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仙俠奇緣

替嫁給殺妻證道劍修后

第8章所謂山神

替嫁給殺妻證道劍修后 鳩晚 2018 2023-01-20 10:47:28

  “那些新娘子是嫁給山神的新娘子?”碧水表情有些一言難盡,想到談清染挑開蓋頭的那個新娘子的模樣,“所以他們是被山神變成那個樣子的……”

  雖然知道山神娶親是騙局,但是碧水沒想到那些新娘子的結局居然是變成那個樣子。

  秋生沉默開口:“是魔修!”

  “你也猜到了?!?p>  談清染挑了挑眉,仙魔大戰之后,曾經在修真界無惡不作的魔修就像是從未出現過一般銷聲匿跡。

  修真界幾百年來沒聽過再沒聽過魔修的蹤跡,可是居然在柳莊這種地方居然出現了魔修的蹤跡。

  那些被制成傀儡的新娘是修真界記載的魔修所使用的傀儡邪術,他們會將人殘忍殺害,然后將其變成自己的傀儡邪物供自己驅使。

  “可是魔修已經消失了幾百年,怎么會出現在距離洛水宗不過百里的柳莊?”

  碧水不可置信,仙魔大戰之后,修真界可是廢了大功夫才將魔修封印在魔淵,現在那群魔修居然再度現世。

  這是在意味著修真界會再經歷一遍當初的血雨腥風嗎?

  看著碧水驚恐的樣子,談清染實在不忍心告訴她以后會經歷仙魔大戰這件事。

  “魔修是被封印不是滅絕,再說了封印也是可以被沖破的?!?p>  談清染掏出靈果一邊吃一遍漫不經心說著,作為預知劇情的路人甲,談清染對魔修再度出現的事情比在場的另外兩位接受度更快。

  “我們目前的當務之急是搞清楚柳莊人口不斷減少的原因,還有那些新娘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最重要的就是在柳莊搗鬼的究竟是不是魔修?!”

  “難道青道友打算繼續任務嗎?”

  秋生有些不理解,面對柳莊可能有魔修這件事,他都有些恐懼,可是談清染卻沒有半分的怯意。

  她咽下靈果,語氣慵懶:“任務既然接下,當然要繼續了。而且報告宗門柳莊有魔修這件事,總要有證據吧?!?p>  她可舍不得任務的獎勵,而且柳莊的這些村民怕是時間不多了。

  她身上有足夠的保命法寶,再加上云穆責給自己留下的玉牌,即便是碰到魔修,她也能保證自己可以活下來。

  不過另外兩個人就不好說了,尤其是害怕得不行的碧水。

  “你們若是不愿意繼續,我也不勉強你們?!闭勄迦拘Σ[瞇地看向這對師兄妹,“你們可以選擇回去報信,也可以留下來繼續這個任務?!?p>  她看著另外兩個人就像是被扼住了喉嚨一般,破廟之中是死一般的沉默。

  過了片刻,秋生仿佛才找回自己的聲音:“碧水回去報信,我留下了繼續這個任務?!?p>  “師兄!”碧水聽到秋生這話急得不行,“魔修太過危險了,就憑我們三瓜兩棗的根本不夠看的。咱們還是先回去請示師父,再等等……”

  “柳莊的村民不能等了?!闭勄迦緡@了一口氣,“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些新娘是來索命的。白日里我們見到的村民,我在她的身上看到了死氣……”

  碧水一下子沉默了,除魔衛道是她們洛水宗弟子的己任,而柳莊的村民不能等了,意味著她們需要繼續這個任務,可是這個任務面對的風險實在是太大了。

  她回去報信,師兄和青道友留下來繼續任務無異于是最好的分配。

  碧水深吸了一口氣,將所有的話都咽回了肚子。

  “既然如此,那我今夜就啟程回洛水宗,我會帶著人來支援你們,在此之前你們一定要保護好自己?!?p>  “碧水道友一路小心?!?p>  談清染風輕云淡的笑著,就好像她們即將要面對的事情只是吃個飯一般簡單。

  碧水看著談清染微微呆住,女子眨著鹿眸,眉眼間都是云淡風輕的笑意。

  碧水想到談清染那與筑基期并不匹配的實力,擔心她還不如擔心自己。

  “我走了?!?p>  秋生看著碧水的背影逐漸消失不見,這才回過頭來看著談清染問:“青道友打算怎么做?”

  “自然是變成新娘子嫁給山神,潛入敵營啦?!?p>  她依舊笑著,語氣俏皮。

  秋生眉頭一皺,看向她:“這太過冒險了?!?p>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彼Z氣淡淡,聽不起悲喜,“到時候就麻煩秋道友在幕后偷偷護住我了?!?p>  她不知道那些新娘究竟是自愿還是被迫嫁給山神的?

  村莊里的人究竟知不知道那些嫁給山神的女子會變成傀儡?

  而那魔修又為什么要選擇在柳莊將出嫁的女子煉制成傀儡?

  這些未知的事情就是一團又一團的迷霧將談清染籠罩在其中,要想揭開這些事情,那就只能硬著頭皮繼續了。

  在經歷了兩個時辰的休息后,談清染換了一身裝扮,站在了春茶家門外,敲響了那扇打開真相的門。

  門被打開了一條縫,屋內的手小心翼翼地伸了出來,她看著那只手將慢的縫隙逐漸擴大,給了自己一個可以通過的大小。

  她沒有猶豫,越過那道縫隙進入了屋中。

  入眼就是簡單的小院子,院子里有個小棚子下面是一套木質的桌椅,有三間房子和一間小廚房,給她一種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感覺。

  “仙人,求求你救救我們吧?!?p>  她看著那個給自己開門的春茶在此刻跪在了自己的面前,語氣中帶著熱烈的期待,還有那無法說出開口的恐懼。

  春茶虔誠地垂著頭,雙手合十于胸前,像極了那些在寺廟道觀之中祈求神明顯靈的信徒,只不是她現在跪在了談清染的面前。

  談清染半蹲下身子,伸出食指挑起春茶的臉仔細端詳,語氣像極了那些普度眾生的神明:“說出……你的訴求?!?p>  “求仙人讓我們母女活著離開柳莊?!?p>  “我會盡我所能去幫你,但是相應的你要告訴我柳莊所有事?!?p>  春茶忙不迭點頭,在談清染的示意下站起身來,將家里最好的茶葉拿出來給談清染泡了一壺茶。

  將茶水放在了談清染的面前,隨后開始將這些年來柳莊的一切娓娓道來……

鳩晚

看到數據心中拔涼,拔涼!   讀者老爺們,請多多投票??!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