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現代言情

一失足成喜歡你

024:我的狹隘和你的卑鄙很配

一失足成喜歡你 一望十里 1043 2019-04-29 07:00:00

  剛剛摔的時候沒感覺,這過了一會兒才開始慢慢感覺到了痛感。

  戚晚一瘸一拐地上了樓。

  三層只有兩個房間,302很好找,她刷卡走了進去。

  房間和外面的裝潢不一樣,倒顯得素雅得多,黑白灰的主色調加上一些淡藍色的點綴,不顯得壓抑卻一進來就讓人很舒服。

  戚晚在大廳的櫥柜里找到了醫藥箱,她坐在沙發上開始消毒,隨意瞥了一眼茶幾,竟發現上面放著幾本美術期刊。

  有一本很扎眼,因為封面是自己老爸和他的新作《明天之后》。

  這本雜志戚晚竟沒有見過,她忍不住拿起雜志翻看起來,是一個月之后的期刊,應該是預覽版,難怪她沒有看過。

  雜志拿起來后,一張淡藍色的紙票飄了下來,戚晚撿起一看,是一張老爸近期畫展的門票。

  難道陳先生還是老爸的粉絲?

  戚晚正拿著門票想得出神,卻突然被人抽走。

  戚晚以為是陳先生回來了,剛想站起來道歉,沒想到站在自己身前的人卻是顧靳然。

  他今天沒有穿西裝,一件簡單的T恤和簡單的休閑長褲,顯得隨意慵懶。

  “顧總...”戚晚見他陰沉著一張臉,有些后怕。

  “你怎么在這兒?”顧靳然皺著眉頭問。

  “我剛剛在樓下摔了一跤,陳先生讓我上來處理一下傷口?!逼萃砣鐚嵳f。

  顧靳然這才瞥了一眼她的膝蓋,不過也沒有過多的憐憫之意,反而又質問她:“那你隨便亂翻什么?”

  “對不起,因為這期刊上是我爸爸的畫作,所以一時沒忍住翻來看了?!逼萃砹ⅠR道歉,亂翻東西確實是她的不對。

  “行了,就當你沒見過?!鳖櫧徽f完,拿著票的手一握,那張門票就生生被揉得不成樣子,隨手扔進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喂!你干什么?!”戚晚想挽救已經來不及了,她忙伸手從垃圾桶里把票撿起來,攤平。

  可票上的二維碼已經被捻破,這張票已經作廢了。

  “這是我家的東西,我想怎么樣就怎么樣?!鳖櫧徽f得云淡風輕,又拿起一旁的美術期刊扔進了垃圾桶。

  “你!”戚晚瞪了他一眼好像明白了什么,擴大聲音問他,“所以是我的原因嗎?因為我你才討厭和我一切有關的東西嗎?如果是這樣的話,你也太狹隘了吧?!”

  “我狹隘?”顧靳然一聽笑了,一步步逼近她。

  戚晚被他一點點靠近的身子逼得直直往后退,直到踢到了沙發腳,已經無路可退,只能跌坐在沙發上。

  雖然心里怕得不行,就怕顧靳然打她,但是嘴上還是硬得很:“你可不就是狹隘嗎?哪有像你這樣帶著個人色彩去看待藝術的......”

  “呵,”對戚晚的一番話顧靳然也不解釋,彎腰湊近她,一只手撐在沙發靠背上,“那我的狹隘和你的卑鄙不是很配嗎?”

  “???”無數個問好爬上戚晚的額頭,誰想和他相配了?

  顧靳然笑著慢慢貼近她,眼前的俊臉不斷放大,戚晚瞳孔大張,愣愣地不知閃躲,直到他溫熱的鼻息撲在她的臉頰上......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