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現代言情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第二十口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是溫鎏啊 3166 2023-06-17 00:48:46

  白靖嶼待人周道,謝絕葉博的家宴,熱情邀請他來別墅吃飯,

  廚房兩個人忙活得熱火朝天,陳汝安打開冰箱想翻根雪糕吃,可一打開,一股濃烈的榴蓮味道撲鼻而來,

  說話,這味道確實不太友好,

  “快關上,別讓我的菜染上那味道?!卑拙笌Z還夸張地刪了刪空氣,

  陳汝安捏出一根小布丁,倚著冰箱看他們收拾海鮮,

  把所有的食材有準備好,白靖嶼才得空去逗逗陳汝安,

  “廚房油煙重,怎么不在客廳待著?”

  陳汝安吃完雪糕,咬著雪糕棒沒有吭聲,白靖嶼心思細膩,看出來是怎么回事,

  “她哥是不是連你一塊訓?”

  對于這事,陳汝安確實挺委屈的,她本來好心去守著葉琳,結果還被人訓,

  她撇撇嘴,表示不開心,

  白靖嶼擦干凈手,揉了揉她的頭頂,“沒事,以后咱不去就行了?!?p>  “哎喲喲,以后咱不去就行了?!眲⒆託霾恢朗遣皇谴椎苟嗔?,廚房的空氣酸得不行,

  “嫂子,你以后想叫男模記得喊我,我知道哪個酒吧的男模質量好?!眲⒆託鲈秸f越起勁,

  白靖嶼無語,直翻白眼,抬腳踹了一下劉子汌的屁股,

  劉子汌躲閃不及,結結實實地挨了那么一腳,

  “別叫我嫂子,直接喊我名字就行?!标惾臧碴P注的點在這,

  白靖嶼表面也沒什么太多的表情,只笑呵呵地說:“先不叫,我還沒追上呢?!?p>  “得咧,小陳同志?!眲⒆託鲩_始掌勺,懶得理會他們之間的打情罵俏,

  不愧是家里開飯店的,劉子汌儼然一副大廚模樣,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接連被端出廚房,

  都沒給白靖嶼發揮的機會,

  香氣傳來,就連忙著訓斥妹妹的葉博都轉移了注意力,

  “沒想到劉總還有這一手?!比~博拍手夸贊葉博廚藝,

  白靖嶼把菜擺好,替劉子汌回葉博:“討生活的手藝罷了,在外打拼,唯一不能委屈的就是自己的胃了?!?p>  “我今天可是有口福了?!比~博笑道,

  葉琳連忙轉移話題,“我幫你們倒酒,兩位酒神?!?p>  幾個人里面,白靖嶼和葉博的酒量最好,創業那幾年,兩個人都是在酒里泡出來的,

  陳汝安低頭坐在餐桌旁回消息,葉博視線落在她身上,

  他以前見過幾次陳汝安,那時候聽說白靖嶼和她到了談論論嫁的地步了,

  但誰都沒想到,兩個人突然分道揚鑣,其中緣由也只聽得一二,并不知道具體原因是什么,

  現在兩個人又突然湊到了一塊兒,多半是有舊情復燃的可能,

  “聽說小陳的酒量也不錯,今天沒別的事的話,也喝點?”葉博說話很隨和,

  喝不喝都沒什么問題,

  葉琳在旁邊插嘴:“和陳汝安玩了這么多年,我至今都沒摸透陳汝安的酒量,就沒見她醉過?!?p>  “你能不能別這么夸張,我那是見好就收?!标惾臧矡o奈,葉琳那話說得就好像陳汝安千杯不醉,

  關于陳汝安的酒量,白靖嶼也是見識過的,他也挺好奇陳汝安喝醉是什么樣子的,

  但他知道醉酒的滋味不好受,女孩子喝醉更是不行的,

  “你這話在我們面前說可以,在外面就不要說了?!睕]等白靖嶼說什么,葉博開口提醒葉琳,

  葉琳也是知道輕重的人,哦了一聲答應下來,

  “我喝一點沒事,我也饞葉總帶來的酒?!标惾臧步o足了葉博的面子,伸手接過酒杯,

  白靖嶼請葉博坐到主位,他自己拉著椅子坐到了陳汝安旁邊,

  等到劉子汌端上最后一道菜,葉琳開始動手拆酒瓶,拆到一半,被劉子汌搶過去,

  “我來吧,今天我服務你們?!?p>  “辛苦劉總了?!比~博客氣地笑道,

  在葉琳親哥哥面前,劉子汌自然要好好表現一番,殷勤地給葉博倒滿酒,

  又給白靖嶼倒上,隨后給自己倒滿,倒完便放下酒杯,

  剩下的兩位女士面面相覷,陳汝安茫然地端起酒杯,開口要酒:“我的呢?”

  劉子汌先是一愣,視線下意識往白靖嶼那邊看,

  剛才他在廚房沒有聽見他們的談話,不知道陳汝安今晚打算喝酒,

  瞧見白靖嶼臉上沒有不高興的表情,劉子汌哈哈笑了兩聲,起身給陳汝安倒滿,

  “今晚就嘬這一杯就好了?!?p>  劉子汌這幾個人表面上雖然是花花公子,但品行端正,知道該怎么尊重人,

  尤其是像陳汝安這種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女生,更怕言語或者身體上傷害了她,

  然而旁邊那位強悍的女士不愿意了,

  “怎么?你們都喝,就不讓我喝?幾個意思???”葉琳用筷子敲了敲酒杯,示意劉子汌倒滿,

  劉子汌坐在葉琳旁邊,歪頭去瞧她,“你昨晚喝得夠多了,今天就歇歇吧?!?p>  “起開吧,我酒量可比你好多了,菜狗?!比~琳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先其他人呡了一口酒,

  正回消息的葉博抬眼看了一眼葉琳,斥了一句:“不知禮數?!?p>  他的訓斥不痛不癢,葉琳就當蚊子飛過,

  白靖嶼端起酒杯敬葉博,“在家怎么隨意怎么來,都是多年老友,也不存在那些禮數,葉總,我敬你?!?p>  “你都說了不存在那些禮數,咱們也不敬來敬去的了,今天沾了你們的光,吃一頓好飯?!比~博情商在線,幾句話把所有人的關系都拉近了,

  兩個工作狂湊到一塊,自然是講不完的話題,陳汝安聽著乏味,自己端著酒杯喝掉了一大半,

  葉博發現,忍不住笑道:“小陳都開始自酌自飲了?!?p>  海風穿過客廳,微涼的風掠過皮膚,這酒越喝越清醒,

  陳汝安咧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端起酒杯往葉博方向舉了舉,

  “葉總,敬你?!?p>  她說完,喝掉了剩下的半杯白酒,

  葉博帶來的成年老釀確實不錯,不比上千一瓶的茅臺差,

  入口綿密醇厚,酒香順著味覺滑進食堂,最后在味蕾炸開,

  “吃菜吃菜?!眲⒆託霎吷难哿σ姸加迷诹诉@場普通卻又不普通的飯局上,

  白靖嶼轉了轉手里裝滿白酒的玻璃杯,表面像是在正經吃飯,實際上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陳汝安身上,

  混跡江湖多年的葉博怎么可能看不出來端倪,心里也不免有些驚訝,

  白靖嶼商場官場來去自如的人物,居然在一位小姑娘那亂了陣腳,

  葉博只覺得神奇,

  “年輕就是好,我這有家有口的,好像和你們有代溝了?!?p>  確實有代溝,陳汝安除了喝酒就是吃飯,面前的一盤蝦差不多全都被她吃了,

  白靖嶼剪了只帝王蟹送到她面前,但她一下都沒有動,從下在海邊長大的人,對那些東西已經膩了,

  倒是白靖嶼和葉博沒什么代溝,葉博說什么,他都能接上幾句,

  對待問題的間接和看法都能很輕易與葉博達成共鳴,這就是白靖嶼高情商的表現,

  提到婚嫁的問題,白靖嶼卻突然卡殼,眼里的光暗了暗,

  只是笑了笑,抬手端起酒杯喝光杯中酒,

  陪了幾杯的劉子汌已經大舌頭了,葉琳在旁邊笑話了,

  “都吃……吃菜,嘗嘗我的手藝?!眲⒆託銎鹕硪尠拙笌Z的酒杯,

  伸手找了幾把空氣,又癱到椅子上,

  陳汝安沒事人一樣夾了塊肉放進嘴里,可這肉似乎鹽放多了,有點咸,

  頓時食欲全無,

  “我吃飽了,你們慢慢吃?!标惾臧惭氏伦炖锏哪菈K肉,起身去了廚房翻她還沒吃完的榴蓮,

  白靖嶼轉頭看了她一眼,臉上的表情有些僵硬,自己給自己倒酒,和葉博有來有往的喝著,

  吹著海風吃著榴蓮,是陳汝安來海南這段時間以來最愜意的事,

  本以為他們得吃一兩個小時的飯,沒想到她的榴蓮還沒吃完,飯局就已經散了,

  “安安,過來?!卑拙笌Z朝蹲在花園邊的陳汝安招招手,示意她出來送客,

  葉博有些微醺,一臉笑意地和他們揮手告別,

  一桌人也就葉琳沒有喝酒,因此她當起了司機送葉博回家,

  白靖嶼把車鑰匙扔給葉琳,叮囑注意安全后,拿起一直在震動的手機,上樓接了電話,

  幾個人里酒量最差的劉子汌被安頓在房間里昏睡過去,陳汝安難得勤快一次,把餐桌的收拾干凈,

  忙完窩在沙發上看電視里播放的電視劇,

  特狗血的電視情節,男女主之間明明就是誤會,結果兩個人,一個不解釋,一個不聽解釋,

  就這么個誤會,都能演三四集,

  陳汝安沒心情看下去,嘴里只回味著剛才那酒,

  好像沒喝過癮,

  以前陳汝安特別不理解愛喝酒的那些人,那么辛辣的酒怎么喝得下去,

  可后來陳汝安慢慢發現,讓人上癮的就是那辛辣灼燒心肺的感覺,

  從冰箱翻出半瓶威士忌,學著白靖嶼他們,在酒杯里裝了些冰塊,

  杯壁上很快覆上一層白霜,陳汝安淺嘗一口,像是摻了酒精的汽油,

  這形容要是被白靖嶼聽見,或許會被他笑話沒品味,

  可陳汝安就是喝不慣,

  不過也罷,白酒本來也喝不慣,還不是硬是被喝習慣了,

  酒精很快侵蝕大腦,但陳汝安并不覺得自己醉了,只是有點頭暈,

  想去樓上睡一會兒,可腿腳不利落,一不留神癱坐在樓梯口,正巧被處理完工作的白靖嶼看見,

  白靖嶼有些納悶,是葉博帶來的酒后勁太大還是那榴蓮醉人,人怎么這會醉了,

  可轉臉看見那瓶已經見底的威士忌,白靖嶼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真成酒鬼了?!?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