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現代言情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第二十二口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是溫鎏啊 3280 2023-06-18 07:15:00

  被拒絕的白靖嶼沒有很大的情緒波動,似乎早就預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那晚海邊的煙花放了一整晚,白靖嶼在海邊看了一整晚,

  那煙花在別墅里都能看見,陳汝安站在看了一會兒,微微出神,

  不知道煙花太過刺眼還是怎么,眼淚毫無察覺地從眼眶留下來,

  這場匆匆而來的告白就像轉瞬即逝的煙花,浪漫卻又虛無,陳汝安心里明白,她要的不是這些,

  第二天早上,白靖嶼和劉子汌早早拉著行李離開奔赴機場,

  登機前,白靖嶼給陳汝安發了一條消息:廚房給你熬了雞湯,醒了喝點,在海南要注意安全,我走了。

  醒來的陳汝安點開消息,盯著那條消息發了好久的呆,心里好像空了,

  雞湯一如既往地鮮美,陳汝安喝了兩口便沒了食欲,

  其他的都被葉琳喝光了,

  “今天老莫和小陸也離開海南了,好像就剩下我們兩個人還沒走了?!比~琳收了碗,嘴里嘟囔著,

  陳汝安聽出來她話里的意思,在海南也有一段時間了,也是時候回去了,

  磨蹭了幾天之后,陳汝安定了回程的機票,心里居然有些小雀躍,

  海南的紫外線確實狠毒,陳汝安比之前黑了好幾個度,備受刺激的她準備家里蹲捂回來,

  葉琳可不管自己有沒有被曬黑,下了飛機便打電話給劉子汌,讓他來接機,

  劉子汌沒想到她們會那么早回來,接到兩位大小姐的通知便馬不停蹄地去機場接人,

  “歡迎陳總、葉總回家?!眲⒆託鰮u下車窗,笑著對兩位女士說道,

  “下來搬行李啊,死直男?!比~琳啐他,這男人只會動動嘴皮子,

  “好嘞?!?p>  回去的路上三個人沒話,好像都在刻意不提缺席的那個人,

  陳汝安看著車窗外的景色,馬上入春了,但路上還是一副蕭條落敗的景象,

  劉子汌先把陳汝安送回家,隨后才送葉琳回家,

  剛啟程,劉子汌這才開口說道:“你知道你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在干什么嗎?”

  葉琳眼咕嚕轉了轉,打趣他:“哦?我是不是耽誤你好事了???”

  “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劉子汌憤憤不平,“我在嶼哥家,我那哥又喝得不成人樣,已經躺了兩天了?!?p>  之前葉琳就聽說過白靖嶼應酬喝傷了胃,現在手上的項目正是最重要的時候,應酬是難免的,

  遇到難伺候的主,還不得往死里喝,

  “那能有什么辦法呢?!比~琳深知其中的道理,就算喝死了,也得硬著頭皮喝,任誰都幫不了他,

  劉子汌嘆了口氣,轉移了話題,“這幾天,陳總提過我哥沒有?”

  “你操什么心???管好你自己?!比~琳懶得和劉子汌多說什么,語氣略顯不耐煩,

  “那是我哥,我能不操心嗎,自從他從海南回來,就沒見他高興過,他現在這個樣子,一方面是因為應酬,一方面也是因為陳汝安?!?p>  “那怎么著,我讓陳汝安去伺候他幾天?”

  “別了吧,我怕我哥性命不保?!?p>  那邊不等葉琳聯系陳汝安,白靖嶼的媽媽先一步打了電話給陳汝安,

  陳汝安剛把行李箱里的東西整理出來,便接到了白母的電話,

  “喂?阿姨?”

  “小陳啊,你現在回A市了嗎?”白母的語氣很低,聽得出來是有事,

  “剛回來,怎么了?”陳汝安如實回答,

  白母接著說:“小陳啊,我有事想麻煩你一下?!?p>  陳汝安直覺知道是和白靖嶼有關的,但長輩開口找她幫忙,她也不好開口拒絕,

  “您說?!?p>  “浩浩這幾天身體不好,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我和他奶奶還在海南,沒辦法去看看,老太太知道后心里著急,所以想請你幫忙去照看一下他,我知道這個事確實有點為難你,可是我唯一放心的也就是你了,子汌他雖然能照顧,但畢竟是男孩子,沒有女孩子那么細致?!?p>  陳汝安能理解白母的心情,心里思慮片刻也就答應下來,

  白母終于松了口氣,“謝謝小陳啊,得辛苦你了,這兩天我們就過去,不會麻煩你太久的?!?p>  “沒事的?!?p>  掛了電話,陳汝安洗了個澡撥通了劉子汌的電話,

  “劉總,白總現在怎么樣了?”

  “你知道了?”劉子汌尋思葉琳的嘴那么快,

  “嗯?!?p>  “狀態不太好,一天要輸兩次液?!眲⒆託鋈鐚嵒卮?,

  “哦,我去照看他兩天,他家門的密碼是多少?”

  “他家密碼沒變,還是之前的密碼?!?p>  “好的,知道了?!?p>  劉子汌掛了電話,震驚到不能再震驚了,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開車來到白靖嶼家的小區后,陳汝安在車里躊躇了兩分鐘,手機收到葉琳發過來的消息,

  她也大概知道了白靖嶼身體狀態不好的原因,她深呼一口氣,下車上了樓,

  他家的密碼是他的生日,陳汝安似乎想忘都忘不了,

  房間里窗簾遮住陽光,光線昏暗,陳汝安差點被門口的鞋子絆倒,

  白靖嶼睡眠很淺,家里有一點動靜都能把他吵醒,但現在他完全沒有反應,

  可想而知此刻的他有多么的難受,

  陳汝安打開客廳的窗簾和窗戶,讓房間通風,廚房冰箱什么食材都沒有,

  只有餐桌上沒有動過的食物,應該是劉子汌送過來的,他白靖嶼好像一口都沒吃,

  陳汝安嘆了口氣,拿了車鑰匙轉身出了門,

  得先把冰箱塞滿才行,按照以往的記憶,陳汝安買了白靖嶼喜歡吃的東西,大包小包的塞進后備箱,

  路上遇到劉子汌,正好讓他幫忙把食材提上樓,

  “陳總,你能來我就放心了,你也知道我一個大老爺們,不知道該怎么照顧人?!?p>  實際上,陳汝安也不知道怎么照顧人,只不過是以前對白靖嶼付出了全身心,

  趁著劉子汌整理冰箱食材的功夫,陳汝安開了白靖嶼房間的門,里面和方才客廳一樣,光線昏暗,

  只能隱約看到床上躺了一個人,一動不動,

  確認那人還活著之后,陳汝安便關了門,

  等會醫生就要過來白靖嶼輸液,趁著那時候,讓他吃點東西,

  劉子汌沒讓陳汝安下廚,做完飯便走了,

  只剩下陳汝安一個人,面對著一桌子的飯菜,絲毫沒有食欲,

  她窩在沙發上看葉琳給她發過來的消息,一字一句,如同烙印一般,刻在了她的心里,

  沒過一會兒,白靖嶼房間里傳來聲響,陳汝安立馬起身去敲門,

  “誰?”白靖嶼沙啞的聲音從門的那邊傳來,

  “我,陳汝安?!?p>  里面的人沉默了幾秒,又立馬說道:“安安?你怎么來了?!?p>  “我進來了?!?p>  沒等白靖嶼回答,她便推門進去,

  白靖嶼整個人縮在被子里,整個人消瘦了一大圈,陳汝安的神色暗了暗,

  在昏暗的房間里,白靖嶼也能感受到陳汝安的情緒變化,“沒事,很快就好了?!?p>  “你怎么回來了?”白靖嶼又重新問了一遍,

  “有事就回來了?!标惾臧搽S便扯了幾句,發現他房間里連口水都沒有,

  白靖嶼沒有再細問什么事,掀開被子準備起床,只不過這幾個動作便讓他頭暈目眩,

  “你別動,好好躺著,我去給你燒水?!标惾臧厕糇∷募绨?,讓他躺回去,

  劉子汌在白靖嶼家樓下沒有走,叼著一根煙倚著車往樓上忘了一眼,嘆息道:“看來嶼哥今天心情能好一點了?!?p>  “那我今天就安安分分的被你照顧一天吧?!卑拙笌Z躺在那笑,狀態似乎比剛才那會好了不少,

  陳汝安淺淺地笑了一下,等水燒開給他倒了一杯,叮囑他小心水燙,

  白靖嶼沒著急去喝水,伸手握住陳汝安的手,陳汝安沒有睜開,任由他握著,

  “我怕不是在做夢?!?p>  “沒有,我是真的?!标惾臧沧诖策?,在充斥著檀木香氣的房間里與白靖嶼對視,

  白靖嶼輕嘆一口氣,所有的脆弱唯獨展現給了陳汝安,

  他真的很累,他每天要處理太多的事情,就算再累也要硬撐著,只有在陳汝安面前,他只想抱著她,安安靜靜地睡一覺,

  “可以抱一會兒嗎?”

  “什么?”陳汝安眉頭微皺,覺著這人有點得寸進尺,

  不過沒等她開口拒絕,門鈴聲響起,醫生過來給白靖嶼輸液了,

  陳汝安不敢看扎針現場,在房間外一直等醫生出來,

  醫生叮囑了幾句忌辛辣之類的話便離開了,陳汝安送醫生離開之后,盛了一碗粥端進房間,

  “吃點東西,你都瘦了?!标惾臧彩窍胝f什么就說什么的人,他確實瘦了,

  但在白靖嶼那聽著就好像自己是在被她心疼,怕她擔心,就算沒什么食欲也要咽下這碗粥,

  喝完粥,胃也舒服了不少,

  “你吃飯沒?”白靖嶼最惦記的就是陳汝安有沒有好好吃飯,

  陳汝安搖頭說現在不想吃,白靖嶼逼著她也喝了一碗粥,

  一切收拾妥當,陳汝安便搬了小板凳坐在床邊等著輸液結束,白靖嶼拍了拍旁邊,

  “上來躺會?!?p>  “不用了?!标惾臧彩莻€懶身子,能躺著絕不坐著,但這次陳汝安拒絕了,

  “上來吧,不然我睡得不踏實?!卑拙笌Z有氣無力地,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在上演苦肉計,

  陳汝安也是給個臺階就下的人,看白靖嶼現在的狀態,也怎么不了她,

  白靖嶼心情看上去很好,摸出遙控器打開投影,選了一部法國田園電影放著,

  兩個人心不在焉的看著,男女主直求式的愛情讓整部電影都升華了,

  看到一半,陳汝安轉頭發現白靖嶼歪頭睡著了,她側過身看著他的臉,

  微微出神,手不自覺地伸過去觸碰他的眉眼,

  可沒想到手被白靖嶼抓住,他身體往下挪了挪,抓著陳汝安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

  “幫我看著藥水瓶,我睡會,太困了?!?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