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現代言情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第二口

這回頭草可不好吃 是溫鎏啊 3376 2023-02-06 09:50:23

  第二天店里一開門,葉琳看到里面的場景,頭皮頓時炸了,店里桌椅板凳東歪西倒,餐桌上的碗筷胡亂擺放著,根本就沒人收拾,

  “白靖嶼!”

  白靖嶼被葉琳的電話嚇醒,瞇眼皺眉聽完葉琳的一頓咆哮,他也懵逼,昨晚發生了什么他真的忘了,

  他只記得他死皮賴臉拉著陳汝安吃烤肉,后面喝了幾杯白酒就斷片了,他怎么回來的都不知道,

  陳汝安睡覺習慣性關機,就算天塌下來也別想打擾她睡覺,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早早就醒了,

  外面天色陰沉,聽天氣預報說可能會下雪,手機剛開機,葉琳的電話便打進來,

  “祖宗,你在哪呢?”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還喝了那么多酒,不想出事都難,陳汝安一邊刷牙一邊回道:“在家唄,還能在哪?!?p>  “那白靖嶼呢?”剛才葉琳只顧著罵他了,忘記追問他人在哪了,

  “不知道,他司機把他接走了,昨晚喝醉了,估計在車里睡了一晚?!标惾臧驳卣f道,

  葉琳停頓兩秒,也不再計較,找他們算賬只會浪費時間,還不如趕緊收拾收拾招待客人,

  中午客人也挺多的,葉琳忙得昏天黑地,連喝口水的功夫都沒有,就在她快要撐不住的時候,聽見店員說話了,“白總又來吃烤肉嗎?”

  葉琳正愁沒地方找他算賬呢,他倒好,自己送上門來,“不歡迎,請滾?!?p>  “別啊,我不是來吃飯的,我是在幫忙的?!卑拙笌Z賠笑道,昨晚許諾過葉琳要幫她收拾店里,可誰知道昨晚被一女子灌醉了,

  其實也不是陳汝安灌醉了他,昨晚應酬完就已經醉得差不多,本來想直接回家睡覺的,但想到和陳汝安預定了烤肉,還是硬撐著去了,

  但就算不是她灌醉的,白靖嶼那個人精也要賴在她頭上,

  這么大一個老板來幫忙擦桌子端盤子,任誰都不敢用啊,葉琳想著趕緊打發他走,可拽到門口正好和要進店的陳汝安撞個對面,

  “你倆位大神趕緊哪暖和哪待著去吧,可別來著添亂了,都不是干活的料?!比~琳連帶著陳汝安也一塊趕,

  陳汝安稀里糊涂被推出了門,沒想到自己好心好意過來幫忙,人家還不領情,

  也罷,不用干活好啊,最近都沒時間置辦年貨和買新衣服,既然出來了,正好去逛逛,

  烤肉店旁邊就是商城,走兩步就到了,陳汝安走得慢,白靖嶼慢慢悠悠跟在后面,

  兩個人一前一后進了商場,兩個宿醉還沒清醒的人誰都沒搭理誰,商場里的人特別多,白靖嶼怕兩人被人群沖散,往前快走幾步,

  “白總,你是破產了嗎?怎么這么閑?”陳汝安不習慣白靖嶼現在無所事事的樣子,

  她的記憶里,白靖嶼向來都是不停旋轉的小陀螺,根本沒時間在外面閑逛,

  白靖嶼居然還嗯了一聲,“最近胃不太好,想吃點軟飯?!?p>  也就在陳汝安面前,白靖嶼才會這樣沒臉沒皮,畢竟他最困窘的境地她都見過,

  在她面前,他可以毫不猶豫地拋棄那些光鮮亮麗的光環,重新做回一個普通人,

  陳汝安算不上富婆,頂多手里有點小錢,確保自己可以不考慮金錢問題隨心所欲的生活,

  “我認識幾位有錢的姐姐,給你介紹介紹?”陳汝安冷笑說話暗戳戳帶刺,

  “姐姐不行,我喜歡有錢的妹妹?!卑拙笌Z直勾勾地盯著陳汝安,眼里的情愫就算旁人見了也瞬間了然,陳汝安全部無視,

  陳汝安比白靖嶼小三歲,以前白靖嶼常說她年紀小,以后會慢慢把她培養成嬌艷的玫瑰,

  這朵原本會成為玫瑰的花折斷了自己的花枝,在風雨中開出了潔白的百合花,

  逛了幾家女裝店,陳汝安都沒有挑到自己喜歡的,加上后邊跟著一個跟屁蟲,她也沒心情去試衣服,

  那位跟屁蟲逛街逛得挺認真,給她挑了好幾件他自己覺得不錯的,

  “小姐,你男朋友眼光真好,這衣服完全就是為你量身定制的?!钡陠T可真會說,

  陳汝安先是看了一眼衣服,款式挺好,又瞥了一眼跟屁蟲,淡淡地回了店員一句:“他不是我男朋友?!?p>  不是男朋友那就是曖昧期的男性朋友,店員正想說點什么,白靖嶼悠悠地補充了一句:“嗯,我是她前男友?!?p>  這話說得坦坦蕩蕩,就像嘮家常一樣,平淡尋常,

  店員大腦飛速運轉也愣是沒憋出一句話,這反應倒是把陳汝安逗笑了,

  “我試試這件吧?!贝筮^年的賺點提成不容易,不能白讓人家小姑娘受驚嚇,

  上衣是荷葉邊的泡泡袖襯衫,下面配的是黑色魚尾裙,陳汝安身材纖細,穿上那套衣服,身材曲線被完全突顯出來,

  她的頭發微卷,被她隨意地披在肩上,整體看上去,她這個人優雅嫻靜,

  白靖嶼審美在線,加上他了解陳汝安的身體,他知道那種風格更適合她,

  “就這套吧,好看?!卑拙笌Z很滿意自己的眼光,說著準備去結賬,

  陳汝安搶著去買單,卻被白靖嶼攔下,“給你買幾件衣服的錢還是有的?!?p>  出了女裝店,白靖嶼晃了晃手里的服裝袋,雙眼含笑地說道:“我給你買衣服,作為回報,請我看場電影可以嗎?”

  “什么?”陳汝安微微一愣,以前和他談戀愛的時候,一場電影都沒和他看過,

  兩個小時的電影對他來說太過漫長,幾乎十分鐘一個工作電話的他,根本不可能完整地看完一場電影,

  這對兩個人來說都蠻掃興的,所以陳汝安會一個人去看電影,看到旁邊情侶成雙成對的,她也會羨慕,那時候小女生心思太重,

  白靖嶼眼里情緒復雜,陳汝安看不明白,其實兩個人的情緒都不好,加上酒后的頭暈腦脹的不適感,都在努力強裝沒事,

  “陳總這么小氣啊,一場電影都不愿意請我看?!卑拙笌Z不給陳汝安拒絕的機會,

  白靖嶼長得很帥,笑起來如春風拂面,陳汝安看得愣神,仿佛回到了他們初見的那個時間點,

  回憶如洪水般傾瀉,陳汝安屈服了,心里的那股倔強勁被舊情轟得一干二凈,就當補償她的缺憾吧,

  “我看看最近的場次?!?p>  她從包里翻出手機,點開購票軟件,發現最近場次只有十五分鐘之后的親子電影熊出沒,其他電影場次都要等一兩個小時,

  “得等,還看嗎?”陳汝安知道白靖嶼時間寶貴,說有事就有事了,

  白靖嶼確實有事,現在的時間只夠看一場熊出沒,他抬手摸了摸陳汝安的頭頂,溫聲說道:“那就陪你這個小朋友看熊出沒好了?!?p>  在撩女孩子這方面,白靖嶼確實有一套,但對現在的陳汝安來說,并不怎么管用,

  進了觀影廳,陳汝安臉上徹底掛不住了,里面都是大人帶著小孩子來看的,他們兩個人成年人進來顯得有點弱智,

  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陳汝安感覺很奇妙,身旁的白靖嶼很安靜,正低頭擺弄手機,他的臉在手機柔和光線的照射下更加輪廓分明,

  他回了一條消息之后,按了關機鍵,將手機放進口袋找了一個舒適的姿勢等待電影開始,

  “想吃東西嗎?”白靖嶼轉頭問,

  “不吃?!标惾臧不卮鸬煤芨纱?,手機關機了才問,故意的吧?

  整個觀影廳吵吵鬧鬧,有小孩子的打鬧聲,有哭聲,此起彼伏,熱鬧的很,唯獨兩個人的空間異常安靜,

  一連播放了好幾個新電影的預告,正片終于開始了,在昏暗的光線下,陳汝安也慢慢放松下來,

  挺有意思的兒童電影,中間幾個笑點逗得所有人大笑,陳汝安心思并不在電影上,呵呵笑了兩聲,有點敷衍,

  白靖嶼看上去有在認真看電影,遇到劇情笑點,他一點反應都沒有,看了個寂寞,

  他身上噴了香水,很淡的男香,木質香調,是熟悉的味道,不知道他是故意噴的那款香水,還是這兩年一直在用那款香水,一直都沒有變過,

  那款香水是陳汝安送給他的,是她給他的生日禮物,自那之后,她經常會聞到那款香水味道,

  有時候她會摟著他的脖子聞他身上的香水味,那味道經過他的體溫發散出來,就像貓薄荷一樣吸引著陳汝安無法自拔,

  白靖嶼經常會說她像個女變態一樣,恨不得生啃了他,

  現在再次聞到那味道,陳汝安心里難免酸澀,她往旁邊靠了靠,努力遏制回憶翻涌,

  還沒來得及悲傷,陳汝安感覺自己的椅子被人踹了兩腳,她被嚇了一跳,白靖嶼也察覺到了,回頭看向身后,

  后面坐著一個十歲左右的小男孩,歪倚著椅背腳搭在陳汝安的椅背上,

  小孩不知道公共場合禮貌,家長還不知道嗎,白靖嶼微微起身開口向小男孩的家長說話:“打擾一下,和你家小孩說一下,他這樣影響別人了?!?p>  小孩的家長表情冷淡,拍了拍小男孩的腿,示意他放下來,看到小男孩把腿放下,白靖嶼也沒再說什么,

  然而不到十分鐘,小男孩的腿又開始不老實,陳汝安被踢得頭暈,她不是愛惹麻煩的人,能忍也就忍了,

  但白靖嶼不愿意,打算起身找他家長理論,卻被陳汝安拉住手腕,“算了,不想看了,走吧?!?p>  陳汝安手心的溫度順著脈搏傳到了心臟,白靖嶼心里那點火氣也被滅得差不多,

  不管兩個人以前多么親密,久別再重逢,依舊會因為一點小細節而心動,

  “咱們走?!卑拙笌Z順勢握住陳汝安的手,扶著她下了臺階出了觀影廳,

  剛出門口,陳汝安便掙脫白靖嶼的手,街逛完了,電影也看了,是時候道別了,

  “我回家了,再見?!标惾臧膊恢罏槭裁囱廴ν蝗患t了,她低下頭,沒有再看白靖嶼一眼,轉身往商場南出口走去,

  周圍人來人往,兩個人的距離慢慢拉遠,白靖嶼的視線被越來越多的人阻攔,只覺得難以呼吸,

  “安安,以前是我虧欠你,對不起?!?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