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現代言情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第六口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是溫鎏啊 3468 2023-02-10 10:11:15

  “都少喝點啊,女孩子家家的,喝那么多酒干啥?!崩隙⒆託銎鋵嵰沧砹?,大著舌頭在那勸著,

  羅一萌暴脾氣,拿起酒瓶給自己倒酒,被劉子汌攔下,陳汝安扶額看著他們吵鬧,看樣子也已經醉了,

  “差不多了,別喝了?!卑拙笌Z也開口勸,下午剛打完針,這會又喝酒,本應該不讓她喝酒的,但他知道,他勸不住,

  兩個女人一來一回,硬是喝了兩瓶茅臺,陳汝安沒搭理白靖嶼,拎著新開的酒瓶起身走到羅一萌身邊,

  羅一萌旁邊坐的是劉子汌,陳汝安拍拍劉子汌的肩膀,示意他讓個位置,劉子汌不敢得罪這位前嫂子,乖乖地站起身來,

  “萌姐,大老遠來一趟不容易,怎么也得讓你盡興而歸,今天很高興見到你,敬你?!标惾臧舱f話帶著醉意,好像再喝一杯就能倒下,

  劉子汌扶著椅背都快站不穩,但腦子是清醒的,他聽完陳汝安說的那些話,暗暗吐槽:你怕是打算不讓她活著回去。

  最后一杯,羅一萌咬咬牙,端起桌上滿滿的一杯酒,和陳汝安碰了杯,閉著眼喝下去,

  酒水到胃的瞬間,巨大的惡心感翻涌上來,所有人都看著她們,羅一萌不能在他們面前吐,捂著嘴沖去了廁所,

  剩下陳汝安安穩地坐在那,悠然給自己倒酒,方才迷.離滿是醉意的眼此時清明無比,

  她在裝醉,

  白靖嶼回味著她的變化,這女人似乎比以前更加有魅力了,

  酒局散場,白靖嶼安排他們住進酒店,劉子汌背著羅一萌走進酒店大堂,半路上還被吐了一身,

  明天羅一萌醒來會是什么反應,陳汝安還挺好奇的,

  白靖嶼安排好一切,回醉仙樓找陳汝安,陳汝安披著外套坐在飯店大堂低頭玩手機,

  她把頭發低低盤著,臉上一點醉意都看不出來,未施粉黛的臉有些憔悴,喝了酒之后,臉色更加蒼白,

  在社會奔走那么多年,還依舊像剛出社會的大學生一樣,顯小,不過那酒量十個大學生都抵不上,

  “走吧,我送你回家?!卑拙笌Z站在門口等她,晃了晃手里的車鑰匙,

  本來打算自己開車回家的,但陳汝安自知今晚喝了太多的酒,可不敢去碰方向盤,交警叔叔們估計已經在路口等待醉鬼們了,

  車里的暖氣依舊很足,吹得陳汝安昏昏欲睡,等紅綠燈的間隙,白靖嶼轉頭看她,

  擔心她又發燒,伸手去試她額頭的溫服,不熱,正常溫度,

  一只溫暖的手突然覆上自己的額頭,陳汝安下意識地往后仰頭,很快又反應過來是白靖嶼,沒什么情緒地抬手撥開他的手,

  “我沒事,就是有點困?!?p>  這時候綠燈亮起,白靖嶼收回手笑笑嗯了一聲,踩了油門開車往前走,

  下了車,深夜寒風將陳汝安的睡意驅散殆盡,她轉頭道謝,也不等白靖嶼回應,抬腳往樓道走,

  沒走幾步,聽見車窗搖下的聲音,白靖嶼的聲音隨后傳來,“安安,其實今晚你完全可以不這樣對待羅一萌的?!?p>  以陳汝安的行事風格,沒有實質利益問題,她不會和人計較什么,她也從來不會把羅一萌那類張牙舞爪的女人放在眼里,

  “怎么,心疼啦?”陳汝安轉過身,風吹起她鬢邊碎發,眼角笑意看得不真實,整個人充斥著破碎感,

  白靖嶼聽到她這么說,笑得無奈,“你在胡說什么,可別挖苦我了?!?p>  羅一萌因為陳汝安的出現失態,站在羅一萌的角度上看,原本最不應該出現在白靖嶼身邊的人,今晚突然出現了,

  再熱情的紅玫瑰也敵不過那可望不可及的白月光,羅一萌心里的危機感讓她亂了分寸,

  但站在陳汝安的角度,她無緣無故被敵視,忍氣吞聲不是她的風格,她偏要挑對方的敏感點攻擊,

  喝醉是裝的,對白靖嶼的笑也是假的,只不過是用來刺激羅一萌的表演罷了,白靖嶼卻把假的當成了真的,

  “以為我們兩個女人為了你爭風吃醋?”陳汝安直接說到他面上,懶得拐彎抹角的說話,暗示來暗示去的,挺沒勁的,“那你想多了,為了你爭風吃醋的只有羅一萌一個,我是單純看羅一萌不順眼?!?p>  寒風一個勁地往車里灌,像冰冷的巴掌扇在白靖嶼的臉上,他僵著臉做不出任何表情,只怔怔地看著一臉冷漠的陳汝安,

  “安安,我們真的再也沒有可能了嗎?”白靖嶼的聲音有些顫抖,

  “白總,往事不可追,我們兩年前就已經結束了?!标惾臧策肿煨?,笑得太假了,

  那天晚上,白靖嶼在陳汝安樓下停到后半夜才驅車離開,陳汝安徹夜未眠,

  第二天葉琳來找她的時候,嚇了一跳,黑眼圈快要趕上國寶熊貓了,

  “怎么回事?兩個人兩年沒見,這么多話要說?”也就葉琳敢拿他兩個人打趣,

  陳汝安給葉琳倒了杯水,窩在沙發上打哈欠,開口問道:“幫我問問你海南那邊的朋友,能不能幫忙在免稅店寄兩套貴婦護膚品,那邊有沒有啥營養品?中老年人吃的?!?p>  “應該有吧,都是國外的大品牌?!比~琳說著開始翻通訊錄,隨口問道:“你要送給誰?”

  “白靖嶼他家老人?!标惾臧舱Z氣一貫平淡,沒有任何情緒,

  “什么?”葉琳差點被一口水嗆死,猛咳幾聲,繼續追問:“你倆到底什么情況?真的和好了?”

  兩個人當年轟轟烈烈,奔著老死不相往來的境地去的,現在才相處幾天就復合了?葉琳表示無法理解,

  關于他們復不復合,葉琳一直保持中立態度,這兩年陳汝安怎么過來的,她都看在眼里,要是再來這么一下,陳汝安不徹底崩潰才怪,

  她更知道,白靖嶼占據陳汝安內心絕大部分,想要再重新接納新人怕是困難,如果不和白靖嶼在一起,陳汝安怕是這輩子就這樣一個人過下去了,

  “沒有,年前的禮是他送的,我準備還給他?!标惾臧厕D了一筆賬給煙酒店老板,要了兩箱茅臺,下午就能送過來,

  其他雜七雜八的東西在護膚品郵寄的這兩天全都準備齊,送過去,也就不欠人家什么了,

  “你們這還來還去的有什么意思?”葉琳只覺得他倆挺有意思的,“你生病那個事怎么還?讓他也生一次???你也去照顧他兩天?”

  陳汝安眼皮顫了顫,以前照顧他還少嗎?喝酒喝到不省人事,陳汝安整夜不合眼的照顧著,

  和白靖嶼談戀愛之后才學會的做飯,全心全意愛一個人的時候,什么都愿意為他做,以前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她,現在能做出一桌子營養餐,

  也幸虧有了那么一個手藝,不然這兩年,陳汝安能把自己喝死,自己做點營養餐還能養養身體,

  表面柔柔弱弱的姑娘,誰能料到她能喝最烈的酒,吃最營養的餐食,

  “行了,別操心我了,你呢?家里有催婚了吧,不然也不能大年初二躲我這里?!标惾臧灿珠_始扎別人心了,

  葉琳長嘆一聲,歪在沙發上哀怨:“一個頭兩個大,我發現你才是明智的,那些七大姑八大姨,有幾個是真正關心你的,全都是看熱鬧不嫌事大,拿我的事當家長里短聊呢?!?p>  大齡適婚男女青年逢年過節必然要經歷被催婚的酷刑,與其敢怒不敢言,倒不如躲起來眼不見心不煩,

  “沒辦法,他們也是關心你?!标惾臧矊捨克?,

  葉琳抬頭疑惑地看向陳汝安,陳汝安一向是不婚族族長,現在居然能這么平和地來安慰她,過了個年,想通了?

  “怎么,有合適人選了?”葉琳開始八卦,

  陳汝安覺得她莫名其妙,自己整天在她眼皮子底下晃,有沒有人選她還不知道嗎?

  除非回家相親,

  真的是說什么來什么,葉琳悲慘狀,“我媽下了最后通牒,今年再找不到對象,就讓我去相親?!?p>  “相親就相親,說不定能遇到合適的呢,這也是認識人的一種途徑罷了?!笔虏魂P己的時候,陳汝安倒是想得開,

  “我才不去,要去你去?!比~琳白了她一眼,

  陳汝安嘿嘿笑了兩聲,“我也不去?!?p>  錯過那個原本想永遠走下去的人,往后的日子和誰在一起好像都無所謂,追求陳汝安的男人有很多,

  她也不是沒想過接納新人,但心里總覺得差點意思,和人相處的沉重感倒不如一個人自在,

  如果可以的話,她想掙足夠多的錢,沒事出去見見祖國的大好河山,在每個城市生活一段時間,等到老了走不動了,再回到出生的地方,

  用最后的時光細數這一生的經歷,也不算缺憾,

  “葉琳,年后也不怎么忙了,我們出去玩吧?!?p>  陳汝安這兩年一直這個小城鎮里打轉,也該出去散散心了,A市的冬天太冷了,去個暖和的地方避寒,

  “行啊,那就去三亞吧?我聯系那邊的朋友租個小別墅,在那住一段時間?!?p>  葉琳心里跟明鏡似的,與其說是散心,倒不如說是為了躲某個人,但這是個好現象,這孩子在試著慢慢走出來,

  護膚品很快就寄了過來,其他的水果牛奶之類的東西也全都準備好了,葉琳拉了滿滿的一車往白靖嶼的住處駛去,

  只有她一個人去,陳汝安不打算露面,東西送去,兩個人就這樣兩清吧,

  白靖嶼不在家,他母親還有爺爺奶奶在家,葉琳把東西全部搬進去,喜氣洋洋地說了句新年快樂,

  葉琳和白靖嶼是多年好友,他家里老人也都認識葉琳,都很熱情地歡迎她,

  “琳琳啊,好久不見啊,長得越來越漂亮了?!卑拙笌Z的奶奶一臉笑意的拉著葉琳的手讓她坐下,

  “好久不見,奶奶,昨天才知道你們在這邊過年,白靖嶼那家伙也不早說,不然我早過來給你們拜年了?!?p>  “哎,年二十九的時候才過來,浩浩年前把胃喝傷了,年三十還在醫院掛水……”老奶奶說道這眼圈紅了,是真的心疼自家的寶貝大孫子,

  “媽,別說這些?!卑啄复驍嗬咸脑?,端來水果,做到葉琳旁邊,“來,吃水果?!?p>  葉琳微微一愣,白靖嶼喝傷掛水的事她倒是沒聽說過,看樣子應該是挺嚴重的,不然也不至于興師動眾地把幾個老人家拉過來過年,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