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現代言情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第三口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是溫鎏啊 3254 2023-02-07 10:04:51

  白靖嶼追上去握住陳汝安的小臂,發現她紅了眼,他微微一愣,隨后臉上的表情很快緩和下來,眼里帶著疼惜,

  以前葉琳說過,那兩位祖宗一旦分手,便再也沒有復合的可能,兩位都是好馬不吃回頭草的主,

  分手那天,陳汝安給白靖嶼發了條消息:你考慮清楚,我們一旦錯過,便真的錯過了。

  那條消息沒有等來白靖嶼的回復,沒有回復權當默認,陳汝安刪了白靖嶼所有的聯系方式,

  可惜記憶無法刪除,感情同樣也是,

  面對這遲來的道歉,陳汝安笑得比哭還難看,她掙開白靖嶼的手,“我們的故事結束了,各自過好各自的生活吧,祝你靜寧見春祉猷并茂?!?p>  就算分開了,我也希望你能平安健康,一帆風順,

  出了商場大門,發現下雪了,陳汝安裹緊身上的羽絨服,走進風雪里,

  這么多年的愛恨情仇,也該有個結局了,趁著新年伊始,把這件往事畫上句號吧,

  往后的生活會是什么樣的,誰都不知道,往前走就是了。

  大年三十當天下午,烤肉店才正式關門,葉琳和陳汝安關了店里的燈,貼好春聯,感嘆辛苦的一年終于結束,

  “確定不回家過年?”葉琳拉上羽絨服拉鏈,理了理被寒風吹亂的頭發,

  陳汝安同樣被凍得瑟瑟發抖,她搖頭笑著說:“不回去了,讓我清靜幾天吧?!?p>  逢年過節,家里老老少少湊在一起免不了討論陳汝安的終身大事,家里同輩結婚的結婚,生孩子的生孩子,除了那幾個年紀小的,也就她剩下了,

  七大姑八大姨的嘴閑不住,總愛操那些閑心,陳汝安不在乎她們說什么,怕的是她那位老母親不停地念叨,

  索性不回去,十萬塊錢的新年紅包轉了過去,了卻那些無謂煩惱,

  “要不來我家?”葉琳不忍心,大過年的,一個人怪冷清的,

  陳汝安搖頭,“沒事,現在過年沒什么意思?!?p>  “行吧,新年快樂?!?p>  “新年快樂?!?p>  兩個人一個往東,一個往西,前幾天下的雪已經融化,地面濕漉漉的,寒風一吹,整個人都凍透了,

  室內好像比室外更冷,陳汝安開了空調,窩在沙發沙發上裹緊毛毯,電視里放著春節聯歡晚會倒計時,

  客廳沒有開燈,感覺到客廳溫度慢慢上來,陳汝安昏昏欲睡,一個人這樣過年,好像確實挺冷清了,

  睡意慢慢蔓延上來,也顧不上冷不冷清,睡醒再說,

  感覺沒睡多久,陳汝安被電話吵醒,是陳母打來的電話,

  “安安啊,我做了你愛吃的糖醋排骨,你回來嘗嘗?”以前陳汝安鬧脾氣不愿意吃飯的時候,陳母就用她愛吃的東西誘惑她,

  “不回去了,外面天黑了,不想開車?!标惾臧灿悬c心動,

  “讓你弟弟去接你?”閨女不回家過年,總覺得心里空落落的,如果陳汝安執意不回來,那就家里的三口人去陳汝安那里過年,

  “不用了,你們吃吧?!标惾臧哺杏X渾身沒勁,一點都不愿意動,覺得出門就是一件麻煩事,

  陳母還是不愿意,繼續說道:“要不你來吃個飯,吃完飯晚上在回去?!?p>  她知道陳汝安不愿意回家的原因,那年小姑娘春風得意,以為找到了此生摯愛,滿世界的宣告,沒想到最后慘淡收場,這讓不少人看了笑話,

  春節聯歡晚會已經開始了,全家團圓的日子讓老母親這么懇求,陳汝安也于心不忍,只好強撐著精神,坐起身,

  “知道了,我收拾收拾,我自己開車過去?!?p>  “好?!?p>  晚上的氣溫又低了幾度,陳汝安鉆進車里熱車,整個人冷得發抖,緩了好幾才緩過來,

  路上幾乎沒什么人,這個時候應該都在家里吃年夜飯吧,

  兩個家的距離有四十分鐘左右的車程,因為路上沒有車,陳汝安開得順暢,只用了三十分鐘便到了爸媽家,

  家里的飯菜早早就準備好了,全都是陳汝安愛吃的菜,到了家,陳汝安整個人都放松下來,

  起初還倔強地不肯回家,現在才知道家有多溫暖,所有人都在這個冰冷世界追求愛,卻不知真正有愛的地方是家,

  “怎么,陳奕棋開竅啦?買這么多東西孝敬老爸老媽?”還有茅臺,陳汝安嘖嘖感嘆自家老弟難得這么大手筆,

  她說完這話,家里三個人愣了愣,陳奕棋說道:“這不是你買的嗎?”

  “什么?”陳汝安一頭霧水,她只賺了十萬塊錢,并沒有買東西啊,難不成送錯了?

  陳爸還開了一瓶茅臺放桌上,這下子可就尷尬了,

  陳汝安并不覺得什么,開了再買瓶還過去好了,但不可能會送錯的,她撥通葉琳的電話,

  “喂,咋啦,這么早就要給我拜年嘛?!比~琳那邊非常熱鬧,聽上去應該很多人,

  陳汝安將手機緊貼耳朵問道:“我們家的年禮是你送來的嗎?”“什么年禮,沒有啊,我本來要送的,但你也知道我沒有時間,本來打算初三過去送的?!?p>  “不用送?!标惾臧餐nD了幾秒,走進自己的房間對電話那頭說了家里突然收到那么多年禮的事,

  葉琳心里其實已經有了答案,“會不會是白靖嶼送的?”

  “不知道?!标惾臧残睦锩H?,更不會去問他是不是他送的,萬一不是他送的,又讓人覺得她是去找他要年禮的,“算了,你吃飯,這事等等再說?!?p>  出了房間,陳母過來追問是誰送的,陳汝安隨便扯了個謊說是一個朋友送的,沒有和她說,

  陳母心里高興,問道:“男的女的?”

  這年禮的規格不像是簡單的新年祝福禮,更像是女婿送給老丈人的高規格年禮,

  聽到陳母又扯到男女方面的事情,陳爸趕緊打斷她們的談話,大過年的,非讓自家閨女不高興嗎,

  “還在那聊,菜都要涼了,快吃吧?!?p>  陳汝安向陳爸投去感激的目光,今年那十萬塊錢的紅包應該轉給老爸的,不行,待會給他發個大紅包,

  本來就沒有食欲,陳汝安啃了幾塊排骨就不想再吃,轉頭盯著電視發呆,里面表演的什么她一點都沒看進去,

  等著他們吃完,陪他們坐了會,陳汝安便準備回自己的家,陳家不像葉琳家那么熱鬧,坐在一起吃個年夜飯,這個年就算過去了,

  “我回去了,爸媽,陳奕棋,新年快樂?!标惾臧矓[擺手往門口走去,

  “都不發個紅包就走了???”陳奕棋盤腿坐在沙發上歪頭目送陳汝安,

  陳母不舍得她走,但知道留不住她,知道叮囑她多穿衣服,平時多吃飯,

  “我去送送咱閨女?!标惏执┥贤馓讚Q上鞋跟著陳汝安一起出了門,

  一出門,寒氣便向周身襲來,兩個人縮著脖子進了車,陳汝安不解地看著陳爸也跟著上車,

  “爸,你和老媽鬧矛盾了?”

  “什么話,大過年的,我是想和你聊聊?!标惏终f著從懷里掏出一個紅包遞到陳汝安手里,“吶,壓歲錢收好?!?p>  陳汝安不想手,又推辭不過陳爸,“謝謝老爸?!?p>  “安安啊,你也別怪你媽嘮叨你,她其實是關心你?!?p>  “我知道?!标惾臧舶鸭t包放到一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空調溫度太高,她的臉微微發燙,

  “其實現在社會,不想結婚的人也挺多的,我知道你又能力養活自己的后半生,可人生在世,難免有個頭疼腦熱的,身邊每個人照顧,我們怎么能放心?!?p>  陳爸很少會說這些話,陳汝安并不反感,她知道他們是為了她好,也就一聲不吭地聽著他繼續說,

  “也不是說結婚就一定好,人有千面,被表面騙了走錯了路很正常,我們要正視這些挫折,選擇錯了不要緊,重要的是勇敢地往前走,總歸有一條路是正確的,你爸我活了大半輩子,算下來也就剩二三十年的光景……”

  “爸,你說什么呢!”陳汝安不愿意聽這樣的話,大過年的說這種話像什么,

  陳爸笑笑繼續說道:“有句話怎么說的,人生得意須盡歡,人生短短幾十年,要是一直執著在陳年舊事里,那可真吃虧,爸媽把你帶到這個世界上,不是為了讓你體驗痛苦的,

  我希望我的女兒每天開開心心的,不是假裝開心,是發自內心的開心,去做自己喜歡的事,去吃自己想吃的東西,去好好感受一下這個世界的美好,這樣才不枉在人世間走這一趟?!?p>  聽到這,陳汝安的眼眶開始泛紅,不管多少歲,在爸媽眼里永遠都是小孩,可以因為受了委屈掉眼淚,就算任性也會被包容,

  “我知道了?!标惾臧参亲?,笑著答應陳爸,以后努力讓自己開心,

  陳爸笑著拍拍陳汝安的肩膀,叮囑她回去路上注意安全,下車看著陳汝安的車駛出視線才轉身上樓,

  路上的雪水好像結了冰,陳汝安開得異常緩慢,路過一處飯店,她沒忍住往那邊望了一眼,

  那個飯店是白靖嶼發小開的,他平時一日三餐也都是在那里吃,不過今晚他應該不會在那,這個時候應該在家陪家人吃飯,

  他家不在A市,在繁華的Q市,

  陳汝安收回視線微微踩了油門,可車子好像車轱轆開始失靈,一個勁地在原地打滑,

  因為天冷路面結冰的緣故,車子打滑的現象經常有,陳汝安額頭開始冒汗,這下可怎么辦,

  她下車用力踩了踩地面上的冰,硬得根本才不碎,這個時候也打不到車,安全起見,看樣子只能步走回家了,

  她拔了車鑰匙,鎖了車,裹緊身上的羽絨服就準備往家的方向走去,

  可轉頭看見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路口,讓她好一愣,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