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仙俠奇緣

替嫁給殺妻證道劍修后

第12章路過都得挨上兩下

替嫁給殺妻證道劍修后 鳩晚 2009 2023-01-24 22:08:51

  柳莊地處洛水宗五十里,村莊靈氣尚且算得上是充盈,算得上是一個不錯的修煉之地,想必這也是魔修藏匿在柳莊的原因。

  自古以來魔修的修為晉升雷劫都因為他們的修煉方式被天道所不悅而更加嚴峻,在記載中,魔修就算是路過別人的渡劫雷都得被挨上兩下的程度。

  但是現在這個就是談清染可以利用的點了。

  她要利用渡劫劫雷,達到一個大面積范圍的群攻傷害。

  簡單點來說就是——她打算渡劫!

  她這些年在談府之中,為了安心當好路人甲角色,一直追求不出挑的原則,竭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近乎克制的壓制自己的修為提升。

  所以在談家三姐妹之中,只有她現在還是一個弱雞筑基修為。

  “秋道友,快走!”

  談清染手中的竹藤劍在此刻直接變成了竹藤鞭,卷上秋生的腰,將其甩出了洞府。

  看到秋生穩穩當當地落在了洞府的外頭,她徹底放下心來。

  微闔雙眸,竹藤鞭也順勢落在了自己的手邊,落在在場之人的眼中就像是她已經放棄抵抗,選擇赴死一般。

  “臭娘們,你終究是撐不住了吧!”

  那魔修囂張的笑聲在洞府之中回蕩,就像是已經獲得了最后的勝利一般。

  回應他的卻是這洞府中的靈氣,以及整個黑曜山的靈氣都朝著談清染奔去,那些靈氣爭先恐后的涌入她的身體里面。

  魔修看著談清然的修為從筑基三階開始不斷向上攀升,筑基四階、五階、六階一直到七階也未曾停下!

  他眼睛在此刻瞪得如同紅豆般的大小,目眥盡裂的喊到:“不可能!”

  凡是修煉想要提升修為無一不是歷盡艱辛,誰提升修為會像是喝水一般修為蹭蹭向上漲???!

  可是眼前的談清染修為提升就像是喝水一般輕松,而且已經有了破境的征兆。

  “你是修煉了什么邪術?!”那魔修激動地喊著,“你的修為怎么可能攀升的這么快?”

  什么邪術?

  他好像忘了自己才是魔修這件事。

  天空之中已聚集好了劫云,目標赫然是魔修的老巢洞府。

  第一道劫雷就像是試探一般小心翼翼地打了下來,饒是如此也將這洞府打得坍塌了,魔修也沒想到談清染居然在這個時候突破了。

  第二道雷劫似乎是感應到了魔修的存在,天道的惡意針對在此刻十分的明顯,直接雙雷落下。一道落在了談清染的身上,一道落在了才從廢墟中魔修的身上……

  那魔修被劫雷這么一擊,整個人就瑟縮的趴在了地上,嘴上忍不住罵罵咧咧:“特么的什么天道???渡劫的人是她不是我,能不能劈準點??!”

  天道似乎聽到了他的吐槽,下一刻一道更厲害的劫雷直接砸了下來。

  緊接著就像是流星雨一般的劫雷砸了下來,剛好在劫雷范圍之外的秋生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過來好一會,他才回過神來,看向引來劫雷的談清染。

  女子身著紅色嫁衣被劫雷包裹在其中,閃白的雷光包裹著讓人看不清。但從旁邊被劈得焦黑的魔修可以看出這劫雷的威力十分強大。

  看著被劫雷一下又一下拍進廢墟中就快變成灰的魔修,秋生沒忍住咽了咽口水。

  他抬頭看了一眼天空,天上的劫雷還在不斷的積累,劫雷的范圍在無形之中擴大。

  他迅速跳出劫雷范圍,瞇著眼睛看向劫雷,心中卻在想:這樣子的劫雷不像是渡劫金丹的劫雷,倒有幾分像渡劫元嬰的劫雷。

  他想到這里失笑搖頭,談清染的修為明明在此之前是筑基三階,不可能一下子從筑基渡劫到元嬰!

  不過看著劫雷的架勢,秋生忍不住擔心被劫雷淹沒包裹的談清染,強行提升修為引來劫雷是很有可能因為沒有相匹配的實力而隕落的。

  處于劫雷閃光之中的談清染雙眸緊閉,將這劫雷用來淬煉身體。

  作為丹修,談清染的身體不如體修那般強健,也不如劍修那般能打。更何況方才與魔修的戰斗染上了魔氣,此時也正好借著這劫雷將身上魔氣消除。

  聲勢浩大的劫雷接二連三地落下,將方圓百里的注意都吸引了過來,正朝著黑耀山趕來的洛水宗眾人腳步一頓。

  長文抬眸看了一眼劫雷神色難看,忍不住道:“師父!”

  在解決了蓬萊島魔氣后便匆匆趕來的云穆責,注視聲勢浩大的劫雷面色陰翳,并未回應,周身散發著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氣。

  聽見雷劫之中魔修凄慘的哀嚎聲,他腳步微微有些踉蹌,小姑娘修為低,在談家的時候也時常因為這個被笑,若是碰上心狠手辣的魔修,就算自己給了她玉牌,他也還是很擔心……

  小姑娘總是在人前一笑而過,人后鼓著腮幫子嘟囔那些人根本什么都不懂,一堆凡夫俗子啥也不是……

  云穆責想到這里,腳步瞬間加快。他既緊張而又期待談清染的消息,希望小姑娘好好的待在一邊。

  劫雷之外是面色緊張的秋生,在看著突然出現的云穆責面色大喜,連忙迎了上去:“長老……”

  長文看著秋生問:“雷劫之中是誰?”

  云穆責目光緊緊盯著那元嬰期的劫雷,還抱著最后的期待。

  秋生:“這里面是與我一起接下任務的青道友,她利用渡劫劫雷將魔修……”

  秋生話音未落,云穆責神色一滯,這弟子口中的青道友應該就是談清染,可是她的修為在自己離開之前還是筑基,現在居然在渡劫元嬰?

  修真界中,越級渡劫是史無前例的。

  就在他打算抬腳走進雷劫之中時,就看見那驚天動地的劫雷在此刻戛然而止。

  談清染伸出一只手攀住廢墟的一角,從廢墟之中爬了出來,那身紅色的嫁衣在劫雷的淬煉之下變成了破布條條,為了避免自己的走光,在爬上來之前,她還特意換了一身衣服。

  她坐在坑洞的邊緣,嘴角揚起笑容:“總算爬上來了?!?

鳩晚

啾咪啾咪,染染的修為是沉淀的,一直克制自己未曾渡劫,就相當于有鋼琴十級的實力,考證只考了五級。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