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仙俠奇緣

替嫁給殺妻證道劍修后

第11章你不是柳莊的人

替嫁給殺妻證道劍修后 鳩晚 2029 2023-01-23 22:55:36

  “別做夢了,丑八怪?!闭勄迦镜穆曇粼桨l的冷冽,對著魔修點評道,“你的藝術品糟糕透了!”

  將那些女孩子變成所謂的藝術品,不就是在給他的罪名尋找一個良好的遮羞布嗎?

  看著那些高低交錯并不一致的新娘傀儡,她的心就像是跌入寒潭之中,被凍得不行。

  那些女子若是平安長大便會是如同春茶一般的姑娘,可是因為這個無恥的魔修,這些還只是花骨朵一般的女孩子成為了擺在自己面前的傀儡新娘展示品。

  真是該死??!

  聽見她這話的魔修臉色大變,他絕不允許有人對自己的藝術品進行貶低!

  他要靠著自己的藝術品將這方圓百里的村莊都變成的自己的傀儡。要讓魔淵里那群傻逼同類好好看看,自己從魔淵出來之后做出了多么偉大的成績!

  憑借自己的藝術品,他就能成為魔尊的左右手了,將那些曾經嘲笑、看不起自己的同類統統踩在腳下!

  可是自己眼前這個臭娘們居然敢詆毀自己的藝術品,簡直就是罪該萬死!

  “臭娘們,你懂個屁!”他嘶吼著,“我的藝術品怎么回事你們這種凡夫俗子能夠懂的!”

  他的臉被藏在陰影之中,走到一邊拿出自己的刀來,他要用最鈍的刀來將談清染開膛破肚,讓她遭受更多的痛苦!

  讓她變成自己手中怨念最重的新娘傀儡!

  他將鐵鏈收了回來,正準備將鈍刀刺進談清染的腹部,一只碧綠色的竹藤劍就在他毫無防備之時刺進了他的腹部。

  他忙不迭向后退去,捂著自己的腹部看向談清染,面色大變。

  那只刺傷他的竹藤劍被談清染握在手里,臉上還掛著淚珠的女子在此刻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般,渾身上下都是殺氣。

  那只竹藤劍溢出淡淡的靈氣,眼前這人不是柳莊的村民,而是修真者。

  他近乎咬牙切齒地將這個問題問出口:“你是修真者?”

  談清染歪著頭笑容單純,語氣卻是惡劣:“丑八怪,現在才發現??!”

  魔修的神情陰翳,看著談清染恨不得將她生吞活剝了,在看清談清染的修為之后,他的表情變成惡劣的譏諷嘲笑。

  “臭婊子,就憑你筑基的修為也敢到你爺爺面前來秀!看我今日不把你弄死做成傀儡以解我心頭之恨!”

  “那就讓我看看你的本事!”

  談清染抬起竹藤劍指著那鬼修,眼中盡是殺意。

  那鬼修捂著傷口,嘴里念著口訣,滿屋子的傀儡新娘在此刻動了起來。

  她知道自己的修為未必能夠敵過眼前這個魔修,但是修真者理當言出必行,她可是答應了春茶的會讓她們母女活著的。

  想要她們活著,那么眼前的邪修就是非死不可。

  竹藤劍朝著魔修直直刺去,千鈞一發之際,一個傀儡新娘擋在了魔修的面前,硬生生擋住了這一劍。

  看著傀儡新娘猩紅的長指甲朝著她挖來,提劍將舞到自己面前的指甲和著手掌齊齊切了下來。

  看著斷落在地上的手掌,魔修心痛不已地吼出聲來:“你居然破壞了我的藝術品!你知不知道這雙手可是我一點一點給她們保養的!”

  談清染的眼神略帶嫌棄,方才那個魔修說什么,這手是他保養的?怪不得這手這么難看,那指甲也是涂得坑坑洼洼的。

  “真丑!”

  她還是沒忍住吐槽出聲來。

  這句話帶來的則是魔修不斷高漲的怒火和傀儡新娘更加猛烈的進攻。紅指甲接二連三在她的面前掃過,秉承著既然來了就留下來做客的習俗。

  一劍一只手,就跟拿著刀削蘿卜一個德行,滿地散落的手掌,看得那魔修都快心梗了!

  他深吸了一口氣,終究是忍不下去朝著談清染大喊出聲:“臭娘們!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話音落下,魔修便催動著傀儡新娘們變換陣型,談清染皺著眉頭,警惕地看著他的動作。

  下一刻穿著白色新娘服的傀儡新娘從天而降。

  這新娘身上的這套新娘除卻顏色與其他不同以外,那嫁衣的制作工藝繁瑣精美,就連蓋頭也與旁人不同,十分華麗。

  還有那周身繚繞的魔氣也比這些紅衣喜娘的魔氣濃郁許多,就像是被日夜浸泡魔氣之中一般。

  所以這就是那魔修的底牌嗎?

  談清染鹿眸微瞇,看著那傀儡新娘眸光泛寒,今日這場惡戰免不了了。

  白衣新娘也是唱著那讓人脊背發涼的小調,語氣幽怨……

  姑娘啊,

  年十八,

  扮紅妝,

  上花轎,

  嫁山神……

  這熟悉的曲調帶著危險,讓人不由地捏緊手中武器,她警惕地盯著那白衣新娘,嘴角溢出一抹冷笑,立馬傳音秋生。

  魔修擰著眉頭看著她,語氣張狂:“臭娘們,這可是我最厲害的寶貝傀儡,你就等死吧!”

  白衣新娘鬼魅一般的速度,若不是談清染警惕,只怕胸口都要被那猩紅的長指甲捅穿了。

  空氣都變得凝重了,水滴入洞府的聲音變得越發的清晰響亮。

  那白衣新娘的速度越來越快,而談清染也越發像是被困在囚籠之中的獵物,艱難抵抗卻又不曾放棄。

  而趕過來的秋生則是被那魔修給纏上了,數不清的紅衣新娘包圍著他,將他與談清染始終隔離。

  魔修看著不斷掛彩的談清染興奮不已,他已經想好了怎么折磨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修真者。

  要用最鈍的刀子將她的胸腔打開,讓她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五臟六腑被自己吃的一干二凈!再將她煉成自己的傀儡!

  用修真者來練傀儡,這還是第一次。

  他興奮得手都在顫抖,激動和瘋狂在交織,他要將談清染變成自己手下的第一個修士傀儡!

  白衣新娘的攻勢越發猛烈,長甲猶如刀刃一般無往不利,談清染幾次想要斬斷白衣新娘的手掌都失敗了。

  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傷口隱隱約約縈繞的魔氣,還有那些新娘身上的魔氣,以及操控新娘的魔修,再看一眼被新娘們圍攻的秋生……

  談清染嘆了一口氣,看來眼下只有用那個辦法了。

鳩晚

身份敗露,看接下來化險為夷吧。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