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玄幻言情

快穿之遺憾修補師

日常。。。

快穿之遺憾修補師 七木許夕 1078 2019-12-06 10:07:19

  演唱會的意外事件,被不少乙醚傳誦。

  說心機女的有,說在現場,小姐姐只是幫忙拿了一下別人的燈牌也有。

  眾說紛紜。

  然后,真實的情況是,何棲等到演唱會結束了,也沒有等到那個妹子從廁所回來拿燈牌。于是越解釋越亂。

  心情復雜。

  當然這種烏龍何棲也告訴了方梓筎,倒是逗得她大笑。

  “哈哈哈哈!如果我不認識你何小棲,我也這么想了!”

  何棲很想翻個白眼,表示這一切只是命運的作弄。

  方梓筎看著何棲冷冰冰的模樣,不由感到一陣心虛。

  “那什么,我也是急人所急,設身處地為你著想。你不覺得經過這次的烏龍,你和許毅哲看起來也很有緣嗎?”

  何棲皺了皺秀氣的眉,嘆了一口氣。

  “不知道啊?!?p>  方梓筎看著精神不濟的女友。

  “何小棲!你可是要成為許毅哲的女人的!”

  何棲抬頭看著一臉悲壯的方梓筎,她應該慶幸,現在她是在家里說這番話的嗎?

  沒錯,在事情發生的第二天,得到消息的方梓筎就把何棲接到了家里。

  方梓筎雖然話說的羞恥,但是可不就是這樣嗎?

  在方梓筎的監督下,何棲把星博號改成了——我是許毅哲得不到的女人,卻沒想到這個名字已經有人叫了,于是何棲又在后面加上了許毅哲的生日——我是許毅哲得不到的女人520。

  何棲完全想象不到,有一天這個ID將會在星博上掀起怎樣的腥風血雨。

  話說回現在,方梓筎的父親是房地產商,用方梓筎的話來說,她是一個土財主的女兒。

  方茗作為老爸,雖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是對方梓筎要求就很高,而且十分寵女兒。

  對于和自己女兒玩得很好的乖乖女何棲也是十分喜歡。

  “梓筎,帶何棲下來吃水果了!”

  聽到方爸爸中氣十足的喊叫聲,方梓筎無奈地和何棲對看一眼。

  “我爸還當我們是小孩子。吃個水果,也來喊?!?p>  何棲笑了笑。

  “這說明,你在他心里一直都是小公主?!?p>  方梓筎臉上帶著有些別扭的笑,何棲和她一起下了樓。

  白色大理石鋪就的旋轉樓梯下。

  長相中正的方茗手拿報紙坐在黑色的真皮沙發上。

  “方叔叔好?!?p>  何棲禮節性的打招呼。

  “你好?!?p>  方茗看著女兒翹著二郎腿吃著水果和規規矩矩坐在旁邊的何棲,也有些無奈。

  “方梓筎!你像個什么樣子!”

  雖然說話語氣嚴厲,但是卻分明是寵溺。

  顯然,方梓筎并不吃這一套。

  “這叫不拘小節?!?p>  話畢還白了一眼方茗。

  每次何棲過來,都要經歷一遍父女兩人互懟的日常,習慣得不行。

  安安靜靜地用牙簽插蘋果吃。

  等到方茗去上班,方梓筎才湊了過來。

  “我爸真是一天不說我就覺得難受?!?p>  何棲不說話,只是笑笑。

  “話說,你想好怎么找工作了嗎?”

  “想去藝人助理培訓機構學習一段時間?!?p>  “哦?那樣也挺好的。近水樓臺先得月,我幫你問問有沒有知道幾家靠譜點的培訓機構?!?p>  “謝謝?!?p>  “不用啦,等你和許毅哲在一起以后,記得第一個告訴我這個驚天地泣鬼神的八卦就是最好的答謝了!”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