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現代言情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第二十九口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是溫鎏啊 3034 2023-07-02 18:25:52

  “啊,輕點?!标惾臧策矄吻箴?,

  白靖嶼緊緊貼著陳汝安,含糊不清地說著曖昧的話,

  既然知道了大小姐圖自己的身體,那不得努力討大小姐的歡心,

  第二天起來,白靖嶼不見人影,

  有時候不得不佩服,白靖嶼精力是真的旺盛,忙活了一晚上,還能一大早起來去忙工作,

  陳汝安躺在快中午才起床,到了新店發現葉琳在那,葉琳轉頭看見陳汝安,走過去摟住她的肩膀,

  “我聽說白靖嶼的前女友來了?還潑了你一身水?”

  “嗯,不過沒潑我一身水,就一小杯水,嚇唬人呢?!标惾臧蚕肴ベI奶茶喝,

  這件事她并沒有放在心上,只覺得是一個小插曲,這換做其他但凡有點心機的女人,

  不得哭唧唧地去找白靖嶼討憐愛,潑一小杯水也得說成潑了一身水,

  葉琳罵她不懂耍女人的手段,搞得她段位很高一樣,實際上單身狗一枚,

  “那天我要是在場,我絕對一桶水從她頭上潑到腳底,誰給她的膽子,敢潑你?!比~琳越說越生氣,

  陳汝安在奶茶店排隊,哈哈笑了兩聲,說:“你看你,還說我不懂女人的手段,你自己都要和人干架?!?p>  兩個人正說話間,劉子汌拎著瓶水走過來,

  陳汝安看了一眼他,彎彎嘴角沒有說話,她心里清楚,劉子汌那個大嘴巴肯定把昨天的事仔仔細細地說給葉琳聽了,

  但葉琳的重點放在了馮圓潑陳汝安水上面,至于好色這一說,葉琳見怪不怪,

  不好色那就出家當尼姑好了,

  劉子汌覺得正在裝修的店鋪味道熏人,攬著葉琳的肩膀走遠了一點,說道:“嶼哥讓我來接你們,中午有個飯局?!?p>  “我們?”葉琳覺得奇怪,“什么飯局得讓我和陳汝安一起上?”

  這飯局上來了位何方神圣?生怕灌不死對方?

  “嶼哥他爸?!眲⒆託龀~琳眨巴眼,

  葉琳瞬間明白了劉子汌的意思,拐彎抹調的哦了一聲,挽住陳汝安的肩膀準備帶她走,

  “你倆什么意思?”陳汝安覺得肯定有事,

  “哎呀,走吧,餓了,走,吃飯去?!比~琳也不解釋,拽著陳汝安就走,

  陳汝安覺得奇怪,這一上午白靖嶼都沒給她發一條消息,只以為他是在忙,

  但現在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到了飯店門口,陳汝安一眼便看到等在門口的白靖嶼,

  “你上午干啥去了?”陳汝安下了車,邊問邊往飯店里走,

  白靖嶼如實回答:“我去接我爸了?!?p>  “什么?”陳汝安心下一驚,想必陳爸現在已經在飯店坐下了,

  她頓住腳步,往轉身往飯店外走,卻被白靖嶼摟住腰,

  “沒事,我爸今天來是因為我公司的事,這會兒到了飯點,就想著一起吃得了?!?p>  “你為什么不提前和我說?”

  “提前說不是怕你不來嘛?!卑拙笌Z笑得賤兮兮的,

  在長輩那里,陳汝安是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在白靖嶼面前她可以甩臉色,但給長輩的尊敬,陳汝安做到了極致,

  “你今晚回自己家睡吧?!标惾臧驳攘艘谎蹝觊_白靖嶼的手臂往電梯方向走去,

  “哎,別呀,親愛的,我錯了?!卑拙笌Z不愿意,寸步不離地跟著陳汝安,

  可等電梯門開了的時候,電梯里的人讓白靖嶼的臉瞬間拉了下來,

  “嶼哥?”馮圓站在電梯里,一臉驚喜,

  陳汝安淡淡地瞥了一眼馮圓,側身進了電梯,隨后甩下一句話,“她好像有話和你說,不打擾了?!?p>  后面進來的葉琳和劉子汌瞧見這一幕,臉上的表情各異,

  葉琳哼哼兩聲,“終于被我碰到了,可以和這位馮小姐好好算算賬了?!?p>  還沒走兩步便被劉子汌拉住,“你快別去湊那個熱鬧了,嶼哥他自己會處理的?!?p>  馮圓出了電梯,笑得雙眼微彎,“嶼哥,能陪我聊會兒嗎?”

  “抱歉,沒時間,我女朋友要去見我的父親,我得去陪著?!卑拙笌Z看到陳汝安一個勁地按電梯的關門鍵,只無奈地笑,

  正當白靖嶼要上前攔住電梯門的時候,被馮圓拽住了衣袖,

  白靖嶼下意識地甩開馮圓的手,動作很大,把馮圓嚇了一跳,旁邊人都注意到了這個動作,

  包括陳汝安在內,

  “嶼哥,你就這么嫌棄我嗎?”馮圓眼圈瞬間紅了,眼淚啪嗒啪嗒往下掉,

  白靖嶼冷眼看著她,整個人看上去理智又無情,“我女朋友就在我面前,你抓我的胳膊會惹得我女朋友不高興?!?p>  話音剛落,電梯的門徹底關上,陳汝安方才因為白靖嶼瞞著她的鬧得小別扭徹底煙消云散,

  坦蕩如白靖嶼,沒有的事就是沒有,有發生的事他也會直接說出來,

  葉琳和劉子汌也很快上了樓,唯獨白靖嶼還沒有上來,

  陳汝安坐在休息區等他,葉琳雙手環胸站在她旁邊,忍不住開口:“要不要問問他們在干嘛?”

  “不用,今天過后,馮圓不會再來糾纏了?!标惾臧餐嬷謾C殼上的流蘇配件,

  葉琳不放心,“你就這么相信白靖嶼?”

  “相信?!标惾臧不卮鸬酶纱?,

  沒過幾分鐘,白靖嶼從電梯里出來,陳汝安起身走到面前,

  “走吧?!?p>  “嗯?!?p>  白靖嶼牽住陳汝安的手,往包廂走去,葉琳雙手環胸,看著兩個人,嘖嘖感嘆兩聲,

  白父表面上看著有些嚴肅,看到陳汝安進來,微微頷首,

  “伯父好?!标惾臧参⑽⒐?,笑著和白父打招呼,

  “你好,請落座?!卑赘笍澠鹱旖切α诵?,盡量保持隨和,怕陳汝安害怕自己,

  轉頭看到白靖嶼,白父有些心疼自家兒子,“你怎么瘦了那么多?”

  白靖嶼沒有吭聲,幫陳汝安拉開椅子讓她坐好,隨后自己坐到陳汝安旁邊,

  “最近事情太多,嶼哥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眲⒆託鲆踩肓俗?,

  加上葉琳還有合伙人李總,一共六個人,權當吃一頓家常便飯,

  李總也是豪爽的人,和白父也是老相識,知道白父遠道而來,必定要盡地主之誼,

  白父酒量很好,李總也不相上下,一來二去,也就都喝高興了,

  白靖嶼沒喝酒,面前連個酒杯都沒有,一個勁地照顧陳汝安吃飯,

  平日里,除了應酬,白靖嶼滴酒不沾,酒在他眼里就是毒藥,只有不得不喝的時候,他才會硬著頭皮喝,

  合伙人李總三十出頭,不到四十,家庭美滿,事業有成,是所有人眼里最成功的人,

  白靖嶼年少有為,也是人間翹楚,但唯獨婚姻一直沒有著落,也是家里老人最犯愁的事,

  現在身邊終于有了人,家里人既開心又著急,

  但瞧著兩位主人公悠然自在,絲毫沒有著急結婚的意思,白父也忍住要說上兩句,

  “成家立業是男人最重要的兩件事,我們家浩子有時候一根筋,工作的時候一心撲在工作上,可這工作永遠沒有完,也該找個人分擔一下?!?p>  “白叔,年輕人有年輕人的想法,我雖然不比小白大幾歲,但和他們還是有代溝的?!?p>  李總打圓場,“日子是他們過的,他們知道什么樣的生活狀態最舒服,要是硬要他們改變現狀,反而本末倒置?!?p>  “哎,李總,這還真得看個人,我想結婚,但人家不和我結啊?!眲⒆託鲩_始插話,

  白父隨口問了一句,“小劉有目標了???”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眲⒆託鲑u了個小關子,

  在場的女性除了陳汝安就是葉琳了,任誰都猜出來是誰了,

  “你在那胡說八道什么?”正埋頭吃飯的葉琳不樂意劉子汌cue自己,當住長輩的面懟他,

  白父只是笑笑,“有了合適的對象就抽時間定下來,都到年紀了?!?p>  別人怎么樣,白父不會多說什么,這話是說給白靖嶼聽的,

  白靖嶼只是低頭笑,他怎么不想呢,可是大小姐的金口難開,

  “對了,正巧今天過來,我有點私事要和白總商量?!崩羁偛黹_話題,說起他的事,

  白靖嶼回道:“啥事?”

  “這幾天我要出趟差,趕上我老婆因為她母親生病會老家照顧,我這一走,家里小兒子就剩保姆看著,我不放心,我想能不能麻煩陳小姐幫忙照顧幾天?”

  請陳汝安照顧小孩,和白靖嶼商量什么?

  陳汝安放下筷子,很爽快地答應了下來,

  畢竟之前白靖嶼在高速上出車禍的時候,是李總幫的忙,

  “那就先謝謝了,小兒子有點調皮,要是闖了禍什么的,該打打,該罵罵?!?p>  “沒事,我也沒啥事,帶他玩幾天?!?p>  一頓飯下來,葉琳和劉子汌喝得爛醉,把兩個人全都送回家之后,白靖嶼開車先把陳汝安送回家,

  回家的路上,白靖嶼開口叮囑:“李總家的那個小子不是一般的調皮,你管不了的話就和我說,我幫你管他?!?p>  “一個小孩子能有多難管?!标惾臧膊灰詾橐?,一年級的小孩子,頂多哄一哄騙一騙就好了,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