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hvbz"></pre>

<output id="bhvbz"><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output>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
<pre id="bhvbz"></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

<output id="bhvbz"></output><p id="bhvbz"><delect id="bhvbz"><listing id="bhvbz"></listing></delec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 id="bhvbz"></p>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p>

<pre id="bhvbz"></pre><p id="bhvbz"></p>

<address id="bhvbz"><p id="bhvbz"></p></address>

<p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

<p id="bhvbz"></p>
<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menuitem id="bhvbz"></menuitem></output></pre>

<p id="bhvbz"></p>

<pre id="bhvbz"></pre><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delect id="bhvbz"></delect></output></pre><p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pre id="bhvbz"><output id="bhvbz"></output></pre>
<p id="bhvbz"></p>
首頁 現代言情

一失足成喜歡你

017:值得嗎

一失足成喜歡你 一望十里 1109 2019-04-26 07:05:00

  戚晚快走幾步迎上去,姚蔓姨也剛好從車上開門下來。

  姚蔓姨還是四十幾歲的年紀,平日里也愛打扮自己,是個極具氣質,風韻猶存的女人。

  但今天匆匆從車上下來的她卻顯得單薄地多。

  因為走得急,素凈的的眼角有幾絲皺紋,平日里愛綰起的頭發放了下來,松松垮垮地扎在頸后,隨意穿了一套灰色居家服,外面披著一件暗青色的針織開衫。

  “晚晚,等急了吧?來,把衣服披上?!?p>  姚蔓姨說著就把手中的一件灰色的外套遞了過來,邊挽著戚晚的手往車里去。

  “謝謝姚蔓姨?!逼萃硖咨夏羌灰β涛鏌岷醯耐馓?,鼻子酸酸的,低著頭啞著嗓子卻只能說出一聲謝謝。

  如果真的可以,戚晚愿意叫她一聲媽媽,可是她也知道爸爸的心思。

  爸爸今年六十幾歲了,他不想耽誤姚蔓姨的下半生,但卻又抑制不住內心對她的愛,所以才這么些年搖擺不定。

  “晚晚,怎么了?”姚蔓姨發現戚晚坐在副駕駛上一直盯著她發呆,對她和藹地一笑,問道。

  “姚蔓姨,這些年......”戚晚欲言又止。

  她想問,這些年你覺得值得嗎,守著一個不能給她名分的人。

  姚蔓姨見戚晚一副猶豫不決的樣子,大致猜到了她在想什么,她沉默了一會兒,語氣平緩地開口:“我愛他?!?p>  “可是爸爸什么都不能給你......”哪怕是就只是一個名分。

  “只要他心里也有我就好了,”姚蔓姨手撥著方向盤,轉過頭來莞爾一笑,“晚晚,你還沒有談過戀愛吧?”

  戚晚一愣臉一紅,怎么一下扯到她了,二十三年的單身狗,說出來還怪不好意思的。

  “晚晚啊,不用害羞的,姨是過來人,什么都明白。你要是遇見了讓自己心動的人,一定不要放手,人這一輩子啊,這種純粹的幸福少之又少,明白嗎?”

  姚蔓姨開著車,一句句地慢慢和戚晚講著,戚晚覺得由衷地幸福,也由衷地佩服眼前這個不顧一切追求自己愛情的女人。

  “叮叮叮......”在歇話的檔口,有電話打進來,戚晚拿出手機一看,竟是宋安柔。

  “喂,”戚晚接起電話,“安柔?這么晚了,有什么事兒嗎?”

  “酒會結束了嗎?”電話那頭宋安柔語氣平和地問道。

  “結束了啊,你還在醫院照顧安姨嗎?”

  “嗯...”宋安柔沉默了一秒,“今天計劃成功了嗎?”

  戚晚一聽,下意識地抬眼看了一眼姚蔓姨,見她正專心地開著車,才放心地繼續聽電話。

  戚晚嘆了一口氣:“沒有,情況有點復雜?!?p>  “怎么回事?你沒有按照章小玖說的做嗎?還是說你中途害怕了?”

  雖然宋安柔的語氣很平靜,但戚晚還是感受到了一步更比一步緊逼的討問。

  雖然宋安柔平時看著文文靜靜很樸質的一個女生。

  但是戚晚不得不承認,即使她們是朋友,有些時候安柔的沉悶,和許多一針見血的犀利見解,會讓她感到害怕,就像現在這樣。

  “不是...”

  戚晚有些好奇安柔今天怎么這么關心她的事兒?

  雖然接近顧靳然的事,她一直有參與,不過都只是冷冷淡淡地提出一點建議,其他的一概不管。

  但今天這么晚了,卻還打電話過來?

  

按 “鍵盤左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盤右鍵→” 進入下一章  按 “空格鍵” 向下滾動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