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現代言情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第二十五口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是溫鎏啊 3180 2023-06-21 08:12:00

  一個人想要占據另一個人的世界,只需要很短的時間就行,

  和葉琳逛完街回到家,感覺家里空蕩蕩的,白靖嶼給她發的消息是一個小時前,

  趁著空隙時間給她發的消息,明天早上五點就往家回,

  正恍惚間,陳母打來電話,

  “安安啊,明天有事沒???”

  “明天應該沒啥事,怎么了?”

  “哦,你姑姑給你介紹了一個對象,你要不要回來相見相見?”

  一時間,陳汝安無奈地笑了,“不見了吧,也不必讓姑姑費心了?!?p>  她現在還沒到相親那種地步,

  可陳母不肯放棄,“安安啊,你也年紀不小了,對方家庭我都問清楚了,父母是雙職工,家里就他一個男孩,也是體制內的,長相也還行,就當是給你姑姑一個面子,走個過場也行?!?p>  “好了,媽,我還有事,不和你說了?!?p>  陳汝安懶得多說推辭的話,敷衍幾句便掛了電話,

  她窩在沙發上盯著白靖嶼的聊天頁面發呆,腦子一直在想她現在和白靖嶼到底是什么關系,

  不清不楚,曖昧對象?

  就算她沒有白靖嶼這個曖昧對象,陳汝安也不會去見那位體制內男孩,

  這輩子心動過一次就好了,

  可能因為逛街累了,陳汝安窩在沙發睡著了,可能是睡得不舒服,一晚上做了好幾個惡夢,

  醒來發現才三點,還有兩個小時,白靖嶼就往家回了,

  窗外還是漆黑一片,陳汝安挪到床上,準備再睡個回籠覺,可翻來覆去,怎么也睡不著了,

  索性起床不睡了,看了會電視劇時間不緊不慢的消磨過去,

  不到五點,白靖嶼發了一條消息過來:準備回去了。

  陳汝安也清醒了,幾乎秒回:路上注意安全。

  白靖嶼:沒睡還是已經醒了?

  陳汝安:三點就醒了。

  白靖嶼:再睡會,睡醒了我就到家了。

  陳汝安:好。

  她嘴上答應著,實際上根本就睡不著,五六個小時的車程,到家差不多快要中午了,

  換了衣服開車出了門,天還沒亮,早市便人挨人,陳汝安從東市逛到西市,買了一堆新鮮食材,

  費力地將食材塞進后備箱之后,看見時間還早,便買了兩份早餐,開車直奔葉琳家,

  “開門,該吃早飯了?!?p>  葉琳一臉幽怨地開了門,直接開罵了,“你是不是有病???這才幾點???”

  陳汝安側身進了葉琳家,把手里的粥還有油條放到桌上:“好心當成驢肝肺,給你來送早餐還得被你罵?!?p>  “你是不知道,我剛睡著沒一個小時,就被你一通電話吵醒,昨晚在酒吧太吵了,我把手機調成最大音量,你能想象剛才那手機來電鈴聲的動靜嗎?嚇得我魂飛魄散?!?p>  “你昨晚去酒吧了?”陳汝安抓到了重點,

  葉琳意識到自己又說漏嘴了,立馬閉嘴,陳汝安咬了一口油條,開始審問她,

  “你的卡不是被你哥停了嗎?有人請你去的?男的女的?”

  “不是,你怎么跟我哥一樣,我這么大歲數了,還能被人騙了不成?”

  “我看這早飯你也別吃了,接著睡啊,我想辦法聯系你哥,跟你哥聊聊?!?p>  這下葉琳慌了,連忙上前,說道:“可別了,實話和你說了吧,是你男朋友給我辦的卡?!?p>  “什么?他給你辦的?”陳汝安沒意識到自己已經下意識把白靖嶼當成自己的男朋友了,

  葉琳如實地把那天在海南與白靖嶼之間的交易說了出來,她幫白靖嶼把陳汝安叫出來,回來以后,白靖嶼給她辦了一張十萬的酒水卡,

  “你倆可真的是狼狽為奸吶?!标惾臧舱嫦氍F在立即打電話去把白靖嶼罵一頓,

  “不過我跟你說件事?!比~琳喝了一口粥,接著說:“你還記得我們之前在海南遇見的那個叫陸一鳴的小朋友嗎?”

  “那個長得挺帥的男大學生?”陳汝安有點印象,

  “對,他現在酒吧駐唱,你就說這世界小不小吧?”

  “怎么,你先在換品味了?喜歡小奶狗了?”

  “嘻嘻,我不管年紀大小,我只喜歡長得帥的?!?p>  陳汝安懶得說她,吃了一根油條,喝了半碗粥,只覺得心里七上八下的,

  恍以為自己是沒睡好,

  一上午,葉琳在家里睡覺,陳汝安就在旁邊打了一上午游戲,沒幾局是贏的,

  已經快要十二點了,還沒收到白靖嶼的消息,

  “到哪了?”陳汝安沒忍住,給他發了條消息,

  可過了半個小時都沒收到回復,

  陳汝安索性打了電話過去,可依舊沒人接,

  又等了半個小時依舊沒有動靜,陳汝安開始慌了,

  一直到葉琳醒來發現都已經四點鐘,陳汝安待著她家,乍一看去,只覺得陳汝安臉色蒼白,想像丟了魂一般,

  “我聯系不上白靖嶼,老二和他司機的電話都打不通,公司那邊也找不到人,葉琳,他們會不會出了什么事了?”陳汝安的聲音都帶上了哭腔,

  葉琳還算穩得住,“應該不會,說不定有什么事耽誤了?!?p>  可她打了幾個電話也依舊是沒人接,

  “別著急,我再問問別人?!比~琳撥通了白靖嶼的合伙人李總的電話,

  那位李總也在找白靖嶼,也聯系不上他,后來聯系上公安那邊的人,

  “好,我知道了?!比~琳掛了電話,臉色也有些難看,

  “到底發生了什么?”陳汝安從來沒有這么慌張過,整個人都在發顫,眼淚不受控制地往下掉,

  葉琳扶住陳汝安的肩膀說:“你放心,白靖嶼沒事,出了車禍,大貨車撞了他的車,現在在公安局做口供,過會兒應該就能回你電話了?!?p>  車禍兩個字足夠讓陳汝安徹底崩潰,她只覺得渾身發冷,蹲下身捧著垃圾桶干嘔,可又什么都嘔不出來,

  她這樣把葉琳都嚇到了,“安安,你不要多想,他一點事都沒有,一點皮肉傷都沒有?!?p>  “他在哪個公安局,我要去找他?!标惾臧搽p眼泛紅,給葉琳的感覺是隨時都能昏厥過去,

  “你別去了,你這個樣子被他看到,他更難受?!?p>  “不行,我必須去,求求你了,葉琳?!?p>  陳汝安苦苦哀求,似乎下一秒就要給她下跪,

  “哎?!比~琳嘆了口氣,沒辦法:“我聯系李總?!?p>  李總見到陳汝安后,被嚇了一跳,“陳總別擔心,情況已經了解清楚了,白總正常行駛,是后面的貨車失控加速,人平安無事?!?p>  陳汝安沒有吭聲,現在的她,別人說什么她都聽不進去,只有親眼見到他,她才安心,

  三十多分鐘的車程漫長得讓陳汝安快要失去耐心,她拼命控制這不讓眼淚流出來,可眼淚還是浸濕她的臉,

  “到了?!崩羁偪翱巴:密?,陳汝安便立馬開門下車,

  已經做完口供的劉子汌大老遠便看到陳汝安,也是嚇了一跳,

  “你們怎么來了?”劉子汌問向跟著陳汝安身后過來的葉琳,

  葉琳沒有說話,嘆了口氣搖搖頭,

  “白靖嶼呢?”陳汝安泣不成聲,像找尋救命稻草一般到處尋找白靖嶼,

  劉子汌沒想到陳汝安會這么大的反應,連忙安慰:“嫂子,沒事,你緩緩,嶼哥正在做口供,很快就出來了?!?p>  陳汝安感覺自己快撐不住了,蹲在公安局走廊門口,渾身顫抖著憋著不讓自己哭出聲來,

  葉琳實在看不下去,把陳汝安攬進懷里,安慰著:“你想哭就哭出來,沒事,待會看到白靖嶼出來就好了?!?p>  但陳汝安沒有,硬是憋著等到白靖嶼出來,

  白靖嶼拎著外套出來發現多了那么多人,定睛看到一臉淚水的陳汝安,

  心好似被刀扎過一般疼,

  “安安?!?p>  聽到白靖嶼的聲音,陳汝安頓了一下,立馬起身去看他,可還沒看清白靖嶼,她眼前一黑,只覺得天旋地轉,

  因為沒吃什么東西加上情緒激動,陳汝安精神狀態相當不好,

  原本臉色就不好的白靖嶼,現在的臉色更加難看,跑上前摟住陳汝安的腰,

  轉頭緊張地對李總說:“李總,麻煩送我們去趟醫院?!?p>  “上車?!?p>  陳汝安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白靖嶼懷里,白靖嶼睡著了,手上還扎著點滴,

  心總算安穩下來,剛才的狀態,陳汝安感覺自己快活不下去了,

  白靖嶼睡得很淺,察覺到懷里的人醒了,也睜開眼,

  “醒了?”

  陳汝安沒吱聲,白靖嶼把她緊緊抱住,說道:“剛才葉琳都和我說了,對不起,把你嚇壞了?!?p>  “不要說對不起,又不是你的錯?!标惾臧舱f著又要掉眼淚,

  白靖嶼低頭笑著逗她,“這么擔心我???”

  “誰擔心你了?!?p>  “口是心非第一名?!?p>  陳汝安被逗得又哭又笑,整個人昏昏沉沉看到白靖嶼手背上扎的針,

  “又因為喝酒嗎?”

  白靖嶼尋著她的視線看向自己的手背,搖頭說:“不是,有點發燒,這會好多了?!?p>  實際上就在剛啟程回家的路上白靖嶼就已經發燒了,劉子汌勸他打一針再回去,

  但白靖嶼和陳汝安說好了回去的時間,也就沒有繼續停留,想著到了家再去醫院打一針,

  可誰又能想到,半路遇到一個車禍,

  “怪我,如果你不是因為著急回來見我,也不會遇到那么一個事?!标惾臧睬榫w低落,心里還是后怕,

  “傻子,別把事情都往你身上攬,你不要自責,是我自己的決定,跟你沒關系,況且我這不是好好的嗎,沒事,過去了?!卑拙笌Z輕聲安慰著,生怕懷里的人再收到任何一點驚嚇,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