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仙俠奇緣

替嫁給殺妻證道劍修后

第2章婚禮風波

替嫁給殺妻證道劍修后 鳩晚 2091 2023-01-17 08:01:00

  “就是啊,這云道君若真的是要娶這談清染,那談清染怎么會扮作談清雅的模樣?!”

  “云道君,莫不是被騙了?”

  “談家這事做的不地道啊……”

  一聲接著一聲的質疑從人群中傳了出來,云穆責遞給談清染一個相信自己的眼神,隨后看向最先發出質疑的百草谷。

  “諸君莫著急,此事皆是由我而起,也聽我慢慢講。多年前我與清染在云中城一見鐘情,自此情根深重,心里再也裝不下旁人,也是我向談家求娶清染的?!?p>  “原本這婚約是定下的談家女兒,但并沒有指明是談清雅道友,我與談清雅道友只是點頭之交,并無情愫。而且清染也是談家的女兒,我難道不能娶嗎?”

  路遙遙看著云穆責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若事情正如云道君所言一般,那為何談清染要扮作談清雅?!”

  “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考驗罷了?!?p>  殿前的談淮突然出聲。

  “當初云道君說喜歡我家清染,想要求娶。所以今日我這個做父親的,才用了這個法子,來看看云道君是否是真心喜歡我家清染?!?p>  “路小友還有問題嗎?”

  方才事情敗露,談淮不可否認自己想要將所有的事情推到談清染的身上,讓自己這個用處不大的女兒變成一枚棄子。

  但是既然兩個孩子都已經找好了理由,自己這個長輩怎么也該出手幫一幫了。

  來自于合體期大神的威壓,讓路遙遙額頭冷汗津津,臉色慘白,忙搖頭。

  站在談淮身邊的洛水宗掌門謝云清微微頷首:“既然路小友沒有異議,那么婚禮便繼續吧?!?p>  嗩吶聲再度響起,談清染的心卻沉了下去。

  談淮——不愧是談家家主。

  她的好父親,將她們仨個女兒完完全全看做了待價而沽的商品。

  一旦失去作用,或則是會為家族帶來麻煩,他可以毫不猶豫的舍棄。

  今日過后,只怕就沒有各歸其位一說了。

  捏著合歡扇扇柄的手指微微捏緊,談清染瞥見自己父親臉上的笑意,眼眸陰翳。

  她絕不可能順應著小說劇情來走,不會乖乖做被“殺妻證道”的炮灰,也不會做父親手中的棋子!

  ……

  禮數繁多的婚禮總算在天地見證下結束,來觀禮的賓客紛紛移步宴客廳。

  談清染與云穆責則一同回到了天璣峰。

  坐在床榻之上,身下被褥里藏著花生,桂圓,蓮子,紅棗集福四件套,談清染只覺得膈得慌。

  將合巹酒放在桌上后,弟子便退了出去,只剩下談清染與云穆責共處一室。

  房間里很靜,靜的只能聽見兩人的呼吸聲。

  “夫人,該喝合巹酒了!”

  聽見云穆責這話,談清染放下合歡扇,看向他:“云道君且慢?!?p>  “我想,在喝這合巹酒之前,有些事情我們需要說清楚?!?p>  她站起身來,看著一身喜服的云穆責,笑容禮貌且疏離。

  “我與道君結為道侶,非我所愿,而是因為家族所迫,此事是我談家對不起道君!”

  云穆責拿著合巹酒的手微不可察的有些許顫抖。今日在婚禮之上,他所言非虛,他的確喜歡談清染!

  與談清染短短相處半日的喜悅,是他在過年歲月里修煉無情道,終日與劍相伴的時間里所完全感受不到的!

  云穆責放下合巹酒看著談清染忐忑地將真心剖析出來:“我是真的喜歡你?!?p>  這句話落在她的耳中,只是帶來了不解。

  在書中云穆責一心向道,對任何女角色都沒有過情愫,就連與他成婚數十載的二姐也只是有名無實的夫妻。

  一個修煉無情道的劍修怎么可能會為自己而動心?

  她仰頭看著這個名冠修真界的青年,“我與道君此前并無交集,說喜歡二字只怕是過于重了!”

  她不信,也不敢信云穆責。

  哪怕云穆責說的都是真的,她也不愿意相信。

  從替嫁到婚禮被拆穿身份,縱使劇情出現部分差錯,可是大方向還是沒有改變。

  她不愿意成為談家的棋子!也不愿意將自己此后半生困在人生地不熟的洛水宗,每日忐忑自己的生命何時終結!

  “我對道君并無情愫,也不愿意做兩家聯盟的擺設。我愿將晉靈丹奉上,還望道君可以放我離開?!?p>  她知道要讓云穆責頂著壓力放自己離開并非易事,可是若有可以輔助突破境界的晉靈丹呢?

  而云穆責的腦海里,回響著的卻是放她離開?

  他好不容易才娶到談清染,可是眼下自己喜歡的女子卻要自己放她離開。

  云穆責心頭有些難受,擰著眉看向她,語氣溫柔:“你我已經結為道侶,就算我愿意放你離開,談家恐怕也不希望你離開吧?!?p>  “更何況離開了洛水宗之后,你要怎么辦?”

  她只要還頂著談清染這個名字,談家她回不了,修真界也會有無數雙眼睛盯著她。

  她淡淡道:“只要云道君愿意放我離開,此后之事便不需要云道君費心了?!?p>  離開洛水宗,她自然會想辦法換個身份生活。雖然以她現在的修為還不足矣一個人在修真界立足,但是只要她想,一切皆有可能!

  聽見她不需要自己操心這話出口,云穆責周身氣壓瞬間降到谷底,“你我如今是道侶,我如何能夠做到不關心你?”

  “更何況,你想要與我合作,難道就不打算告訴你的合伙人你的計劃嗎?”

  她眼眸一亮,語氣驚喜:“所以云道君是同意放我離開了嗎?”

  云穆責微微偏頭,掩飾眼中落寞,“若這是你心中所想,那我愿意放你離開?!?p>  他是了解談清染的,若是談清染不愿意留在自己身邊,那么這天璣峰于她而言就是囚牢,她一輩子恐怕都不會開心。

  “多謝云道君!”

  談清染原本微蹙的眉宇在此刻舒展開來,眉眼間帶上淡淡笑意。

  云穆責追問:“所以,你打算怎么離開洛水宗?”

  談清染看著他,目光微怔,最后還是將心里話咽了下去,“暫時還沒想好,等清染想好之后,會告訴云道君的?!?p>  其實她心中已經有了辦法,那就是——死遁!

  這是她想到的最好的辦法。

  也是最決絕的辦法!

  拋棄曾經的名字,從此遠離主角團隊,茍住自己的性命。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