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現代言情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第十六口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是溫鎏啊 3284 2023-02-20 07:19:00

  白老太太覺得自家大孫子難得說句人話,一個勁地點頭,

  一口吃不成一個胖子,陳汝安心一橫,把碗里剩下的十個左右的餃子分到白靖嶼面前的空碗里,

  “你也瘦了,剛才也沒吃多少,多吃點?!?p>  “……”白靖嶼,

  這一下,白老太太可開心壞了,喜上眉梢說道:“哎,對嘍,能吃是福,不夠還有呢,我給你們再去下餃子?!?p>  “別了,奶奶?!卑拙笌Z趕緊拉住白老太太,“我夠了?!?p>  “我也夠了?!标惾臧策B忙跟著說,

  桌子對面的葉琳和劉子汌看戲一般看著白靖嶼和陳汝安,如果不是知道他倆什么個情況,還以為男朋友帶女朋友回家見家長呢,

  確定白老太太沒有要再去下餃子的意思,白靖嶼才松開手,重新拿起筷子把自己面前的十個餃子慢條斯理地吃完,

  此時桌子對面的兩個人默默地對視一眼,都看懂了對方眼里的意思,

  劉子汌:你那個賭輸定了。

  葉琳: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一直不知道他們賭約的陳汝安也加入他們的視線交流中,用眼神詢問他們怎么了,

  那兩人避開她的視線,一個低頭扣手機,一個轉頭撓頭,搞得陳汝安一頭霧水,

  白母和白老太太好像好久沒說話一樣,見到幾個年輕人之后,話匣子徹底打開了,

  白靖嶼從小到大的好事壞事全都挨個講了一邊,唯獨那兩年,她們只字不提,

  好似白靖嶼提前交代過,這兩年的事,就像個秘密,在陳汝安心里打了結,

  一下午的時間過得很快,晚霞光芒將高層客廳染成橘色,客廳沒開燈,半昏不暗的房間異常溫馨,

  白母留他們在家里吃晚飯,陳汝安沒有拒絕,葉琳拿出她哥哥讓她帶過來的酒,準備晚上和兩位老爺子一醉方休,

  晚上白靖嶼沒讓白母下廚,他和劉子汌兩個人占據了廚房,一個處理白天買的海鮮,一個動手捏湯圓,

  元宵節就應該吃湯圓,

  “哎,哥,我問句實話,你和嫂子到底有沒有在談戀愛?”劉子汌終于憋不住了,蹲在地上一邊處理海鮮一邊問,

  白靖嶼嗤笑一聲,話中帶著笑意,“你這什么問題?都喊嫂子了,還問我們有沒有在談戀愛?!?p>  “那是真的復合了?”他倆復合,劉子汌比他倆還高興,

  “沒有?!?p>  “……”劉子汌一時語塞,“你說了個寂寞?!?p>  白靖嶼捏好手里的湯圓扔進鍋里,嘴角微翹,說道:“復合也好,不復合也好,她開心就好?!?p>  劉子汌轉頭盯了白靖嶼一會兒,心里感嘆這哥說話越來越有深度了,好像被刺激得瘋魔了,

  哥倆滿滿當當做了一桌子菜,都快趕上年夜飯的標準了,就連中午吃飽飯還沒消化完的陳汝安都忍不住多動筷,

  尤其是那碗桂花酒釀小元宵,陳汝安喝了三碗,

  白靖嶼夾了只鮑魚放進她的碗里,也不看她,眼角帶著淡淡笑意看葉琳和兩個老爺子拼酒,

  陳汝安咬了口鮑魚,鮮嫩多汁,味道鮮美,嘗味道就知道是白靖嶼做的,

  他做的菜不甜,劉子汌喜歡做淮揚菜,淮揚菜偏甜,放到糖比鹽多,白靖嶼做菜不喜歡放過多的調料,

  用他的話說,調料放多了就掩蓋住了食物本身的味道,那樣還不如直接吃調料,

  “你怎么不喝點?”陳汝安難得主動和白靖嶼說話,她知道白靖嶼也是為酒神,這樣的家宴,他居然充當看客,老老實實地吃菜吃飯,

  其他人也沒有要給他倒酒的意思,

  白靖嶼歪頭瞧了她一眼,隨后湊到她耳邊,用只有他們兩個人的音量說道:“我的嘴被你咬破了,一喝酒就疼?!?p>  這家伙越來越沒規矩了,在長輩面前說這些,真的會得寸進尺,陳汝安的臉唰地紅了,

  看到陳汝安通紅的笑臉,白靖嶼臉上的笑意更濃了,今天好像這段時間以來,他最高興的一天,

  “小陳臉怎么這么紅?是不是辣著啦?”白母發現陳汝安臉色不對,關切的詢問,“要不喝點水?”

  “沒事,我忍得了?!标惾臧策@話表面像是在回應白母的關心,實際是警告白靖嶼,今天的一切,她忍了,

  白家兩位老爺子都是千杯不倒的主,葉琳在他們面前就是小趴菜,但為了讓老人家開心,葉琳舍命陪君子,硬是把自己喝醉了,

  劉子汌更不用說,已經歪在沙發上呼呼大睡,喝成這樣也不能送他們回別墅休息了,回去的路七拐八繞,能把兩個人吐死,

  白靖嶼家房間有限,沒有多余的房間給他們住,只能讓白母和葉琳擠一間房,劉子汌更委屈,直接讓他睡沙發,

  “你睡我房間,我打地鋪就好?!卑拙笌Z往劉子汌身上扔了一條毛毯,話是對陳汝安說的,

  白老太太睡得早,拉著陳汝安說了幾句話便回房間睡了,陳汝安覺得客廳空調的溫度太低,站在陽臺躲寒,

  “不用,我回別墅?!标惾臧步裢淼尉莆凑?,自己都能開車回去,

  白靖嶼沒多說什么,喝了口水,起身說道:“那我送你?!?p>  他不可能讓她自己開車回去,更不可能讓她一個人住在偌大空蕩蕩的別墅里,

  這次陳汝安沒有拒絕,拿了衣架上的小外套,跟著白靖嶼出了門,

  路上陳汝安把車窗全都打開,海風呼呼往車里灌,白靖嶼開得很慢,還是海鹽氣息的風讓人的神經放松下來,

  車里放著節奏輕快的英文歌,白靖嶼一手握著方向盤,另一只手胳膊肘搭在車窗,完全就是悠閑雅致的貴公子,

  “那個樂隊主唱叫莫寒?”白靖嶼冷不丁開口,

  陳汝安微微愣了一下,點頭,

  “這個人挺不錯的?!卑拙笌Z說話向來這樣,對他覺得不錯的的人不吝夸贊,

  “是挺好的?!标惾臧策@會兒自作多情了一會兒,以為他是在吃自己的醋,

  可誰知人家少爺又補充了一句,“他對你沒意思,他喜歡的另有其人?!?p>  “……”

  雖然陳汝安心里明白莫寒對自己沒意思,但白靖嶼也沒必要說得這么直接吧,

  在工作上,白靖嶼雙商都高,但在男女感情上,他就一妥妥的大直男,

  駛過蜿蜒路段,通往別墅的路寬闊暢通,白靖嶼調整了一下坐姿,雙手握住方向盤,端端正正地坐著,

  “得虧他對你沒意思,不然我還挺有危機感的?!卑拙笌Z開玩笑地說道,

  陳汝安覺得他在沒話找話說,胡亂敷衍著他,“和大叔談戀愛也挺好的,知道疼人?!?p>  “我不疼你?”白靖嶼不愿意了,別看白靖嶼表面上事業有成,成熟穩重,其實背地里挺孩子氣的,

  陳汝安懶得搭理他,倚著椅背閉目眼神,

  良久沒聽白靖嶼再吭聲,車拐了個彎進了別墅車庫,等到車停穩,陳汝安睜眼準備開車門下車,

  可車門打不開,白靖嶼沒開鎖,陳汝安歪頭盯著人模狗樣的白靖嶼,

  “開鎖?!?p>  “不開?!?p>  “……”

  索性兩個人就在車里這么耗著,白靖嶼將車窗微微打開一條縫,把椅背放下,直接躺了下去,

  陳汝安雙手環胸,倚著椅背,看著車外人來人往,三亞的夜生活能一直持續到天亮,

  這個時候海邊都是散步的小情侶,路過車邊的人發現車里坐著兩個人,里面倆人誰都不理誰,行人微微詫異,又不太敢多管閑事,

  畢竟兩個人的臉色都挺難看的,有種準備趁著月黑風高的時候雙雙投海殉情的架勢,

  “我媽還有我奶奶挺喜歡你的?!卑拙笌Z冷不丁冒出來一句話,

  陳汝安身體往下挪了挪,翻出手機上下滑了滑屏幕,冷淡地說道:“哦,那怎么著,我和你媽義結金蘭或者讓你奶奶收我做干女兒?這樣我們就是一家人了?!?p>  她這話把白靖嶼給氣笑了,他直起身來,伸手捏了捏陳汝安的耳朵,既無奈又惱火,“占我便宜就算了,還得占我老媽的便宜?”

  “老實本分慣了,從來不占人便宜?!标惾臧捕汩_白靖嶼的手,肩膀倚著車窗歪頭瞥了他一眼,

  白靖嶼哼哼兩聲,開始打趣她,“不占人便宜?那你把我嘴唇咬破了,現在還在疼是幾個意思?”

  這個人真的是得了便宜還賣乖,明明是他先輕吻上去的,現在反倒怪陳汝安把他嘴唇咬破了,

  “這件事是不是等你死了還要寫在遺囑里?”陳汝安生氣了,臉連帶著耳垂都紅了,

  瞧見自己把人弄生氣了,白靖嶼也不慌,身體微微往前傾,拉住陳汝安的手腕,笑著說道:“這有啥的,以前我倆該做的都做了,怎么還害羞呢?”

  在陳汝安面前,白靖嶼就是徹頭徹尾的流氓,只要他想,連哄帶騙,能把陳汝安吃干抹凈,

  現在陳汝安不上他道,甩開他的手,沒成想沒甩開,反倒被白靖嶼的另一只手摟住了腰,

  “滾啊?!标惾臧布绷?,再這樣下去,得徹底倒戈,

  白靖嶼控制著手上的力量,盡量不把她弄疼,將她往自己的方向摟了摟,直視著她的眼睛,

  “我不滾,在你面前我不要臉?!卑拙笌Z是真的不要臉了,氣息護在陳汝安臉上,男性荷爾蒙的氣息讓窄小的車內空間充滿曖昧,

  陳汝安縮著身體,不去看白靖嶼的眼睛,心里的小鹿已經開始縫制小白旗了,

  可理智一個勁地在提醒陳汝安,一旦投降,兩個人的狀態又回到了兩年前,

  現在還不是時候,

  “我胃疼?!标惾臧沧е拙笌Z的衣領,臉色看上去確實不太好,

  這個時候白靖嶼手上的力道才微微放松,低頭蹙眉問道:“是不是今天吃多了?撐著了?”

  常年喝酒的人有幾個是胃好的,陳汝安飯量很小,今天的一頓飯相當于平時的三頓飯,胃被撐大了,難免不舒服,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