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現代言情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第十口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是溫鎏啊 3313 2023-02-14 07:15:00

  “燒烤你們得少吃,容易致癌?!卑拙笌Z活得像個老年人,每天除了健身就是養生,

  但為了不掃他們的興致,還是乖乖坐在桌邊作陪,今晚沒人喝白酒,全都是啤酒,

  陳汝安手邊的啤酒沒怎么動,人認認真真的吃烤串,有的串上辣椒放多了才用啤酒解解辣,

  四個人中劉子汌的酒量最差,吃到一半就醉了,他坐在葉琳旁邊舉著酒杯和葉琳碰杯,

  “小趴菜?!比~琳看到他醉了還刺激他,她頭發隨意攏在腦后,幾縷頭發散落在臉頰兩側,歪頭笑著瞧著劉子汌,

  從劉子汌的視角看過去,葉琳整個人像是被籠罩在日暮中,她笑得明媚,劉子汌微微一怔,仿佛看見了自己的太陽,

  “葉琳,說實話,你人挺好的?!眲⒆託龉嗔艘豢诰?,和葉琳勾肩搭背,

  葉琳胳膊搭在膝蓋上自顧自地用牙將肉從串上擼下來,“是嗎?我也覺得我人挺好的?!?p>  “就是脾氣太暴躁了,你要是和安妹學學,我保證娶你?!眲⒆託鲩L相中等偏上,但不是葉琳的菜,

  葉琳冷哼一聲,甩開劉子汌的胳膊,“那你可別娶我了,我這性子改不了?!?p>  旁邊看景的白靖嶼笑笑沒有說話,開了一罐可樂遞到陳汝安面前,這姑娘辣得嘴都腫了,

  “你看你看,你那狗脾氣又上來了?!眲⒆託稣酒鹕韥砩斐鍪持更c了點葉琳,步履蹣跚地往別墅走去,

  “你才狗呢?!比~琳反擊他,“小趴菜不能喝了???”

  “人有三急,等我上個廁所,回來再戰?!?p>  太陽徹底落下去之后,海風有了涼意,劉子汌上個廁所一去不回,葉琳也喝醉了,開始撒酒瘋,

  陳汝安連哄帶騙地把她送回房間,等葉琳睡著了,她才出來收拾燒烤殘局,

  出來發現已經白靖嶼收拾得差不多了,整個晚上白靖嶼都沒怎么吃東西,現在還讓他收拾,陳汝安覺得怪不好意思的,

  “我看你沒怎么吃東西,我下碗面給你吃?”

  “好?!卑拙笌Z回答得干脆,

  白靖嶼喜歡吃面,簡簡單單一晚清湯面就能打發胃,陳汝安的廚藝大多師承白靖嶼,所以兩個人做出來的味道差不多,

  陳汝安發現冰箱里有西紅柿,便想著給做個西紅柿雞蛋面,香腸蔥蒜切好,西紅柿起皮切塊,蔥蒜爆香放入西紅柿炒出汁,在放入調料,倒水最后把面放進鍋里煮,

  等到面出鍋,白靖嶼已經在餐桌邊等著了,陳汝安雙手端著盛著面的碗放到白靖嶼面前,

  “謝謝?!卑拙笌Z笑得愉悅,嘴角快要咧到后腦勺,

  陳汝安彎彎嘴角,表示回應了白靖嶼的感謝,趁著他吃面的功夫,她做了個水果沙拉,

  面只做了一人份的,陳汝安吃燒烤覺得油膩,就想著吃點水果去去油,

  兩個人面對面坐著,穿堂風吹進來,吹得人睡意全無,

  “你覺得老二怎么樣?”白靖嶼突然開口問道,

  陳汝安心里了然,挑了塊蘋果放進嘴里,咬了幾口說道:“無憂無慮的富二代?!?p>  一句話就把劉子汌給概括了,

  不過陳汝安說得也沒錯,劉子汌家里世世代代開飯店,從小到大就沒吃過什么苦,因此也活成了逍遙自在的模樣,

  “他一直都喜歡葉琳的?!卑拙笌Z面很快吃完了,給自己和陳汝安都倒了杯水,“老二一直讓我撮合他和葉琳,我不知道該怎么開口?!?p>  “嗯,挺好的,葉琳旺夫?!标惾臧不卮鸬貌幌滩坏?,

  這話把白靖嶼逗笑了,他喝了口水倚著椅背笑著看著她說道:“你怎么知道她旺夫?”

  在陳汝安的觀念里,旺夫不是玄學,是人的因素決定的,一個成功男人背后必然有一個優秀的女人支撐著他,

  葉琳就是這樣的女人,

  以葉琳的家世和人脈,她完全可以做一個肆意揮霍的小富婆,但她沒有,她兢兢業業經營著烤肉店,硬是把烤肉店的生意做得風生水起,

  因此,她不管跟誰結婚,在金錢和精神上,都可以助她的另一半更上一層樓,

  這些道理白靖嶼都懂,上流社會的結合,都是門當戶對,強強聯合,感情在他們那,最廉價,

  見陳汝安沒說話,白靖嶼也不再追問,撿起桌上的藥,慣例倒了幾粒藥在手心,“老二心態年輕,愛玩,葉琳又是眼里的容不得沙子的人,我夾在中間只能當聾子和啞巴?!?p>  白靖嶼混跡沙場多年,很多話不會說到明面上,但話中的意思不是傻子的話都能聽懂,

  陳汝安是四個人中年紀最小的,白靖嶼比她大三歲,年紀在四個人中最大,

  她在白靖嶼眼里,就是直率坦誠的小朋友,所以有些話他愿意向陳汝安說,不會因為哪句話說得不合適,轉而變成插向自己的利刃,

  陳汝安不會那樣做,

  這會子,陳汝安心里有數了,她吃完最后一塊蘋果,起身去拿白靖嶼面前的碗,卻被白靖嶼搶先一步,

  “我來洗?!?p>  “沒事,就兩個碗?!标惾臧矒屵^他手里的碗,準備好人做到底,

  白靖嶼輕輕一笑,雙手環胸倚著廚房門,一只腳腳尖點地,看著陳汝安洗碗,

  陳汝安扎著丸子頭,漏出后頸纖細白嫩,幾縷碎發散下來,看得白靖嶼微微出神,口干舌燥,

  “我租的別墅里有自動洗碗機,等明天搬進去洗碗就不用這么麻煩了?!?p>  聽到白靖嶼這樣說,陳汝安心里微微一動,不是因為有洗碗機而心動,搬進去住在同一屋檐下,好似尋常又不尋常,

  以前和白靖嶼朝夕共處的時光并不多,兩個人都挺忙的,白天忙著工作,晚上應酬到半夜,

  難得相見一面,纏綿過后困意上來,滿腔情愫也懶得再說,

  等再醒來,枕邊人早已起床忙工作去,幾點走的陳汝安都不知道,

  時至今日,現在兩個人的相處模式,是兩年前的陳汝安可求不可得的,

  其實現在白靖嶼也挺忙的,一直有電話打進來,繁雜的文件一時半會處理不完,

  不愿意和老二睡一個房間也是因為這個,一個睡覺呼嚕震天,一個通宵處理工作,

  對彼此都是打擾,

  “我有東西忘在你房間了?!标惾臧渤槌黾埥聿潦?,眨了眨眼看向白靖嶼,

  白靖嶼點頭站直身體往樓上走,陳汝安跟在他身后,一前一后,白靖嶼開了門,站在門口讓陳汝安進去拿,他沒有進去,

  在陳汝安在床頭位置站了一會兒,很快轉身出來,白靖嶼沒有去探究她忘記了什么,

  女生的東西多,小首飾啥的,很容易丟,

  “床單你怎么還不換?”陳汝安直覺白靖嶼不知道怎么換床單,

  白靖嶼嘴角彎起帶著些許痞氣,低頭看著她,眼神卻又無比認真,說道:“你睡過的我不介意?!?p>  他不介意,但陳汝安介意,她沉下臉轉身進房間準備去換床單,卻被白靖嶼拉住手腕,

  “行了,別忙活了,大小姐?!崩£惾臧驳囊凰查g,白靖嶼聞到她身上淡淡的橙花香氣,他知道她不用香水,是她習慣用的身體乳的味道,“時候不早了,趕緊去睡覺吧,等會我自己換?!?p>  陳汝安懷疑地看了他一眼,白靖嶼沖她露出一個真摯的笑,就差舉手發誓了,

  隔壁房間葉琳似乎是醒了,開始喊陳汝安的名字,陳汝安沒辦法只好作罷,去看葉琳怎么回事,

  目送陳汝安離開,白靖嶼關了房間門,走到床邊坐下,空氣中還殘留著陳汝安身上的香氣,

  他把床尾的新床單扔進衣櫥,洗了澡直接鉆進了被窩,一時間,白靖嶼感覺自己被陳汝安的氣味包圍,

  他覺得自己是個變態,萬幸的是他沒有做更變態的事,只是裹著香噴噴的被子老老實實地閉目養神,

  只躺了一會兒,白靖嶼便起來了,堆積的工作還沒完成,他睡不著,

  他打開床頭燈,端端正正被擺在床頭柜上的紅包吸引了白靖嶼的視線,

  這紅包有點眼熟,上面的花紋字樣和前段時間葉琳拍照發給他的紅包樣式如出一轍,或者說,眼前的這個紅包就是葉琳當時手里的那個,

  白靖嶼恍然,剛才那位小陳同學根本不是忘記拿東西了,是忘記放東西了,

  那邊陳汝安安頓好葉琳,洗漱完也已經后半夜,吹完頭發,她打了噴嚏,心里暗道糟糕,三亞這個溫度還能感冒不成?

  關掉空調捂著被子準備發發汗,迷迷糊糊睡著,感覺沒睡多久,陳汝安被外面的動靜吵醒,

  打開手機一看時間,發現才四點,只睡了兩個小時,可外面的聲音真切,不像是幻聽,

  就連醉酒的葉琳都被吵醒了,葉琳瞇著眼坐起身,甕聲問了句外面發生什么事了,

  陳汝安也不知道,她披著外套出門,發現客廳站著三個人,一瞬間,困意徹底沒了,

  “被吵醒了?”此時白靖嶼正把一個瘦弱男生按在墻上,男生后腦勺對著陳汝安,陳汝安不知道那個人是誰,

  劉子汌對著男生罵罵咧咧,說話毫不留情,“都什么年代了,敢這么登堂入室,得虧我們過來,不然后果不敢想?!?p>  “怎么回事?”陳汝安微微發愣,一時間很難接受現在的場面,

  白靖嶼把人交給劉子汌,幾步走到陳汝安身邊,攬住她的肩膀進了旁邊的廚房,

  陳汝安住的房間里有葉琳,白靖嶼不方便進去,白靖嶼現在住的房間是案發現場,也不能進去,劉子汌的房間更不必進,

  所以也就廚房的推拉門能隔絕陳汝安與闖入者,

  “別怕,是高彥君,他試圖進我住的那間房,被我逮住了?!卑拙笌Z此時語氣冷靜,完全不像方才那樣眼里滿是怒氣,

  聽到白靖嶼說完,陳汝安小臉唰地白了,受到驚嚇后淚腺不受控制地開始分泌眼淚,

  如果今天不和白靖嶼換房間,那今晚的她會遭受什么,她自己都不敢去想,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