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現代言情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第十八口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是溫鎏啊 4273 2023-04-03 23:01:21

  原本以為白靖嶼放過她回自己房間休息,誰知道大晚上的,那個缺德玩意硬是拉著陳汝安在海邊散步,

  本就不愿意動的陳汝安哭喪著臉在海邊的馬路上慢慢地挪,

  “走起來好嗎?今天吃那么多,回去躺得肯定消化不良?!卑拙笌Z活力滿滿,根本不像天天通宵處理工作的人,

  走了差不多一公里,陳汝安徹底罷工了,“我累了,我回去買健胃消食片吃?!?p>  正轉身要走的時候,被白靖嶼拉住手腕,他循循善誘:“健胃消食片吃多了會產生依賴性,多運動對身體也好,聽話?!?p>  他說完準備牽著陳汝安的手慢慢走,可陳汝安死活不抬腳,幽怨地盯著白靖嶼,

  白靖嶼輕輕呼出一口氣,轉身和陳汝安面對面,雙手揣在褲兜,微微彎腰盯著陳汝安,面色嚴厲地開始恐嚇陳汝安,

  “你回去也可以,消食也不只有散步和吃健胃消食片這兩種辦法,現在別墅里就剩我和你兩個人,床上運動也可以大量消耗,只要你想的話?!?p>  讓人臉紅心跳的畫面浮現在陳汝安的腦海里,臉又一次不爭氣地紅了,

  白靖嶼瞧著她只想笑,小姑娘裝什么小刺猬,明明就是只禁不起挑.逗的小白兔,

  最后陳汝安妥協,乖乖跟在白靖嶼身邊沿著海邊公路走,白靖嶼也有自己的私心,

  比起想和陳汝安做那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他更想和她這樣在海邊慢慢走走,

  這兩年,他無時無刻不在思念著她,有時候想著想麻木了,就定了機票去A市,但那個小小的城市里,他兩年之間去了無數次,一次都沒有遇見她,

  他內心是害怕遇見她的,彼此都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一旦錯過,在遇見很多可能便是已婚狀態,

  如果她身邊再出現個小孩,那白靖嶼估計會發瘋,

  萬幸現在的她還是以前那個她,就是有點不聽話,

  “我過兩天就要回去了,你們要不要和我們一走?這樣我給你們一塊訂機票?!?p>  白靖嶼在A市的項目一直在催他回去,但為了和陳汝安多待幾天,他頂著壓力一直沒走,

  三亞的溫度慢慢在上升,陳汝安也待不住了,但沒有確切地說要不要走,只說:“我看葉琳打算什么時候走?!?p>  “嗯,確定哪天回就和我說,我給你們訂機票?!卑拙笌Z做事很周到,在他身邊,根本不用動腦子,

  “你不用管我們,我們自己會定機票?!标惾臧蔡唛_腳邊的貝殼,

  知道他忙,在三亞待了那么多天,已經是他的最大極限了,

  “沒事,我和你一起回去,回去以后我可能會忙一段時間,沒太多的時間陪你,你可不能和別的男人玩?!卑拙笌Z半開玩笑,

  陳汝安冷哼一聲,沒搭他腔,白靖嶼權當是她答應了,

  手機微信步數已經快要兩萬步了,陳汝安感覺自己的腿快要走斷了,

  “回別墅吧,我累了?!?p>  “好?!?p>  烏云從海平面翻涌而來,看樣子應該是要下雨,果不其然,離別墅還有十米左右的位子,大雨傾盆而下,白靖嶼攬著陳汝安的肩膀跑進別墅,

  就這么幾步的距離,兩個人渾身被淋透,

  “這天氣怎么跟你一樣,說變就變?!卑拙笌Z一邊笑著打趣她,一邊拿了毛巾準備給陳汝安擦頭發,

  陳汝安頭發細軟,濕漉漉的像是被淋濕的小貓,

  她一把奪過白靖嶼手里的毛巾,好像是對他剛才那話的抗議,

  白靖嶼只是笑,握住她纖細的手腕,稍微一用力,便把她拉進自己的話里,

  他的唇湊到她的耳邊,溫熱的氣息撲在陳汝安耳畔,加上外面嘩嘩雨聲,只有兩個人的別墅,怪異又曖昧的氛圍不免讓人春心萌動,

  “肚子還撐嗎?”白靖嶼語氣帶笑,滿是挑逗,

  陳汝安心臟砰砰狂跳了兩下,但理智讓她清醒,她用力把手里的毛巾甩給白靖嶼,

  “餓死了,現在能吞下一頭大象?!?p>  她說完轉身上樓,白靖嶼抬頭看著她氣呼呼的背影,輕快的笑了兩聲,

  心下茫然,剛才突然被觸發的沖動也慢慢冷靜下來,小姑娘確實成長了不少,

  換做以前,早就被嚇哭了,

  陳汝安洗完澡裹著睡袍坐在床邊看了會浴液,余光撇到梳妝臺上的香水,想起剛才在海邊白靖嶼身上若有似無的木質香氣,

  她拿起香水往枕頭上噴了一下,慵懶地窩進被窩,閉眼嗅著那氣味,往昔的回憶飄進夢里,夢境似真似假,陳汝安只覺得頭腦沉重,

  早上被葉琳大嗓門吵醒,好像是在和誰吵架,陳汝安皺眉在床上翻了個身,做了整整一晚上的夢,腦子被高考的時候還累,

  葉琳吵架也真會選地方,就在陳汝安房間門口吵,旁邊白靖嶼表示不滿:葉琳,你吵架能不能出去吵,被把我們家安安吵醒,你知道她昨晚幾點睡的嗎?

  “昨晚幾點睡的?你們昨晚干什么了那么晚才睡?”樓下劉子汌聽見又開始八卦起來,

  白靖嶼不接他話茬,任由他發散思維,

  “你是我爹還是我媽???我做什么還得向你報備嗎?”葉琳舉著電話瞪了白靖嶼一眼,掐著腰下了樓,

  房間里的陳汝安也起床了,剛剛洗漱完的臉上還掛著水滴,

  “怎么回事?她和誰吵架的?”陳汝安以為葉琳是在和白靖嶼吵架,出來才發現白靖嶼正在看戲,

  白靖嶼很尋常隨意地用掌心擦去陳汝安臉上的水滴,這才開口說道:“和她哥,她找男模的事被她哥發現了?!?p>  “她哥怎么知道的?”陳汝安替葉琳倒吸一口涼氣,這件事沒幾個人知道,怕不是有人向她哥告狀,

  “我可沒和她哥說,她哥找人去查的,A市那么大點地方,想查她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卑拙笌Z察覺到陳汝安開始懷疑他了,連忙解釋,

  前段時間,葉琳的哥哥葉博發現她的支出不對勁,心下便留了意,閑下來的時候便找人去查了,沒想到真查出來點問題,

  平日里葉博最寵愛這個妹妹,沒想到給寵出毛病來了,給她介紹正兒八經的男朋友她看不上,非要去找那些不入流場所里的男人,

  這事要是傳出去了,他的臉往哪擱?

  紙包不住火,葉琳大大咧咧的性子就算葉博不去查她,指不定哪天她自己就說漏嘴給抖摟出來了,

  陳汝安只能在背后給她默默祈禱了,

  葉琳和劉子汌在白家吃完飯回來的,陳汝安昨晚吃得太多,早上沒什么食欲,原本想著會房間睡個回籠覺,

  卻被白靖嶼攬住肩膀下樓,“你今天噴香水了?”

  換做別人,白靖嶼這幾個動作用在陳汝安身上,卻對會換來一記肘擊,但誰讓他是白靖嶼呢,

  陳汝安扭了扭身子想讓他放開自己,可攬著自己肩膀的胳膊力道更緊了,索性也不掙扎,任由他攬著下了樓,

  到了樓下,在劉子汌視線落到他們身上前,白靖嶼松開手臂,

  “想吃什么?我做給你吃?!?p>  “我早上吃完回來的,阿姨讓我帶了燕窩回來,你給嫂子熬點喝喝吧?!眲⒆託鐾崽稍谏嘲l上,昨晚的酒似乎還沒醒,

  白靖嶼抬了抬眼皮瞧了他一眼,“我問你嫂子的,我問你了嗎?”

  “白靖嶼,你兩個人要是再這么胡說八道就趕緊滾吧?!标惾臧踩虩o可忍,哪里容得下他們在這打趣自己,

  劉子汌嘿嘿笑了兩聲,從沙發上爬起來,帶著些許酒意說道:“滾嘍滾嘍,不在這黨電燈泡了?!?p>  那邊葉琳打完電話氣呼呼地進了客廳,往沙發上一坐,正準備要走的劉子汌又坐了回去,

  “你哥怎么說的?”劉子汌適合去當狗仔,什么事都想知道,

  葉琳白了他一眼,帶著怒氣說道:“真不是你們告訴我哥的?”

  劉子汌自認嘴沒個把門的,但他敢發誓,葉琳的事他只字未向別人提起過,“我要是和你哥說一個字,我生兒子沒屁眼?!?p>  都發這么毒的誓了,葉琳泄了氣,雙腳交疊搭在茶幾上一臉愁容,

  “哎,不是,你就懷疑我?你怎么不懷疑嶼哥?”劉子汌不愿意了,她葉琳把他當什么人了?

  “他沒長你那么長的嘴?!比~琳直接說劉子汌臉上,

  白靖嶼也沒那個閑工夫去給葉博打小報告,

  客廳兩個人唧唧歪歪,廚房里的氛圍倒是和和氣氣,白靖嶼忙著給陳汝安熬燕窩,陳汝安蹲在垃圾桶旁邊,邊啃蘋果邊看直播,

  她名下的服裝生意最近一直在爆單,一天兩場的直播凈收益能有個兩三萬,等到開春,營業額更高,

  “這個小主播挺好看的?!卑拙笌Z湊到陳汝安旁邊跟著看了幾分鐘,隨口說著,

  陳汝安哦了一聲,“介紹給你?”

  白靖嶼笑了兩聲,“吃醋啦?”

  “你戲真多?!?p>  “沒你好看,其實就憑你的長相,完全可以自己上去播,請那么一個主播純屬浪費?!弊鳛橘Y本的白靖嶼下意識地開始計算起成本來,

  “沒那口才?!标惾臧部蓻]那個想法,有什么本事吃什么飯,平時就是懶言語的人,讓她上直播間開口講話,那不是讓瘸子跳舞么,

  鍋里還熬了烏雞湯,已經熬了好久了,差不多可以出鍋了,白靖嶼拿了一只湯匙,舀了一勺湯遞到陳汝安唇邊,

  “嘗嘗味道咋樣?!?p>  還沒等到陳汝安張嘴,他又挪開放到自己唇邊輕輕的吹了兩下,這才重新送到陳汝安嘴邊,

  正在看直播的陳汝安沒在意,撅著嘴去喝湯,味道鮮美,雞湯味濃郁,

  這一幕被白靖嶼仔仔細細地看在眼里,嘴角的笑意愈發的掩蓋不住,“味道可以嗎?”

  “好喝?!标惾臧惭燮]抬,只點了點頭,

  “真的?”白靖嶼追問了一句,

  陳汝安覺得這個人是不是在沒話找話說,抬頭要看看他有什么毛病,卻沒想到抬頭的瞬間被白靖嶼捏住下巴,

  白靖嶼狠狠地在她的唇上嘬了一下,又很快放開她,連給她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嗯,確實不錯?!?p>  陳汝安大腦宕機三秒,手里的蘋果還沒啃完,沒拿穩掉進垃圾桶,

  “你是不是有???”

  白靖嶼只是笑,把她拎起來送出了廚房,廚房里有刀,他怕陳汝安生氣拿到剁了他,

  陳汝安只覺得莫名其妙,這兩年白靖嶼到底經歷什么,以前剛認識的時候,他連語音電話都不敢給她打,生怕唐突了她,

  現在倒好,動不動就強吻,這兩年是不是光顧著補習霸道總裁文去了?

  燕窩是給兩位女生做的,葉琳端著碗猛喝一口,活像壯士飲酒,

  “今天我哥可能會過來,說要和你一塊吃個飯?!比~琳對著白靖嶼說,

  因為公司涉及的行業一樣,白靖嶼和葉博經常會有交流,這次來三亞本來打算要去給葉博拜年的,但都一直在忙,也沒能見到面,

  這次來正好一塊吃個飯,

  陳汝安也見過葉博,那人情商頗高,

  “家里沒什么菜了,我等會去市場買點菜,安安和我一起?!卑拙笌Z喝了一口雞湯,開始分配任務,

  但有人不愿意,陳汝安舀了勺燕窩往嘴里送,“我不去,讓葉琳和你去,她了解她哥的喜好?!?p>  “我才不去,我也不知道他喜好,隨便做點菜已經很給他面子了?!比~琳拒絕和白靖嶼單獨相處,

  親妹妹可以這么干,但白靖嶼不可能就隨便做點菜來招待客人,

  “嘴里吃著我的燕窩,還不愿意陪我出去買菜,知不知道吃人家嘴軟?!卑拙笌Z側著身子去瞧陳汝安,抬手去捏她的臉,

  被陳汝安躲了過去,

  她也不愿意和白靖嶼單獨相處,兩個人再這么下去,早晚得出事,

  “我也不能去,我昨晚的酒還沒醒,在沙發睡了一晚,我渾身都疼?!眲⒆託鰺o時無刻不在給白靖嶼創造機會,

  白靖嶼突然想起來,昨晚他房間是空著的,愣是忘記把睡死過去的老二挪進他的房間睡覺,人委屈巴巴的在沙發上湊合了一晚上,

  顯然陳汝安也反應過來這個事,眼珠子轉了轉沒敢去看劉子汌,

  “我一個人去也行,但有個人和我一起拿主意更好?!?p>  買個菜還需要拿什么主意,白靖嶼當是去談項目嗎?陳汝安又喝了口燕窩,咂咂嘴,也罷,確實吃人家嘴軟,

  “吃完就走?!?p>  “勞駕?!卑拙笌Z歪頭盯著陳汝安笑,

  吃完燕窩套上外套準備出門,白靖嶼騎了一輛小電驢溜到門口,

  “騎這個去?”陳汝安覺著新鮮,平時不愿意開車,讓司機開車的人,現在居然能騎個電動車滿大街的跑,

  白靖嶼戴了個墨鏡,一只長腿支撐著地,一臉明朗,“走吧,我騎車帶你?!?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