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仙俠奇緣

替嫁給殺妻證道劍修后

第10章踢到鐵板

替嫁給殺妻證道劍修后 鳩晚 2016 2023-01-22 16:02:28

  她眉頭擰緊,這魔修是真的丑,丑中還帶著些許的滑稽。

  滿臉的刺青像極了麻子,誰能想象一個人的臉上全是麻子?而且還擋不住那張奇形怪狀的五官!

  長得丑就算了,出來嚇人就是他的不對了。

  她看著魔修氣到扭曲的臉,嘖嘖開口:“把山神大人叫出來吧,丑八怪?!?p>  魔修:……這女人是不是有毛??!

  他感覺自己的腦袋都被氣到冒煙了,煩躁地抬手將鐵鏈放到了身前,二話沒說就將談清染綁了起來。

  看了一眼將自己捆起來的魔修,談清染此刻像極了張揚跋扈的大小姐:“丑八怪,你做什么!我告訴你,我可是山神大人的媳婦,你敢欺負我,我就讓山神大人將你殺了!”

  她頂著春茶的臉將狐假虎威的無知村姑形象演了個十成十,看著魔修黑如煤炭的神情露出一個挑釁的笑容。

  那魔修似乎是被氣笑了:“你口中的山神大人就是我,臭娘們現在知道害怕了吧?”

  談清染眼睛微瞇,依舊是那副囂張跋扈的語氣,開始了自己的人身攻擊和彩虹屁。

  “我呸,山神大人英明神武,俊朗帥氣。怎么可能會是你這個五短身材的土豆地雷!”

  那魔修的綠豆眼都被氣得瞪了幾分,他看著眼前張牙舞爪的談清染笑容突然變得邪惡,語氣也變得微妙。

  “你在等你的山神大人來救你,可是整個黑曜山只有我,整個偌大的山神廟也只有我!”

  “哈哈哈,你的父母將你賣給了我這個地雷,她們跪在我的面前,祈求我讓他們長生,他們想要金銀,想要珠寶,唯獨不要你!”

  他的語氣帶著幸災樂禍和惱怒的厭惡,他昂著頭伸手捏住談清染的臉,想要品嘗眼前人的恐懼。

  而扮作春茶的談清染也在此刻盡職盡責的按照魔修的想法扮演。

  眼眸里盛滿了淚花,順著眼角落下。她微微搖頭艱難開口,言語含糊不清又帶著那恰到好處的恐懼。

  “不,不可能!”

  “娘說的,我嫁給山神就是吃香喝辣,我會像之前嫁給山神的姐姐們一樣過上好日子,我家也會過上好日子,我會是這個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孩子!”

  “我不信,你騙我!你一定是在騙我!”

  看著談清染露出自己期待的驚恐的表情,那魔修對此很受用。

  他那用來固定自己嘴巴的針線在此刻因為笑容逐漸加深而有些松動,看起來又嚇人又可笑。

  “叫吧,叫吧,每個來到這里的女人都是這樣子的?!?p>  “你們以為你們嫁給的是山神,可是到頭來你們嫁給的是我這個怪物!哈哈哈哈哈哈!”

  魔修似乎是很喜歡這樣子的形容詞,他笑的針線聳動,扭曲的五官像極了一坨扭曲的毛毛蟲。

  談清染的面上還在不斷的哭泣,眼淚大顆大顆的掉落下來。伴隨著不可置信的搖頭動作,她的心里不斷吐槽:

  這貨長的真丑,他到底怎么想的?本來就長得丑,還非要劃開嘴巴夠用針線把嘴巴給縫起來,看起來更丑了!笑的也難看,還喜歡用那種丑了吧唧的神情看人。

  她覺得自己真的是一個盡職盡責的演員,就算面對的對手是這樣子的奇葩,依舊還是哭的梨花帶雨。

  不過總算是套出來了這個魔修的話,整個黑耀山只有他一個魔修。

  她低頭看了一下,捆在她身上的鐵鏈魔氣濃郁,這魔修修為不低,可是這笑得看起來有點傻缺?

  她想起《修真界外傳》說,低級魔修的智商并不高,它們往往追求的就是恐怖的外表,和強大的實力,在智商方面不是修士的對手。

  能夠動腦子的魔修就算是有點智商的了。

  她打量了一下這個魔修,能夠想到用山神的身份,也算是有智商了,所以這貨應該是太過自負了。

  他借著山神的身份對柳莊的村民洗腦,讓村民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他,柳莊中所有村民玩弄于鼓掌之間,將他們變成自己制作傀儡的原材料。

  而現在他以為自己就是一個普通的村姑,所以才這樣子肆無忌憚。

  她倒是有些慶幸了,被自己的對手輕視是一件好事!

  在被對手所輕視的時候,就是對手對自己放松警惕的時候,也是最容易成功的時候。

  那魔修看著談清染一直流淚的面容,溢出一聲冷笑:“臭女人!你方才不是說我丑嗎?我要把你變得比我還丑,變成我手中最丑的一個傀儡!”

  鐵鏈被他牽扯著拽動談清染向前走,跟著這個魔修一路走到一個幽暗隱蔽的山洞。

  談清染掃了一眼山洞,在進去之前釀蹌著摔了一跤,從懷里滾出兩個靈果來。

  “真是廢物,走路都不行!”那魔修一邊罵罵咧咧一邊將談清染如同老鷹拎小雞一般拎了起來。

  談清染哭哭啼啼地被他拎起來,朝著幽暗的洞府走了進去。

  進了洞府,借著幽暗的燭光看清眼前的景象,她不由地倒吸了一口涼氣。

  幽暗的洞府之中,那些被制作成傀儡的新娘子就像是商品架子上的陳列品一般,被掛在這個洞府的石壁上。

  魔修看著談清染的表情站了起來,他似乎很滿意談清染此刻的驚訝。

  他伸手指著那些新娘傀儡道:“現在的你應該感恩戴德,我讓你看到了這世間最偉大的藝術品,我的傀儡新娘們!”

  他笑聲桀桀,在洞府之中回蕩,就像是午夜兇鈴的電影里的殺人魔狂笑聲。

  談清染的目光越發的冷了:“就為了你的癖好,你將她們這些活生生的人都變成了傀儡?”

  “不然呢?”

  那魔修理所當然地反問,他走到一個新娘面前,伸手摸了摸那新娘的手。

  “你不用擔心,馬上你也可以變成像她們一樣的藝術品了!”

  他笑容越發的燦爛扯著那些針線都在顫抖,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即將因為針線而壞掉的破布娃娃,他回頭看著談清染問道:“變成我的藝術品可是被人求之不得的事情!怎么樣,是不是很期待?”

鳩晚

祝大家新年快樂!沖沖沖啊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