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現代言情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第四口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是溫鎏啊 3344 2023-02-08 09:18:53

  “在樓上就看見你的車在那挪不動了,需要幫忙嗎?”白靖嶼里面穿得單薄,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羽絨服,笑著朝陳汝安走來,

  這個時候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這個人連年都不過了?

  “不用,明天再說吧?!?p>  陳汝安不想麻煩別人,更何況是白靖嶼,她寧可明天車被人拍照發朋友圈,被交警貼罰單,她也不愿意麻煩白靖嶼一下,

  “那我送你?!卑拙笌Z知道她的家離這里還有段距離,走回去估計人都得凍僵,“別說不用,嘴比這上凍的馬路還硬?!?p>  他不給陳汝安拒絕的機會,轉身去拿了車鑰匙開車,就算她拒絕,他也要把她拽上車,小姑娘家家的,怎么可能讓她頂著寒風自己走回家,

  這次陳汝安并沒有拒絕,她屈服于這冷冽的寒風,加上身體真的不舒服,如果不讓白靖嶼送,她可能在大年三十的晚上死在這冰冷的街頭,

  車里的暖氣很足,陳汝安昏昏沉沉只覺得腦袋千斤重,她轉頭看向車窗外,路邊的綠植被點綴得五光十色,映得整條街喜氣洋洋的,

  “回家吃了年夜飯?”白靖嶼食指敲了幾下方向盤,突然開口問道,

  陳汝安身體沒動,只淡淡地嗯了一聲,想起家里那堆禮品,心里盤算著該怎么還他,

  隨后白靖嶼也沒再開口說話,他本來就是話不多的人,相比傾訴者,他更愿意當傾聽者,

  十幾分鐘的路程愣是開了二十多分鐘才到,白靖嶼穩穩地將車停到陳汝安家樓下,“到了?!?p>  白靖嶼說完見陳汝安沒動靜,以為她睡著了,歪著身子瞧過去,發現她低垂著眼皮,臉色紅得不對勁,

  他伸手去試她額頭上的溫度,燙得嚇人,

  “發燒了,我帶你去醫院?!卑拙笌Z語氣有點著急,翻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幫我安排一間VIP病房,我朋友發燒了?!?p>  我朋友這三個字挨個蹦進陳汝安的腦子,不算久遠的回憶被觸發,那時候她只是聽別人說,

  同樣也是過年的時候,白靖嶼陪幾個長輩喝酒,長輩問他什么時候成家,他喝多了,開始滔滔不絕,

  “嗯,我有女朋友,女朋友特別好,今年拼了命也要結婚,要生小孩,現在她年紀小,以后會慢慢成長?!?p>  旁邊的姑姑嬸嬸聽了快要笑死了,說他平時沒見他這么多話,炫耀起女朋友來那么多話,

  思緒像窗外的夜景快速移動,陳汝安不知道自己是在做夢還是怎么,滿腦子都是白靖嶼,還能聽見他說話,近在咫尺,

  “堅持下,馬上到醫院了?!?p>  堅持不住了,先睡了,

  大年初一的醫院也沒什么人,VIP病房更沒有什么人,陳汝安沉沉地睡了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在病房,反應了好久才反應過來,

  昨晚遇到了白靖嶼,可能不是在做夢,

  手上的針眼赫然可見,昨晚燒到昏迷,睡醒了針也打完了,病房里的空氣混濁,陳汝安覺得好受了便不愿意多待,

  找了外套穿上準備出院,抬頭卻看到白靖嶼推門進來,

  “醒了?”白靖嶼手里拎著一個保溫桶,看見陳汝安起床,忙過去扶她,

  陳汝安推開白靖嶼的手,啞著嗓子說了句沒事,

  看得出來陳汝安想要出院,他像拎小雞一樣把她拎了回來,“今天還得再掛幾瓶水才能出院,安心待著?!?p>  沒人愿意和自己的身體過不去,陳汝安不是聽白靖嶼的話,是聽醫生的話,

  “熬了鴿子燙,趁熱喝?!卑拙笌Z說著打開保溫桶,里面濃郁的鴿子湯是他親自熬的,

  白靖嶼會做飯,而且廚藝精湛,只不過很難有時間做,鴿子湯要熬好幾個小時才能熬成這樣濃郁,陳汝安長睫微顫,

  “謝謝白總?!辈×说年惾臧沧兊糜悬c乖巧,不像往日高不可攀的模樣,現在窩在病床,小臉蒼白柔弱的樣子特別能激發男人的保護欲,

  白靖嶼沒有回應她的道謝,也不樂意說“應該的”這類話去哄她開心,

  鴿子湯很鮮美,但陳汝安沒有胃口,后又啃了幾口包子便不再吃了,

  白靖嶼也沒強迫她繼續吃,利索的把餐盒收了,找來板凳打算坐在床邊陪她一會兒,

  可電話不合適的響了,電話那頭不知道有什么事,白靖嶼驚訝地回了句:“什么?”

  停頓了幾秒,白靖嶼抬眼看看陳汝安,陳汝安安安靜靜地躺著,沒有任何反應,

  “知道了?!卑拙笌Z很快掛了電話,“我有點事,你在這好好休息,中午我讓人送飯過來?!?p>  “不必麻煩,我自己點外賣?!标惾臧簿芙^了白靖嶼的好意,他沒有義務照顧她,陳汝安收受不起,

  “大年初一你點哪門子外賣?”白靖嶼語氣無奈,拿了外套往門口走去,走到門口又回頭看了一眼陳汝安,眼神深沉冗長,似乎有千萬句話要說,

  話終究沒有說出口,門被輕輕關上,陳汝安徹底泄了氣,癱軟地窩在床上,完全沒了方才在白靖嶼面前的清冷模樣,

  她自己已經忘了過年這回事,醫院除了幾個值班的護士,便再無他人,

  本來只想著自己清靜幾天,沒想到能這樣冷冷清清,

  午飯是飯店服務員送過來的,兩葷一素,糖醋排骨和辣椒炒肉,還有一個酸辣土豆絲,都是她愛吃的菜,

  服務員還專門補充了一句;“這些菜都是白總做的?!?p>  “哦?!标惾臧卜磻涞?,

  服務員在她那碰了壁,訕訕笑了笑,轉身離開了,

  可能是早上沒吃多少東西,中午有了胃口,土豆絲全都被她吃完了,米飯吃了一多半,其他兩個菜也吃了差不多一半,

  把剩菜剩飯收拾完,護士正巧過來給她掛水,陳汝安半躺著感受著針扎進皮膚的絲絲痛意,

  那點疼很快就消失了,隨之而來的是吃飽喝足泛上來的困意,陳汝安不敢睡,她怕睡了吊瓶里的點滴打完她不知道,別到時候回了一瓶血再打進身體里,

  上眼皮和下眼皮打架,她揉了揉眼,強撐著精神坐起身,打開手機想找個電影看,

  病房門被人打開,陳汝安以為是護士,也就沒有抬頭,可那人徑直坐在她床邊的椅子上,

  她這才抬頭去看來人,是白靖嶼,

  “你怎么來了?”陳汝安微微一愣,心里不受控制的漫上一絲欣喜,“事情辦完了?”

  “沒什么事?!卑拙笌Z看上去顯然是喝醉了,大中午的就喝得醉醺醺的,他繼續說道:“老家那幾個朋友來拜年,沒打招呼就來了,我也挺無奈的,既然來了,就得招呼?!?p>  大年初一跨省來拜年,真應了那句話:窮在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

  今年得虧他沒在三亞過年,不然那幫人搞不好得訂機票去三亞給他拜年,也是為難他們了,

  那邊飯局還沒結束,白靖嶼又惦記醫院里的陳汝安,找了個理由離開,

  “不用你專門過來,打個針而已,我沒那么矯情?!标惾臧残睦锪巳?,

  白靖嶼是個禮數周全的人,酒喝到一半跑了不是他的風格,

  “沒事,那邊有老二?!彼f著捧起陳汝安被扎了針的手,像是捧著個易碎的稀世珍寶,

  陳汝安又不敢動那只手,只好任由他捧著,隨后又聽他繼續說道:“嘴硬,你現在真的不需要我嗎?”

  有些話借著酒意或許更容易說出口,中午這場酒不知道是為了那幫來拜年的朋友喝的還是為了陳汝安喝的,滿腔要說的話不知道先挑哪句說,

  聽到白靖嶼那樣問,陳汝安沒有回答,撇過頭不再去看他,白靖嶼也沒打算聽她的答案,只乖巧地坐著,盯著她的手在那沉思,

  “今年為什么沒回去過年?”不知道陳汝安什么時候轉回頭,拋出一個話題,

  白靖嶼抬起頭對上她的視線,他那一雙眼染上醉意,神似茫然小狗,陳汝安嘴角漫上笑意,以往很少能見到意氣風發的白總能有這樣的一面,

  “今年有事走不開,把家里老人接到這邊來過年的?!?p>  “哦?!鞭D而陳汝安又繼續問,“我家那堆年禮是你送過去的?”

  白靖嶼淡然回了個嗯,完全沒有討巧的意思,

  “破費了?!标惾臧卜磻彩堑?,心里漸漸有了主意,

  “沒事,虧欠你的,現在補回來?!卑拙笌Z說這話的時候臉上表情認真,他知道甜言蜜語哄騙不了她,想打動她,只能靠一片赤誠真心,

  陳汝安笑得釋懷,微微搖頭說:“白靖嶼,你不用覺得對我有虧欠,我們相識一場,也算是在用心交往,我從不論得失,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沒必要費心思來補償我什么,沒關系的?!?p>  時光可以稀釋蜜糖,也可以稀釋酸楚,那些在當時覺得嚴重無比的矛盾在現在看來已經無關痛癢,

  起初白靖嶼看中陳汝安最重要的一點不就是可以寬容任何不觸犯底線的一切事,也就是所謂的大格局,

  “那是我的事,我愿意為你做這些?!卑拙笌Z眼神清澈,三十而立的年紀還帶著少年氣,不摻一絲假,

  兩兩相望,復雜的情緒糾纏交織,陳汝安嘆了口氣,別開視線不再去看他,

  她可以原諒一切,但是兩個人不可能再回到以前,

  “做朋友吧?!标惾臧猜曇舢Y甕的,聽不出來任何情緒,白靖嶼沒有給她任何回應,就像分手那天,不知道是同意還是不同意,

  掛完吊水已經臨近傍晚,冬天天黑得早,五點左右天色就暗了下來,陳汝安感覺自己徹底好了,

  白靖嶼把車開到醫院門口,幫她開了副駕駛的門,讓她上車,陳汝安本來打算拒絕的,隨后又想到每次白靖嶼伸出援手,她都會習慣性地拒絕,但每次還是會接受他的幫助,

  搞得自己扭扭捏捏的,這次她沒有說“不用”之類的拒絕詞匯,利索地坐上了副駕駛,

  白靖嶼站在車旁微微一愣,突然覺得有點不習慣,這次居然沒有嘴硬拒絕,

  當然也不容她拒絕,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