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玄幻言情

快穿之遺憾修補師

重生

快穿之遺憾修補師 七木許夕 2062 2019-11-30 13:49:22

  回到地球時間十點。

  何棲望著屏幕里的許毅哲即將退場,卻是沒有注意到水壺已經加熱過度開始往外滲水。

  不知不覺間,灼燙的水漬已經蔓延到了放在地板上連接電腦的插座上。

  噗呲一聲,電腦突然直接死機。

  何棲拍拍電腦,發現無法啟動,電源光已經熄滅,還以為是插頭沒插穩。順手摸向插頭卻被電了個正著。

  同一時間,演唱會上,許毅哲正在乘坐著升降機退場,突然間歌迷聽到話筒落地的嘈雜聲。

  后臺一陣慌亂。

  第二日,星博放出,許毅哲在魔都的巡回演唱會現場,乘坐升降機退場時,無意中被暴露的電線電到,心肌麻痹導致心臟驟停而當場死亡的消息。

  空間休息站。

  戚芷正襟危坐,一臉精英范地閱讀著手上用電子光屏顯示的任務資料。

  和一旁把修長的雙腿搭在辦公桌上的洛瑋形成鮮明的對比。

  戚芷帶著平光眼鏡,看起來像個嚴厲的監考老師,而洛瑋則不幸和她一個考場。

  “1006,這個case你打算怎么解決?”

  戚芷抬眼,故意扶了一下鏡框。

  洛瑋看到鏡面上一閃而過的寒光,卻不為所動。

  “不用怎么解決,既然兩人注定一起重生在平行世界。我們只需要給兩人制造機會就可以了?!?p>  戚芷沒有說話,暗自在心中腹誹。

  哼╯^╰說得輕巧。

  像1006這樣的戀愛系統在權謀爭霸的世界里肯定活不過一周。

  “還有,戚姐,我叫洛瑋,1006只是我的編號?!?p>  。。。

  戚姐,叫得那么親切干嘛,沒大沒??!

  讓你見識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技術。

  “你剛才的話違背了《系統管理者員工管理手冊》第一冊第三百五十條,‘系統不能過于干涉人類的選擇,只能提供一定輔助?!b于你是初犯,我就不告訴大boss了?!?p>  “還有,以后叫我老板,不要和我套近乎。好好工作,一切都會有的?!?p>  本來想狠狠?_?`鄙視一下開空頭支票的戚芷的。

  但是數據庫里植入了無數總裁文的洛瑋卻是像是被注射了1600CC的雞血,突然從座位上跳起,然后立正。

  “好的,老板?!?p>  洛瑋突如其來的乖順,讓戚芷覺得很是反常,但是也沒時間深究。

  卻不知道洛瑋也很奇怪自己突然的動作,剛剛戚芷說出那句話的一瞬間,洛瑋就覺得自己完全不受控制。

  好似一個旁觀者一樣看著‘自己’做出那種動作。

  完了,系統出問題了。

  洛瑋知道系統一旦出問題一定會被打回去,然后直接非人道毀滅。

  看到戚芷沒有懷疑追問,洛瑋慢慢吐了口氣。

  帶著洛瑋選好人物角色以后,戚芷就帶著智障系統洛瑋來到了何棲和許毅哲兩人重生的平行位面。

  正是三年前,許毅哲二十九歲,何棲大學畢業以后在廣告公司打拼了將近一年的這個時間點。

  “何棲醒醒,醒醒回去再睡?!?p>  何棲睡眼迷瞪,茫茫然睜眼。

  被電到不是應該被人送到醫院的嗎?

  自己一個人住,怎么可能會這么快就有人發現。

  一陣混沌后,何棲才看清來人的臉,顧子昉。

  在三年前和她表白然后被拒以后,就離開公司,前段時間還有公司的人說他在嘉航混到了總經理的位置,問她后不后悔。

  后不后悔?

  何棲覺得好笑,一旦那個人和她毫無關系,他一步登天還是走投無路都和他沒關系,好吧~_~。

  所以,為什么現在他會出現在這里。

  何棲并沒有理顧子昉,突然站起身。

  往落地窗外望去,旁邊是人民路標志性建筑落雪塔,是魔都最高的建筑,在冬天,站在樓頂,就能感受到冬季的第一場雪,所以市政府取了落雪塔這個略顯文藝的名字。

  這個角度的落雪塔,自己是在公司的樓里沒錯了。

  可是顧子昉怎么會在這里,而且這一層的辦公小隔間,自己待了兩年以后因為升職就搬走了的呀。

  雖然何棲心中浮現出了千般的疑慮,但是在這四年間,經歷浮沉,表面看起來卻是鎮定的。

  “我去一下洗手間?!?p>  說完也不等顧子昉的反應,何棲直接往記憶中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冰冷的鏡子里,藏在記憶深處那個陌生而又熟悉的自己。

  把搭在鼻梁上的金絲邊眼鏡取下,視野瞬間變得模糊。

  好吧,還是熟悉的500度近視。

  十米開外人畜不分。

  何棲才想起摸出自己的手機,屏幕一亮。屏保正是許毅哲。

  手機密碼是他的生日,五月二十。

  時間卻是三年前,十點半。

  何棲打開銀色的水龍頭,往臉上潑水,才讓自己鎮定下來。

  以前不知道顧子昉對自己的心思,還以為他和自己一樣只是剛好習慣加班。

  現在想想,明明是為了陪著自己。

  不然怎么自己一走,他就跟著自己走了呢?

  公司里的人都以為他們早就在一起了,還以為何棲一直在裝傻,現在看來,明顯就是好事的人傳出去讓當事人難堪的。

  唉:-(又得面對一次顧子昉的告白,一直對人際關系很沒主意,又覺得難以應付的何棲覺得心累??!

  另一邊,許毅哲是被經紀人洛瑋喊醒的。

  “阿哲,待會兒到你上場了?!?p>  許毅哲揉了揉有些發脹的腦袋。

  “演唱會不是結束了嗎?”

  “你怕是在夢里開的演唱會?!?p>  洛瑋毫不客氣開懟。

  “哲哥,這個發型我好不容易弄好的!”

  望著化妝鏡里穿著白色演出服的自己,還有旁邊開始搗騰發型的原逍。

  “元宵!”

  不能怪許毅哲不淡定,實在是突然看見一個明明已經死掉的人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是個人都不能淡定。

  “哲哥,你怎么了?”

  化妝間的所有人都看向許毅哲。

  要知道許毅哲平時可是泰山崩于前都不動神色的主,現在突然弄出這么大動靜連經紀人洛瑋都被嚇了一跳。

  “沒事,做了個噩夢?!?p>  很快所有人都收回了視線。

  “哲哥,你剛才的眼神嚇死了我了,還以為你見鬼了呢!”

  聽著原逍的抱怨,許毅哲眼底卻閃過一絲晦暗。

  退場時突然感到一陣刺痛,然后就沒了意識,沒想到自己就居然重生了。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