女朋友帶李鐘夏去吃烤肉,

  不知情的陳汝安要是知道李夫人之前的做法,自然也不會帶著李鐘夏去吃烤肉,

  “他是不是有什么吃了過敏的東西?”陳汝安怕吃出什么事,心里一驚,

  白靖嶼重新給她包了塊肉,說道:“沒有,他媽媽純粹就是覺得外面的吃的不干凈?!?p>  “我們家的食材可都是干凈衛生的,我們自己都吃,能臟到哪里去?!?p>  這話被葉琳聽著可就不愿意了,做老板的就不愿意聽那些話,

  陳汝安小心謹慎,錄了一個小視頻發給李總,交代了小孩子今天吃了什么,

  過了好久,李總才回了她一個OK的表情,

  下午陳汝安陪李鐘夏在商場抓了一下午的娃娃,快到午飯的時候李鐘夏玩累了,依偎在她的懷里睡著了,

  一年級的小朋友已經相當重了,陳汝安抱不動,給白靖嶼發了個消息,讓他司機過來接,

  白靖嶼回了她一個好的,

  過了半個小時,來的是白靖嶼,

  “你怎么來了?”陳汝安微微驚訝,

  白靖嶼覺得莫名其妙,“我怎么不能來?”

  他單手接過陳汝安懷里的李鐘夏,另一只手牽住陳汝安的手,

  往商場出口走去,

  白靖嶼的手暖暖的,陳汝安安安靜靜地跟著他,旁邊路人是不是投來羨慕的目光,

  陳汝安突然笑道:“他們會不會以為我們是一家三口???”

  白靖嶼也跟著笑了,“難免會這樣想?!?p>  兩個長相出眾的人帶著一個漂亮的娃娃,在哪都格外養眼,

  隨后兩個人都沒有再多說什么,

  白靖嶼把兩個人送回家,喝了口水轉身準備出門,

  “今晚有個應酬,應酬結束可以住你這嗎?”

  陳汝安給李鐘夏蓋好被子,點頭說好,

  她知道白靖嶼每次喝完酒會特別難受,有個人在身邊照顧,多少好受點,

  臨走白靖嶼親了親陳汝安的唇,彎起嘴角笑了一聲出了門,

  這畫面就像一對年輕夫妻的生活常態,陳汝安微微失神,

  怎么回事,李鐘夏有什么神奇的魔力,讓兩個人突然有了一種想要安定下來的想法,

  本來想等李鐘夏醒來一塊吃飯,可這孩子好像不認床,有要一覺睡到天亮的架勢,

  陳汝安餓得受不了了,自己煮了一碗螺螄粉,吃完洗了澡窩在床上看電影,

  不知不覺迷糊犯困蜷縮著睡著了,

  半夢半醒間,聽見有人進了自己的房間,不用想都知道是白靖嶼,

  白靖嶼帶著一身酒氣坐到陳汝安床邊,定定地盯著她看了一會兒,

  察覺到白靖嶼幫自己關了電視,陳汝安迷迷糊糊睜了眼,

  “回來了?”沒開燈的房間光線昏暗,陳汝安摩挲著去找燈的開關,“幾點了?”

  “快十二點了?!卑拙笌Z說著握住陳汝安的手,霸道地俯身壓住陳汝安,

  “安安,生個孩子吧?!?p>  一時間,陳汝安瞬間清醒,這家伙喝酒喝瘋了吧,

  “你喝多了,別胡說八道?!标惾臧餐屏送扑募绨?,力道不是很重,

  在這白靖嶼看來有些欲拒還迎了,他放肆地親了上齊,

  帶著酒氣的氣息侵襲過來,原本就迷糊的陳汝安身子軟了下來,

  深夜寂靜,整個房間只能聽見兩個人急促的喘息聲,

  然而稚嫩的童聲打破了這曖昧的氛圍,

  “小嬸嬸,我餓了?!?p>  床上的兩個人被嚇得一機靈,白靖嶼猛地爬起來,茫然里帶著些許不悅,

  剛才進來的時候忘記關臥室的門了,

  平時哪里有那個習慣,以往家里就白靖嶼和陳汝安兩個人,臥室大敞著都不會有人打擾,

  這會兒多了一個小孩,白靖嶼一點都不習慣,

  方才想要小孩的想法被李鐘夏徹底給打破了。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